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6章 让我留在您身边,做牛做马都可以……
    半山腰的豪华别墅……流光溢彩,灯火辉煌……

    可在这美轮美奂之下,却是藏污纳垢的所在。

    于可最初只是想要搞清楚一些真相,拿到真凭实据把这些可怜的女孩儿救出来,她也想过报警,但是私底下询问之后得知,学

    校的周校长后台极硬,就算是报警,也不过不了不了。

    于可看着那些女孩儿用略带着稚气的眼睛看着她,用着最平淡的口吻讲述着发生在她们身上的那些肮脏事,她没有办法坐视不

    理,她也没有办法,当作不曾知晓这一切。

    坐落于半山的别墅,并不是很多,就算有些有钱人买在那里,其实也更多是用来消遣休假用的。

    于可拍了很多照片,白日的,夜景的,一张一张拿给那个女生去看,她指认出来,她曾去过的,就是其中最大最豪华的那一处

    。

    于可托了曾经的大学同学,如今在做房产经纪的一个女生去打听,后来那个女生只是神秘兮兮的告诉她,这别墅是和萧家有关

    ,让她不要再打听更多,免得惹上什么麻烦。

    她听到萧家这两个字眼,立时就上了心,能做出这样勾当的,绝不会是萧庭月这样的男人,可这样财大气粗,又无法无天的,

    也必定是和萧家关系十分亲近的,于可想起,萧庭月有一个异母的弟弟,而那个弟弟,坊间都传闻萧庭月与他不和,于可这些

    年关注萧庭月的讯息,也渐渐知晓了一些,他那个异母的弟弟萧庭安,如今也进入了萧家的集团公司,并且担任了不小的职位

    。

    甚至有人传言,萧庭安有意与萧庭月一争高下。

    如果,当真是那个异母的弟弟的别墅,如果他当真做了这样禽兽不如的事,她若是抓到了实证,那么,就算不能让萧庭安锒铛

    入狱,可他的前途也全都毁了,那么,她是不是也就能帮到萧庭月扫清了一个障碍?

    也许他并不需要她来做这些,凭他的能力,什么事又是他做不到的?

    可是于可还是做了,一则是为了她的学生,二则,却是为了她的私心。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再也没有爱过第二个男人,她这一生,怕是也不会爱上别的男人了。

    只是没想到,在她偷偷搜集证据的时候,却已经被周校长安插在学校的人给盯上了。

    也是因此,周校长才会对她恨之入骨,找了一群男人想要用最恶毒的方式玩死她。

    在她被那些人轮流玷污的时候,在她被打的鼻梁折断,一只眼撕裂失明的时候,她没有想到她还能活下来,她也没有想到,是

    萧庭月的人救了她。

    她更是不曾想到,她清醒过来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他。

    于可的眼睛里漫出大片大片连绵滚烫的眼泪来,她嘴唇不停嗫嚅着,“是……萧……萧庭安……”

    萧庭月眸色深沉,眼瞳中是波光诡谲的暗涌:“是萧庭安让人伤了你?”

    于可却艰涩的摇了摇头,她一个字一个字报出几个数字:“邮箱……证据,证据在里面……”

    她留了心眼,特意买了一个新注册的邮箱,将所有收集的证据都存放在了里面。

    萧庭月立时吩咐东子去登陆那个邮箱,不消片刻,东子折转回来,看了于可一眼,眸中带了淡淡的敬佩,方才对萧庭月回禀了

    这一切。

    他知晓自己这个异母的弟弟行事颇有些放浪不羁,也知晓他在男女之事上不检点,行事见不得光,可他怎么都不曾想到,萧家

    会出这样一个禽兽不如的败类。

    萧庭月不知怎样才把满腹的怒火强压下来,他摆手让东子出去。

    “小可,你放心,我不会放过这些人渣,我也不会让你白受这样一场罪,安心养伤,其他什么都不要想。”

    萧庭月说完这些,方才转身出了病房。

    于可一直怔怔看着他,他转过身去,她又痴痴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关上门离开了,连脚步声都听不到了,于可方才一点一

    点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她偏过脸,眼泪无声的没入枕中。

    真好,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他用这样温柔的语调和她说话。

    真好……

    于可啊,就算是就此死了,你也心满意足了是不是?

    ……

    “姓周的逃了,那个女教师被大公子的人给救了下来,二公子,现在怎么办?”

    萧庭安眉宇之间一片阴鹫:“就这么一点破事,你们都处理不好,还有脸来问我怎么办?”

    “姓周的逃了,就把事儿都推到他身上好了。”

    萧庭安缓缓站起身来,侧首看了一眼那个摇摇欲坠却咬牙坚持跪在那里的小女孩儿,周长坤那一夜送来的就是她,也确实楚楚

    可怜的招人心疼。

    而更难得的是,这小丫头简直乖巧顺从到了极致,他弄她弄的最狠的时候,她明明都受不住了,小脸一片惨白,咬的嘴唇都破

    了,却还是死忍着没有哭出来,扫他的兴。

    毕竟还是个雏儿,也真是难得了。

    若是从前,他定然会把这小东西留下来几日,可是现在,他却不得把人给弄走。

    “把她送走,好好的处理妥当了。”

    萧庭安收回目光,声音阴鹫森寒,那原本强撑着乖乖跪在那里的女孩儿,忽然抬起一双泪眼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死死抱住了萧

    庭安的腿:“少爷我求您了,求求您了,让我留在您身边,当牛做马都可以,您别赶我走……”

    “去去去,滚一边儿去……”

    下属正要上前将小女孩儿拎开,萧庭安却忽而笑了一笑:“这是怎么说,好像我是古代的恶霸一样,我让你做牛做马干什么,我

    还缺做牛做马的人?”

    小女孩儿却还是抱着他的腿不肯放手,凄惶的眼瞳里泪雾迷离:“少爷,只要让月亮留下来,您让月亮做什么都可以……月亮什

    么都听您的,求求您了少爷……”

    小女孩儿说完这些,忽然松开手以头撞地,她这头磕的真是实在,没两下那光洁的额头就一片血肉模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