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莘柑像是水滴没入了大海,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
    手机在响,她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接起来,耳边的声音甜美,却让她毛骨悚然。

    “莘柑,看到照片了吗?”

    她站在冬日白的晃眼的暖阳下,可那些暖阳却像是惨白的毫无温度的,不然,为什么她会觉得这样的冷,像是整个人都坠入了

    冰窟之中,连血液都不再流动了。

    “别想着报警,也别想着找人去求救,莘柑你知道的,类似的照片和视频还有很多,还有你弟弟,我已经把他的学籍转到了京城

    的分校,学校里会有人‘好好’照应他的……”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什么都听你的,按你说的做了……”

    “莘柑,这世上的事呢,就是这样的不公平,你是都按照我说的做了,可你存在这个世上,就是错的……”

    那端的声音停滞了片刻,复又缓缓的响起:“莘柑,蓉城你也待不下去了,你弟弟来京城念书,你要不要来陪着你弟弟?”

    姜心恋实则有些顾及姜星尔在京城,但转念又想,她要把莘柑拿捏在手心里,有些险就必须要冒。

    萧庭月又不会常来裴家,姜星尔难道还真的厚脸皮日日都往裴家来,她的心腹会将莘柑看的死死的,有这些照片视频和她的弟

    弟莘柠,她敢保证莘柑这样懦弱的人,连半个字都不会告诉姜星尔。

    她和裴昭的关系不能这样死死僵持在这里,如果事到万不得已,她必须要利用莘柑做一些事,那就要早点做好一应的准备。

    “姜心恋,你就不怕我闹一个鱼死网破吗?”

    “莘柑,鱼死网破还有第二个结局,就是你们莘家,一个都逃不了。”

    “我知道你和姜星尔关系亲近,但是,姜星尔再有能耐,也插手不了我们裴家的家事,更何况……你也知道我如今在裴家的地位

    ,莘柑,我已经不是蓉城那个姜家的小姐了,如今的我,是裴家的少奶奶,将来裴家的主母,你和我对抗,你会有胜算吗?”

    “你好好想一想吧,是牺牲你一个保全你父母弟弟重要,还是你要你一家人都跟着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电话挂断了,莘柑握着手机站在车来人往的马路边,她忽然生出来一个念头,如果,如果就现在,她冲入这疾驰的车流中去,

    她就此丧命,是不是这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莘柑怔怔的往前走了一步,马路上疾驰的从车子几乎擦着她而过,刺耳的鸣笛声夹杂着几声咒骂传来,莘柑像是没有听到,只

    是麻木的站在那里,动也不能动。

    就在她想要再上前一步的时候,却有人拽住了她的胳膊将她从车流中拽到了安全的地段。

    “莘柑?”

    那人声音里含了淡淡的一抹惊喜:“我看着就像你,你一个人傻站在这里干什么啊,太危险了……”

    莘柑转过身去,那张脸有些陌生的模糊,她想不起来是谁,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胡乱对他点点头道了谢,就预备转身离

    开。

    程然却叫住了她:“莘柑,说起来,从我搬家转学之后,我们差不多有八年没见过了吧。”

    程然说着,又失笑摇头:“也是,你那时候还小呢,大概也不记得你这个程然哥哥了……”

    “程然哥哥?”莘柑喃喃重复了一句,陈旧的记忆忽然像是潮水一样汹涌而来,那些模糊的时光里,渐渐清晰了一张脸,那高瘦

    的少年看到她总会亲切的喊一声莘柑妹妹……

    “莘柑,这么多年没见了,我请你吃饭吧。”

    程然说着,又上前了一步,走近了这一步之后,他方才看到了莘柑脸上的 那一道伤。

    “莘柑……你的脸怎么了?”

    莘柑像是大梦初醒一般,忽然抬手捂住脸,转身向马路对面快步跑去。

    程然试图追过去,可信号灯变了,疾驰的车辆一刻不停,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道身影消失不见,只得怅然的站在那里,许久都未

    曾回神。

    莘柑一口气跑回家,确定程然没有追上来,她整个人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现在是上班的时间,小区里的人不多,偶尔遇上几个晒太阳的老人,莘柑顾不得打招呼,步履匆匆的往家走去。

    家中无人,莘柑一个人默默坐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回了卧室,她随便收拾了一些随身物品塞在一个小包中,又把自己的一应

    证件全都收拾妥当,这才锁好了门下楼去。

    她就像是出门逛街一样,也没有人想到她会不声不响的离开。

    一直到深夜,莘家父母没有等到长女回家,再打她的手机显示空号,他们才慌张起来……

    可莘柑却像是水滴没入了大海一般,真的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

    半山别墅,在将近黎明的深夜,依旧是灯火辉煌通明。

    有年过半百大腹便便,戴着眼镜夹着公文包的中年男人点头哈腰的迎向从楼上下来的那个年轻男人。

    “二公子,您瞧今天的几个……”

    那只随意披了睡袍的年轻男人,却是根本看都懒得看楼下这人一眼,只是散漫的摆了摆手。

    那中年男子心口里咯噔一声,赔了笑脸上前一步,却被那位二公子的下属伸手拦住了:“周校长,我们公子不满意,你办事这么

    不上心,还想从我们公子手里谋取好处?”

    中年男子急的直抹汗,卑躬屈膝赔了笑小心翼翼道:“我怎么敢对二公子的吩咐不上心?实在是学校里最漂亮的女生都在这儿了

    ……”

    说到这里,他忽地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还有个小姑娘,去年才来的,生的要多水灵多水灵,就是一点,她今年都十六了…

    …”

    那下属正要说话,一直慵懒躺在沙发上的年轻男人却忽然撩开了眼皮看向中年男人:“你倒是 说说看,她到底有多水灵?”

    中年男子慌地拿出手机,翻开相册,点了半天选出来一张照片递过去:“二公子您瞧瞧,这是学生们拍的证件照,您看这证件照

    都这么漂亮,真人肯定更不用说了……”

    下属把手机拿了过来,送到了二公子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