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莘柑认出来,那照片上衣不蔽体的女人,正是她自己...
    至少,白芷这样的女人,还是有些清高和自尊的,无论如何都不会和秦姒这种不要脸的女人勾搭成奸。

    而且,如果白芷真的回来了,那个姜星尔,还能像现在这样得意洋洋?

    许寒雪渐渐冷静了下来。

    她本就是一个很聪慧的女人,萧庭月对她毫无任何兴趣,她也算是彻底的认清这个事实了。

    但被姜星尔这样一个女人给比下去,她却怎样都无法咽下这口气。

    许寒雪一直都认为,像姜星尔和秦姒这样惯会在男人面前撒娇卖痴的女人,简直是把女人的脸面给丢尽了。

    庭月和傅子遇这样的男人,身边该站着的是可以与他们比肩为他们分忧的贤内助,而不是这种除了会惹事一无是处的是非精。

    如果白芷回来了……

    可是,白芷已经嫁人了,依着萧庭月那样的性子,白芷既然嫁了人,那么他是绝不可能再和白芷有任何瓜葛的。

    可是,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姜星尔骑在她头上拉屎成天这样恶心她?

    除了白芷,又有谁曾在庭月心中占据过那样重要的位置?

    许寒雪轻轻咬了咬牙关,她实在不想再看着姜星尔在她眼皮子底下蹦跶了。

    ……

    初五大开市。

    超市里亦是最忙碌的时候。

    莘柑一大早就起来换了工装去超市上班,忙了一个早上整理乱七八糟的货架,连早饭都没有顾得上吃一口。

    莘柑有些低血糖,忙的狠了胃里空荡荡着,刚站起来就眼前一黑,差点摔在了地上,幸而身边的同事眼疾手快扶住了她:“莘柑

    ,你没事儿吧?”

    莘柑只觉得心脏突突突跳的厉害,不知是谁拨了一颗糖塞到她口中,她才渐渐缓过神来。

    “莘柑,你坐着休息一会儿吧,我来帮你整理好了。”

    相貌憨厚的年轻小伙子扶了她走到一边,小心翼翼的说到。

    莘柑知道他是谁,也知道超市同事们都知道这个叫江明的小伙子喜欢她,很多人见了她都会打趣的说起江明。

    可她不喜欢这样,她也不喜欢江明,更何况,她如今这个样子。

    “不用了,我稍微休息一下就没事儿了,你快去忙吧。”

    莘柑轻轻抽回了手臂,口吻有些疏离的说到。

    江明有些尴尬的搓了搓手:“莘柑,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早上没吃饭,我帮你买一份饭吧……”

    莘柑想要拒绝,可一抬头就看到江明朴实憨厚的那张脸上小心翼翼的神色,她向来都是个极其爱心软的人,江明这个样子,她

    拒绝的话语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那……谢谢你了,我给你钱……”

    莘柑还没拿出钱,江明已经连连摆手,红着脸跑出去了。

    莘柑无奈的摇了摇头,拿了自己的杯子坐下来,小口小口的喝着热水。

    姜心语的事情彻底了结了,姜心恒好像是吓破了胆子,连蓉城都不敢待了,听说姜慕生托关系给他换了一所新的大学,以后,

    终于再不用见到他了。

    所有的一切,好似都要回到正常的原点去了,也许将来真的有一日,她会如星尔 说的那样,找到她自己的幸福。

    莘柑抱着自己的保温杯,杯中泡了红糖水,她这几日来了例假,痛经的厉害。

    等一会儿江明回来了,她还是要把钱给他,毕竟,她不喜欢江明,总不能让人家以为有希望,耽误了人家。

    莘柑正在胡乱想着,忽然超市入口那里起了一阵骚动。

    莘柑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可那聚拢的人群里却忽然有人提到了她的名字……

    “哎你们看这上面的女的是不是有点像莘柑啊!”

    “我也觉得是像莘柑……”

    “啧啧,这样的照片……还真是看不出来,平日里看着柔柔弱弱文文静静的,原来是个这样的人啊……”

    莘柑脑子里忽然嗡地一声炸开了。

    照片……

    什么照片……

    难道是……

    莘柑忽地站起身,手中的保温瓶立时摔在了地上,她惨白了一张脸跑过去,隔着人群看到那打印出来的大幅照片,那上面赤身

    **面带痛苦的女人……

    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是自己。

    是那一日被姜心恒撕碎了衣服压在身下的那个……自己。

    莘柑脑子里像是爆炸了一样,大片大片的空白不停的闪烁着,她怔怔的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耳边都是乱七八糟议论的声音,许多手指指点点的戳在她的脸上身上。

    她看到江明涨红了脸摔了饭盒在和那些人争吵,她听到有人在嘲笑江明竟然喜欢一个女表子。

    莘柑想要逃离这一切,想要逃的远远的,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明明她一个字都没有泄漏,她一切都按照姜心恋所说

    的做了,他们却还要把这些恶心的照片贴出来……

    她究竟哪里做错了,她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

    她上班的超市就在家的附近,出了这样大的事,她以后怎么有脸待在这里,爸妈弟弟岂不是会被人戳断脊梁骨?

    她浑浑噩噩的向外走,她想她的脸色一定如鬼一样苍白,要不然为什么她走到哪里那些人就像是躲避鬼怪一样远远的躲开……

    江明冲过来,死死攥住了她的衣襟,她看到他的脸上有些狰狞的扭曲着,他问她,那上面到底是不是她,是不是她莘柑!

    她没有说话,她眼眶酸胀的厉害,却也流不出眼泪,她看着江明怔怔的松开了手,像是整个人都垮了一样,他看着她,声音嘶

    哑:“你怎么这么下贱!”

    是啊,她怎么这么下贱,她为什么不和姜心恒不和姜家那些混蛋同归于尽,她为什么要苟活着,她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对不起……”

    她喃喃的对江明说了一句,江明攥紧了双手目子猩红一片狠狠的瞪着她,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机械的越过他,向前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要走去哪,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补救这一切,像是头顶的这一片天,忽然就塌了。

    手机在响,她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接起来,耳边的声音甜美,却让她毛骨悚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