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2章 要不然,星尔陪我一起洗?
    离开医院的时候,萧庭月询问东子:“那些人现在在哪。”

    “施暴的人跑了几个,我们去的太晚,就逮住了一个。”

    “把他带来见我。”

    萧庭月抬手将含在唇间的烟蒂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重重的碾灭了。

    冬日的冷风凌厉,现在已是将近午夜。

    萧庭月静默坐在沙发上,望着面前那个鼻青脸肿的男人:“我问你最后一次,你如实回答,我立刻就放你回去,你若不肯开口,

    我的下属,立刻就会一枪把你的脑袋打穿。”

    “是谁指使你做的这一切,又是因为什么你们要对于可下死手。”

    那人一滩烂泥一样软在地上,胡乱摇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是按吩咐行事……”

    “谁的吩咐。”

    “是周长坤,是周长坤吩咐我这样做的!”

    萧庭月看向东子,“周长坤是谁?”

    “周长坤是于可任教的学校的校长。”

    “周长坤是校长,于可是老师,他们之间是多大的仇恨,让周长坤对于可下这样的死手?”

    “我们不知道,我们都是按周长坤的吩咐行事,他说了让我们随便上那个于可,事后还给我们一个人两万块钱……”

    萧庭月放在沙发扶手上的手指一根一根紧紧攥了起来,他嫌恶的望着那个瘫软在地上让人作呕的男人:“东子,把他扔出去……

    ”

    “我知道的我都说了,你说了会放了我的……”

    东子阴恻恻一笑:“当然会放了你!”

    他上前一步 ,当胸踩在那人胸口,攥住他衣领就将人提了起来:“放了你,可没说活着放了你还是死了再放你!”

    东子将人拖了出去,片刻后折转回来:“先生,您放心吧,都处理干净了,这样的狗杂碎,杀他我都嫌脏了我的手!”

    “去查那个周长坤,去查他和于可之间究竟有什么过节,还有,于可醒来,第一时间通知我。”

    萧庭月吩咐完这一切,方才起身向外走:“半山别墅那边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既然做了,就要捏着真凭实据把对手一次置之死

    地,绝不能再给他任何翻身的机会。”

    “您放心吧先生……”

    “先备车送我回去。”

    “都这么晚了,马上天就亮了,您不如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我睡在这里,怕是有些人一晚上都睡不着了。”

    萧庭月笑了笑,面容上还带了几分的疲惫,可他仍是穿了大衣向外走去。

    回去宅子的时候,已经将近两点。

    萧庭月的车子刚一开进别墅,他就看到了卧室里亮着的那一点微光。

    心内轻轻叹了一声,嘴角却还是带了掩不住的笑意。

    他就知道他不回来,她这一晚都不会睡了。

    车子还未停稳,客厅里的灯忽而就亮了,旋即却是一个小小的身影直接奔了出来。

    萧庭月开了车门下车,面色就沉了下来,他疾步向前,将那个扑过来的小小身影直接揽入了怀中,却是沉了脸呵斥了一句:“胡

    闹!”

    寒冬腊月的天气,她就这样光着脚穿着单薄的睡衣跑出来,这么大的人了,还是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子!

    “萧庭月……我一晚上都心神不宁,干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我担心你,又不敢给你打电话……赵妈给我做了最爱吃的酱排骨,

    可我只吃了一块就没有胃口了……”

    小姑娘委屈巴巴的说着,眼泪豆子不要钱似的落了下来。

    萧庭月将她裹进自己的大衣里,一路沉着脸回了卧房,将她塞入温暖的被窝里,摸了摸她的手脚并不算太凉,这才稍稍的和缓

    了脸色。

    “萧庭月……”

    星尔抱着他不肯撒手:“你还知道回来呀,我还以为你今晚都不会回来了……”

    “我不回来,你是不是打算一夜不睡?”

    星尔猛点头:“我根本睡不着,我心里七上八下的,又委屈又难受……”

    萧庭月叹了一声,原想斥责的话语,到嘴边还是变成了无奈的口吻:“星尔,我以后肯定还会有忙碌或者出差的时候,我不可能

    时时刻刻都陪着你的,你必须要习惯没有我陪着……”

    星尔拱在他怀里,直摇头,就是不肯应声。

    “今天是出了一点事,我必须要查清楚,这几天我大概还是会很忙,你就留在这里多和威尔斯玩一玩,等我闲下来了,再带你回

    老宅去。”

    星尔小嘴依旧瘪着,眼睛却亮了 起来:“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我不想一个人回去老宅……”

    “我要不回去盯着你,你怕是要把老宅的屋顶都给掀了吧。”

    萧庭月摸了摸她的发顶:“好了,我去洗澡,你先躺着。”

    星尔依依不舍的拽着他衬衫袖子不肯放,萧庭月唇角微勾:“怎么,要不然星尔陪我一起洗?”

    “才不要。”星尔小嘴嘟了起来,恋恋不舍的放开手:“你快去洗澡吧,身上都是烟味儿,我不喜欢……”

    萧庭月却俯身直接亲在了她幼嫩的唇上:“不喜欢也得喜欢,我的一切你都得喜欢!”

    这人温柔起来温柔的不得了,霸道起来却也是让人根本无法抗拒。

    星尔被他亲的迷迷瞪瞪的,小手勾住他脖子软软的往下滑,萧庭月亦是微微粗喘着,抬手扯开了领带,性感喉结上下滑动,他

    微微粗砺的手掌从她睡袍下端探进去,揉捏着腰间细白的皮肉,星尔立时忍不住轻轻哼了起来……

    “乖,等着我,我先去洗澡……”

    萧庭月到底还是克制住了不管不顾将她拆吃入腹的冲动,声音微微暗哑着直起身子,拇指将她唇角潋滟水渍轻轻抹去,这才折

    身去了浴室。

    星尔双颊娇红的躺在软绵绵的被窝里,心脏还在噗通噗通的跳动着,他的吻技向来了得,也不知道是在多少女人身上历练出来

    的……

    忽地就想到了那个白芷,星尔怔怔的睁眼看着屋顶,秦姒说,他当初爱白芷爱的如痴如醉,那么,他们肯定也是有过这样的肌

    肤之亲的吧。

    他亲吻白芷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他和白芷……床笫之间,是不是也缱绻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