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这些小女孩儿没见过世面没什么胆子,只能任他捏扁...
    照片上的女孩儿确实生的漂亮,但却并没有这个周校长说的这般夸张。

    只是……

    男人的视线落定在女孩儿那一双带了浓浓愁绪和哀戚的眼瞳上,那是一双典型的东方闺秀的眼睛,扇形的双眼皮,眼尾微微上

    撩,眉毛生的纤细婉转,却因为没有打理过的缘故,略微有些青涩的杂乱,却更显纯真。

    “二公子……您要是觉得满意,我明儿就把人带来给您看看……”

    那个满面横肉的周校长一边打量着男人的神色,一边殷勤逢迎的说道。

    二公子斜靠在沙发上,修长的手指撑在眉梢,略带着几分阴柔的眉眼,还有那色泽艳丽的唇,要他看起来颇带着几分的女相,

    却是极招人的一种相貌。

    他的目光好一会儿才从那照片上移开,若说像,这小姑娘自然没有同胞的姐妹像,可这眉眼之间的哀怨和气质,却带了几分的

    肖似。

    既然都是玩物,那么自然还是那种能让他有几分兴趣的玩物更有意思一些。

    二公子微微颔首:“那就明日把她带来给我看看。”

    周校长闻言简直恨不得跪在地上给他磕几个响头,二公子懒得听他那些逢迎的话,挥挥手让他出去了。

    待人走后,下属方才小心翼翼道:“二公子,这段时间风声紧的很,蓉城好几所学校都传出了猥亵女生的丑闻,太太昨儿还在嘱

    咐我们……”

    “怕什么?”二公子散漫笑了笑:“天塌下来,还有我那个能干的大哥撑着呢,砸不死你我!”

    “是,您说的是……”

    “不过……既然风声紧,那就行事小心一点,这些日子,暂且就不要外面再送人过来。”

    “那……那刚才周校长说的那个女生呢?”

    二公子微微闭了眼,似是睡着了,好一会儿,他才沉沉应了一声:“自然要送来。”

    “是,公子您休息吧……”

    “嗯……”

    随同那周校长离开的,还有几个战战兢兢十来岁的小女孩儿,这些小姑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简直都要吓懵了。

    此时全须全尾的跟了校长出来,坐到了车子上,这才一个一个回过神来,有人实在受不住哽咽哭了出来,接着却是连片的哭声

    响在了车厢里。

    周校长心里正在盘算着从二公子手里拿了这一大块地,他将来能谋取多少的利益,被这几个女孩儿哭的心烦,回头凶神恶煞的

    斥骂道:“哭哭哭,哭什么哭?屁事儿没给我办成,一个个还有脸哭?再哭我把你们都送到窑子里当鸡去!”

    女孩子们都被吓傻了,一个个呆若木鸡的坐在那里,不敢再哭出声。

    她们很多都是初中毕业或者没念完,家里太穷仰或成绩太差,才被送来了这种念个一年半载就能出去工作的技校。

    家中长辈不重视,十几岁的年纪又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自然是校长让怎样就怎样。

    现下听得要被送去当鸡,一个个几乎都吓傻了,再愚笨也知道做这个的意思是什么,哪里还敢再哭出声来。

    周校长瞧着她们一个个都老实了下来,这才洋洋得意的晃着那颗大脑袋,教训道:“你们一个个乖乖听话,按我说的去做了,学

    校发展的好,你们就业前景 也更光明,我告诉你们,别心里打着小算盘,害的我学校办不成,你们教了这快两年的学费都得打

    水漂!”

    周校长一肚子鬼主意,专门挑的都是下面县城乡镇或者村里来的小女孩儿,没见过市面,没什么胆子,也没有后台,随便让他

    捏扁揉圆,吱都不敢吱一声。

    不过是两年学费,大几千块钱,就唬住了这些家境不好的女孩子。

    “校长,您别生气了,我们都听话……”

    一个小女孩儿先怯怯的开了口,余下的女孩子都跟着争抢着表态起来,周校长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好了,你们乖就好,校长怎

    么会坑你们呢是不是,我们可都是辛勤育人的园丁……”

    ……

    大年初五,萧老爷子一个电话打到京城来,要萧庭月带了星尔回萧家老宅。

    星尔心里不免有些忐忑,毕竟萧家上上下下,也只有她公公萧南山待她还算客气,而萧老爷子惯常板着一张棺材脸,她看了心

    里就发怵。

    但长辈发了话,又不能置之不理。

    磨磨蹭蹭着尽力的拖延时间,却还是被萧庭月拎到了车上来。

    见她垂头丧气一副斗败了的斗鸡的模样,萧庭月不由失笑:“你不是挺能耐的吗?怎么就回去见见长辈就怂成了这样子?”

    星尔尖细的手指戳在一起,没精打采的开口:“谁让他们都是你的至亲呢,就算是不喜欢我,讨厌我,我也得受着,要是旁人…

    …”

    “旁人你会怎样?”

    星尔蹭地坐直了身子,一副‘老娘不干了’的英勇姿态:“还能怎样?我肯定直接起义去梁山了呗!”

    萧庭月摸了摸下巴:“这倒是能看得出来,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和女土匪没什么两样。”

    “有那么夸张吗?”星尔有些讪讪的看了萧庭月一眼:“本来还是很淑女的,还不是被人给欺负的太狠了……”

    “从前,在姜家那两年,过的很辛苦吧。”

    萧庭月温热的手掌落在她的发顶,轻轻抚了抚。

    小姑娘脸色闪过了淡淡的沉郁,随即却是变成了故作轻松的无所谓:“都过去了啊,而且,我虽然也常常挨打,但是他们也没占

    到什么便宜。”

    “以后记清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冷静理智对待,一腔热血的冲动行事,没什么好处。”

    星尔想到姜心语之死,不免心中后悔万千,低了头,许久方才轻喃一句:“我记住了,我再不会这样鲁莽了。”

    萧庭月刚欲开口说什么,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肖城近期在京城跟着他,东子就留在了蓉城,毕竟他照顾威尔斯许久,比较能摸清楚它的喜好。

    此时电话,正是 东子打来的。

    “先生,您还记得于可小姐吗?”

    萧庭月不由得蹙眉,只觉得这个名字好似是从哪里听过,可却又陌生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