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那个曾经和他短暂交往过的女人,她笑起来很像白芷
    “东子,到底有什么事?”

    萧庭月私生活向来干净,这五年,他更是从不曾和任何女人有过哪怕是逢场作戏的交集,这个什么于可,他压根都想不起来到

    底是谁了。

    唯独一个姜星尔,把他的生活扰的波澜四起。

    东子的声音从听筒传出来,已经是隐约不清,星尔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 是看到萧庭月的眉宇蹙的越来越深,到最后,那眉毛

    之间深刻的纹路,简直犹如刀刻一般,都要挥不去了。

    “好,我知道了,你暂时把场面稳住,等我回来蓉城,我会立刻赶去。”

    萧庭月挂了电话,星尔有些不安的抬眸看向他:“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庭月却没有应声,直接吩咐了肖城立刻准备他的私人飞机,取消了原定的航班。

    星尔更觉得心里慌乱无比,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萧庭月这样一向持重的人也会这般神情严肃。

    可这一路上,他却没有再和她多说几句话,星尔看到他发了几通邮件和简讯,一路上眉宇都不曾舒展开。

    到了蓉城,萧庭月更是直接吩咐了肖城先开车送星尔回去,星尔不肯,拽了他的衣袖不肯丢手:“萧庭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

    为什么一个字都不告诉我……你这样我会很担心你的……”

    “星尔,听话,你先回去,我处理完这些事情就回去了……”

    “萧庭月,你就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吗?”

    星尔拽着他的衣袖不肯放手。

    萧庭月看着她此刻模样,却不由得蹙眉,她行事冲动,又小孩子心性,在他庇护下,尚且能毫发无损无忧无虑的过日子,可人

    活一辈子,总不能事事都依附别人。

    但她年纪尚小,也只能慢慢教着。

    有些事他并不想让她卷进来,他也并不想让她知道。

    “星尔,你听话,先跟肖城回去。”

    萧庭月眉宇深蹙,到底还是将手臂从她手中用力抽出,转身直接上了另外的车子。

    星尔的泪忽地涌了出来,她死死咬着嘴唇,目光定定望着他的车子远去,却一直站在那里,几乎要将自己站成了泥雕木塑。

    “太太,外面冷,您先上车,我送您回去吧。”

    肖城有些不忍,轻声的劝着。

    星尔却忽然抬手狠狠把眼泪抹掉:“我算哪门子太太!”

    是啊,她算哪门子太太,萧庭月不过是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哄着,有什么事他都瞒着她,从来不会告诉她只言片语。

    她还以为他们如今的关系已经更进了一步,她还以为,他真的是把她当成妻子看待,可是如今看来……

    他这样心思深沉的人,只用花费不到一分的心力,就能把她哄的团团转。

    星尔转过身去,声音暗哑:“肖城哥你送我回去吧,我去看看威尔斯。”

    他甚至连威尔斯都不如,至少威尔斯见不到她还会寝食难安,可他……

    大约她不在他的身边,他只会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吧。

    萧庭月辅一上车就沉声询问东子:“人现在怎么样?医生怎么说的,抢救过来没有?”

    东子面色阴鹫:“我得到消息赶过去,于可已经被那些人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说到这里,东子口气顿了顿:“现在于可还在被抢救,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已经很确定了,于可的事,和

    二公子脱不了干系。”

    萧庭月闻言不由得一声冷笑:“他在半山别墅那里干的那些勾当,还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我之前没工夫搭理他,现在既然我回

    来了,自然要把这件事给处理干净。”

    “先生……您这样做,岂不是和二公子撕破脸了?”

    “撕破脸又如何,反正所有人不是都认为我和他不和?”

    萧庭月眸色沉沉,抬手摘了眼镜按了按胀痛的太阳穴,也不知道小姑娘这会儿气成了什么样子,也只能等他回去,好好的安抚

    她一番了。

    幸而小姑娘还是比较好哄的。

    这就是年龄差距大的坏处了,若是个成熟懂事识大体的女人,他哪里还用操这些心你。

    “先生,我们现在是先去哪里?”

    “先去医院吧,去看看于可怎么样了。”

    说到于可这个名字,萧庭月方才一点一点的回忆起了与她有关的那一段短暂曾经。

    当年与白芷分手之后,他也曾沉寂了一段时间。

    霍霆琛和傅子遇他们为了让他能尽快疗情伤,不少给他牵线搭桥的介绍年轻漂亮的女人。

    于可就是其中之一。

    她那时还在艺术学院念书,整个人干干净净的,文秀内敛,笑起来的样子倒是有几分肖似白芷。

    那时候正是他最痛苦的时候,年少情况,第一次倾心的恋爱自然十分的投入,于可的出现,倒是给了他短暂的慰藉,只是,他

    终究还是理智清醒的人,与于可在一起不过持续了短短半个月,他就与她干脆利落的分了手。

    他记得分手的时候他和于可说的很清楚,他给了于可一笔钱,于可以后也不能再纠缠不清。

    那个时候于可的年纪,大约和星尔差不多,他恍惚还能想起,他说了分手时,于可哭的几乎昏厥的样子。

    于可不要钱,但他执意留下了那一张卡,从那以后,他和于可就再不曾见过,而很快,他也就将这个人忘记的干干净净了。

    他从来没有想过,再一次见到于可,会是这样的情境之下。

    她整个人被打的面目全非,鼻梁断了,一只眼血肉模糊,肿成了一团,根本睁不开,她的半边身子都泡在血水里,医生说,她

    被数人性侵,以至于大出血昏厥,如果不摘除子.宫,就保不住这条命了。

    萧庭月沉默了很久,方才交代了医生,不管如何,一定要保住她的性命。

    于可没有家人,唯一的哥哥在娶妻生子后就渐渐少了联络,医院联络到于可哥哥的时候,他甚至以路太远为借口,拒绝了来医

    院看望妹妹。

    于可的手术必须要有亲属签字,最后这个字是萧庭月亲自签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