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小小年纪这么样不检点,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光了
    星尔忽然蜷缩成了小小一团,心脏那里疼的不行,疼的近乎痉挛了一般,她曾说过不要再提起白芷,提起过往。

    可白芷就像是空气一样横亘在他们之间,根本就无法避开。

    今日到底出了什么事,东子哥口中那个名字很像女人的名字,但她没有听清楚。

    可她却不敢再问,也怕问出来,平白再添了一份伤心罢了。

    说起来,他这样的年纪,有过几段恋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可她的心实在太小太小了,小到根本容不下他的这些过往……

    萧庭月沐浴完出来时,星尔却已经睡着了。

    他将半湿的毛巾丢在一边,摇头轻叹了一声,刚才还说要等着他呢,一转眼却就睡着了。

    萧庭月掀开被子上床,自后将她柔软身子轻轻抱在了怀中,她似是被惊动了,含混呢喃了一句什么,却又沉沉睡着了。

    萧庭月自后吻了吻她的鬓角:“星尔,晚安。”

    他闭上眼,黑暗之中她的鼻息浅浅,似是睡的沉了。

    可他却未曾看到,他说完‘晚安’之后,她缓缓睁开的眼瞳,黑夜里,什么都看不清楚,他的手臂有力的箍着她的身子,他的鼻息

    就在她的耳边,可她不知为何,这颗心像是悬挂在半空之中,永远都没有办法落到实处去。

    早晨星尔醒来,身侧早已不见了萧庭月的身影,如果不是他的睡袍凌乱放在床边,她甚至都要 以为他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星尔下床,浴室里一片安静,他并不像往常那样在浴室。

    她胡乱换了衣服下楼去,楼下赵妈正带了佣人在轻手轻脚的打扫卫生,看到她下楼来,赵妈立刻慈爱的迎过来:“太太您起床了

    ?早餐想吃什么,中式还是西式……”

    “萧庭月呢?”星尔意兴阑珊,根本没有胃口,到底出了什么事,这样一大早又走的不见人影了。

    “先生早上六点多就 出门了,说是有些急事需要处理,让太太您安心待在家里,他忙完就会回来了。”

    “他没说什么事吗?”

    赵妈摇摇头,看她脸色不是太好的样子,就小心问道:“太太,您和先生是不是闹别扭了?”

    星尔摇摇头:“赵妈你忙吧,我想出去见两个朋友。”

    “那我让司机送你吧。”

    赵妈赶紧招呼人备车,星尔没有拒绝,强逼着自己喝了半杯牛奶,这才上车离开。

    约了苏苏,却联络不上莘柑,星尔和苏苏会面之后,两人干脆一起去了莘柑家。

    今日天气不错,太阳很暖,无风。

    很多老人都带着小孩子在小区广场晒太阳。

    星尔和苏苏从人群中走过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

    “老莘家的那个大女儿,听说离家出走了……”

    “是啊,干了这么丢脸的事情,她也没脸继续待在这里了。”

    “小小年纪的,跟人上床还拍了裸.照,真是把祖宗八代的脸都丢光了,怨不得老莘两口子这几天都不敢露面……”

    苏苏慌忙拉了一下脸色骤变的星尔,“你别冲动,先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再说……”

    星尔收回视线,深吸了一口气,握住苏苏的手:“我们先去莘柑家看看。”

    小区有些年头了,设施不免就有些陈旧,略显狭窄的楼梯上摆满了各家各户堆积的杂物,空气里充斥着难闻的味道,莘柑的家

    在四层。

    星尔和苏苏站在防盗门外,轻轻叩了叩门,好一会儿屋里才有人回应。

    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女人红肿着一双眼开了内层的门,星尔认出那是莘柑的妈妈,她有些狐疑的看着门外站着的两个女孩儿:“

    你们找谁?”

    “请问阿姨,莘柑在家吗?”

    苏苏轻言细语的询问,莘母有些戒备的看着二人,又看向她们身后,见无人跟来,才摇摇头:“她不在家,你们是谁……”

    “我们是她的同学,我叫苏苏,她叫姜星……”

    苏苏话音未落,莘母的脸色却是骤然就变了,她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狠狠的瞪了星尔一眼,砰的一声直接把门关上了。

    “星尔,这是怎么回事啊……”

    苏苏有些讶异,不明白莘柑妈妈的态度为什么变化这么快。’

    “她是听到我的姓,才会态度大变的,这次的事,应该还是和姜家有关联。”

    星尔转身往楼下走:“苏苏,我要搞清楚莘柑到底遇到了什么事,还有刚才楼下那些人的议论到底是真是假。”

    “可你怎么搞清楚啊,现在连莘柑在哪里都不知道。”

    星尔第一时间想去找萧庭月帮忙。

    毕竟上一次姜心语的事故,萧庭月动怒的缘由之一就是,她自始至终都没有对他开口。

    “苏苏,这些事因我而起,就让我想办法吧,你不要再卷进来了。”

    “星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有什么事情我都希望和你一起承担……”

    “我知道,你放心,不是还有萧叔叔吗?我会去找他的。”

    苏苏听她这样说,这才放心下来:“你早该这样了,在蓉城还有什么事是你家萧叔叔无法摆平的?”

    星尔送了苏苏上车离开,这才拨了萧庭月的电话。

    一直到电话快要自动挂断的时候,萧庭月方才接听。

    “星尔,有事?”

    他的问话干脆简短,语气略带着急促,星尔一肚子的话,忽然就说不出来了。

    “是有点事,你现在有空吗?”

    “这会儿很忙,这样吧星尔,我处理完这边的事情给你回电话好不好?”

    星尔攥着手机的手指微微收紧了,好一会儿,她才点点头,近乎无声的喃了一个字:“好。”

    电话很快被挂断了,星尔好一会儿才将手机从耳边移开。

    他生气她遇到事情不告诉他,可她现在真的需要他的时候,他又是什么样的态度?

    外婆在她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叮嘱她,活在这世上,最能依靠的,永远只是自己。

    是啊,谁又能让你依靠一辈子?

    星尔记得莘柑以前在超市工作,她出了小区,就向最近的超市走去,连着问到第三家,终于有人告诉她,莘柑是曾在这里打工

    ,但是她几天前就已经离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