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8章 萧庭月,我现在不在蓉城,你别来找我了……
    萧庭安忽而就笑了,他笑的很大声,那一双眼却是越发的赤红起来,他伸手揽住了月亮:“好,很好,那月亮就跟着少爷我好

    了,有少爷一口吃的,就有月亮你一口!”

    “不,月亮可以忍饥挨饿,只要少爷能吃饱……”

    萧庭安的笑声忽然止住了,他定定望着怀里那个小小的身影,那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儿,被他怎样折辱都不肯哭泣的女孩儿,他

    不知道,也不明白她为什么非要死心塌地跟着他。

    可他此刻唯一清楚的却是,他以后,若等到东山再起那一日,他一定会待她很好,很好很好。

    月亮紧紧跟着萧庭安,上了车子,她还瑟瑟颤着抱着他的胳膊不愿分开。

    夜已深,前路漫漫,一片漆黑,好似永远都不会天亮了一般。

    月亮不知道自己孤注一掷的选择到底对不对,可萧庭安是她能接触到最厉害的权贵,如果今日她被萧庭安送走,再回去那个学

    校,周校长潜逃,学校里的生活归于平静,她这一辈子,都没有可能摸到权贵圈子的边缘了。

    她想要复仇,只能这样选择,哪怕……

    月亮悄悄的抬起眼睛看着身侧的男人,他靠在车座上,闭目似在养神,可他的手臂却紧紧的圈着自己的身体,温热掌心抚在她

    的后背上,一下一下,像是在哄着 小小的,不安的孩子。

    月亮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更紧的偎入萧庭安的怀中去。

    她活在这世上,像是一具行尸走肉,她不想管这世界的黑和白,她什么都不想管,她只想有朝一日杀了那个女孩儿和她的父母

    ,然后她也去九泉之下找哥哥。

    那么,萧庭安他到底是禽兽不如,还是翩翩君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只要能帮了她,那么在她巫月亮的心中,他就是这天下最至高无上的神。

    ……

    萧庭月回来家中时,已是深夜。

    回程的途中,他才恍惚想起前日星尔给他打的那一通电话,说是有事情找他。

    可是他忙于萧庭安的事情,几乎完全把要给她回电话的事情给忘到了九霄云外。

    可这两天,星尔也一个电话都未曾打来,萧庭月不免有些愧疚。

    不过如今,事情已经近乎尘埃落定,周校长自有警方去通缉,萧庭安以后形如坐牢一般被他的人看守着,再无法行凶作恶,他

    没有了后顾之忧,也就能好好的陪伴她一段时间了。

    车子驶入别墅大门,萧庭月下意识的向主楼卧室那里看去,可那一整栋楼都是黑漆漆的,没有一丁点的亮光。

    萧庭月不由得眉宇深蹙。

    从前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她都会不睡觉等着他。

    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

    萧庭月下车,快步走向主楼,赵妈睡眼惺忪迎出来,见到他,赶紧抖擞了精神:“先生,您回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却向他身后看去:“太太呢?哎?没跟您一起回来吗?”

    萧庭月只觉得心口咯噔一声,一开口,却是声音都要不稳了:“太太不在楼上?”

    赵妈瞌睡都吓跑了:“太太说您不在家,她一个人睡害怕,苏苏小姐就来接了她去苏家了,我还以为您今日回来会带着太太一起

    回来呢……”

    萧庭月面色越发深沉,转身就向车库走去。

    “先生……这么晚了,不如明天……”赵妈说了一半,还是自己停住了,先生待太太这样好,又怎么会等到明天。

    萧庭月吩咐东子开车,直接拿手机拨了星尔的电话。

    连着打了三个,那端才有人接了电话。

    星尔的声音听起来带着睡意,大约是刚被他吵醒缘故。

    “喂,是谁啊?”小姑娘迷迷瞪瞪的说着,困的眼睛都睁不开。

    萧庭月听到她这样微哑的软软的声音,心忽然变的微软紧缩,想要斥责的话语,在出口那一刻,却又变成了柔和的询问:“现在

    在哪?”

    电话那端忽然寂静了,只有她细细的呼吸声响起。

    星尔的睡意荡然无存,好一会儿,她方才回过神来,缓缓从床上坐了起来:“萧庭月,我现在不在蓉城。”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萧庭月忽然就怒了,他说的话,她从来都不肯好好的听,她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待在家中,不让他为她操心吗?

    “萧庭月,我现在不在蓉城,我有点事儿,我去找我的朋友了……”

    星尔的声音也拔高了一截:“我这次有需要,我找你了,可你很忙让我等你的电话,但我最好的朋友莘柑失踪了,我不能再耽误

    时间等下去,可是除了你,我没有其他人可以开口帮忙,我最后想到了赵靖慈,我拜托他帮我去找莘柑的下落,我现在就在莘

    柑这里……”

    萧庭月忽然有些哑口无言。

    是,上一次发生了姜心语的事情之后,他第一句怪责的就是为什么她不对他张口。

    可是这一次,她对他张口了,他却没有第一时间帮她。

    “我知道你很忙,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你别担心我,我挺好的,我后天,不,明天我就回去了。”

    “你现在在哪?”

    “萧庭月我明天就回去了……”

    “说!”

    他又动怒了。

    星尔怔怔的坐在床上,手里的手机忽然变的那么沉重。

    他永远都要做掌握主动的那一个人,那么她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呢?

    “萧庭月你爱我吗?”

    “姜星尔你大半夜发什么神经!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听见没有!”

    星尔眼眶微微有些发涩,她却笑着摇摇头:“我想和我的朋友多待一会儿,我明天就回去了,你别来找我了。”

    她说完,轻轻挂断了电话。

    萧庭月听着电话那端挂断的声音,忽然烦躁的差点摔了手机。

    不知怎样强自按捺了怒火,重又拨了她的号码,可她却关机了。

    萧庭月这一次再忍不住,直接砸了手机。

    “先生……”

    萧庭月面色铁青,抬手扯开了领带坐在那里,他不发一言,却更让人觉得压抑,东子讪讪握着方向盘不敢开口,空气好似都要

    凝滞了一般,就在此时,他搁在中央扶手处的手机,却忽然刺耳的响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