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逐出萧家
    萧庭安混迹女人堆里多少年,喜欢 他的他见过多了,怕他的,更是不知凡几,可这样哭着求着要留在他身边随他折腾的,还

    真是头一次见到。

    这小脸,还真是让人心疼的很,萧庭安伸手摁住了女孩儿,制止她再次磕下去:“你为什么要留在我身边?”

    “少爷……月亮不想再被周校长送出去了,月亮不想像那些妹妹们那样,被好多人玩弄,月亮的身子给了少爷,月亮这辈子就跟

    着少爷……”

    这倒也是实情,他萧庭安不要的,玩够的,周长坤那个老东西还不是都物尽其用了?

    萧庭安看着月亮的眼睛,女孩儿黑白分明的瞳仁干净无比,她期盼的望着他,满眼的渴求,真挚动人。

    萧庭安那一双细长的眼瞳微微眯了眯:“你起来吧。”

    “少爷,您是愿意留下我了……”

    小女孩儿喜极而泣,仿佛根本不相信这个事实。

    萧庭安唇角微勾,手指在她雪白下颌上微微拂过:“只要你不后悔。”

    “我不后悔,就算是死,我也不后悔!”

    萧庭安自嘲一笑:“但愿吧。”

    佣人带了她下去梳洗换衣服。

    萧庭安端然坐在客厅沙发上,一口一口品着茶,安闲的等着人来。

    外面车声响起,车灯雪亮,萧庭安微微眯了眯眼,修长手指将茶盏轻轻放下,他扬了下颌,看向那客厅敞开大门处的来人。

    却只有萧庭月一个,萧庭安倒是微微一惊。

    “大哥,您可真是稀客。”

    萧庭安站起身来,又扬声吩咐佣人上茶:“我大哥喜欢喝极品的雀舌,快泡好茶端上来。”

    “不必了,我今日来二弟这里,也不是为了喝茶的。”

    萧庭月面上神色清淡,他看了萧庭安一眼,越过他,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说说吧,这些年,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大哥您的老相好不是什么都查到了吗?”

    萧庭安倏忽儿一笑:“大哥今日又来问我做什么?”

    于可确实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但却根本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就算这件事捅出去,萧庭安轻易也能翻供。

    而如今,于可被东子带人救了,萧庭安自然已经得到消息,想必此时,该抹去的痕迹,他也全都抹去了。

    萧庭月也知晓,凭借这一次的事,未必能将萧庭安一次踩死,可将他从萧家驱逐,却是板上钉钉之事。

    “这些年,仗着萧家的庇佑,你伤天害理无法无天的事情实在做的也够多了,萧庭安,萧家未曾亏待过你,可你做的事,一桩一

    桩一件一件都是在给萧家人的脸上抹黑,你想玩女人,什么样的女人你弄不来,那些学生才多大?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能

    下得去手?”

    “大哥何必这样义正言辞的说我,大哥和大嫂认识的时候,大嫂不是也才十六岁?怎么,十六岁的雏儿,大哥可以睡,我就睡不

    得?”

    萧庭安笑的轻漫,可他话音刚落定,萧庭月劈手就是一巴掌搧在了他的脸上。

    萧庭安生的阴柔俊秀,面皮雪白,唇色嫣红,萧庭月这一巴掌打下去,他立刻口鼻破裂,鲜血溢出。

    萧庭安舌尖舔了舔破裂的嘴角,一抹猩红一闪而过,他仰身靠在沙发上,笑容阴寒:“怎么,我这话哪里说的不对了?”

    萧庭月目光沉寂,却有锐利光泽闪过:“庭安,你信不信,你再敢说这样羞辱她的话,我会亲手要了你的性命!”

    萧庭安忽然桀桀笑出声来:“大哥,您当初那样掏心掏肺的爱着阿芷姐,这才几年啊,您就把她给忘记的干干净净了?”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置喙,萧庭安,我已经把你的所作所为告诉了爷爷他老人家,从这一刻开始,你不再是萧家的二公子……

    ”

    “你凭什么决定这一切!”萧庭安目佌欲裂望着萧庭月:“同样都是父亲的儿子,同样都是萧家的子孙,你凭什么掌控一切?将我

    逐出萧家?嗬,有本事你让爷爷他老人家亲口来和我说!”

    “你以为你还有这个资格见爷爷?萧庭安,你可别忘了,萧家如今是我萧庭月说了算!”

    “萧庭月,你休想掌控我,我告诉你,我萧庭安和你没什么区别,风水轮流转,你也别太嚣张得意了……”

    萧庭月理了一下衣襟,缓步向外走,“东子,请他上车吧。”

    东子带了人,鬼魅一样涌进客厅,萧庭安身上薄薄的绸缎软料衣衫被风吹的肆意而动,他静默站在那里,唇角一点一点的绷紧

    成线,他知道,萧庭月等这个机会等的太久了。

    而他一旦抓住了这个机会,就必定要他永不能翻身。

    他想将他驱逐离开萧家?

    他还真以为在萧家他能一手遮天了?

    萧庭安阴森的漫出一声轻笑,萧庭月,你的好日子,还在后面等着你呢。

    “二公子,请吧。”

    东子把玩着手中的枪,不阴不阳的开口,萧庭安唇角笑意淡淡:“东子,你这条狗做的还真是称职,可惜了,我身边怎么没有你

    这样的好狗?”

    东子听出他话中挑拨的意味,却毫不在意朗声一笑:“二公子,您若是做个像大公子那样的好主人,自然多的是好狗在您身边啊

    ,只是可惜,就连狗都知道,禽兽不如的东西,是绝不能跟的!”

    东子说完,目光时扫向萧庭安的那几个下属:“你们说说看,你们要跟好主人,还是要跟禽兽不如的人渣?”

    那几个下属低了头,却是俱都向后退了几步,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东子朗笑出声:“算你们还有些良知!”

    萧庭安脸色狰狞到近乎扭曲的地步,他那一双细长的眼瞳,渐渐变的赤红一片,恨不得要将东子给拆吃入腹一般的凶狠。

    “少爷……”

    忽然一道纤细的声音响起,而紧接着,却是从楼上奔下来一道羸弱的身影,那身影冲到萧庭安的身边,死死抱住了他的手臂不

    肯撒手:“少爷,让月亮跟您一起走,不管去哪,月亮都跟着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