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7章 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要去哄他的女人了……
    大家都是理智的成年人,子遇自己心里也都清楚,他和秦姒在一起,毕竟人家你情我愿,寒雪也着实太过分了一些。

    “我们姒儿是出身不堪,哪里比得上你许小姐这样高贵,既然如此,那么大家以后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好。”

    傅子遇素来不是面硬心狠的人,他也不是萧庭月那种不苟言笑的性子。

    平日里宫泽和沈佑兰等人,都和他嘻嘻哈哈惯了,这还是头一次看到他说出这样决然的话语来。

    那个秦姒,真像是一条吸人精血的美人蛇一样,把傅子遇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许寒雪到此时,却反而镇定了下来。

    她强忍了泪意,缓缓舒出一口气来:“我知道我如今说什么做什么都讨人嫌,与枕边人比起来,我这个所谓的姐妹又算什么?”

    她说完这一句,直接拿了自己的包和大衣向外走:“日久见人心,我许寒雪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总会清楚,而姜星尔和秦姒,又

    到底能不能一辈子一心一意陪在庭月和二哥身边,我们且拭目以待吧!”

    “这些事,就不劳许小姐操心了。”

    傅子遇怒到极致,反而逐渐的平复了下来。

    每个人都在渐渐的长大,成熟,他们打小一起长大,却也渐渐的走向了殊途。

    也许在寒雪喜欢上庭月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许寒雪转身走到玄关那里,却又站定了,她回身,似笑非笑看了傅子遇一眼:“二哥,我叫你一声二哥,方才和你说这些旁人不

    肯说了得罪你的话,你当真以为秦姒对你有情有义?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你的文件泄漏之事?”

    空气好似骤然就凝结了一般,霍霆琛不由有些担心看向傅子遇。

    他面白如雪坐在那里,双手放在膝上,却是根根攥紧,显然怒到了极致。

    许寒雪却又道:“二哥,秦姒这样的女人,什么都不认,只认钱,你信不信,她为了钱可以出卖你一次,还会为了钱再出卖你第

    二次?”

    傅子遇缓缓抬头看向许寒雪:“你有什么证据。”

    许寒雪扬唇一笑:“上次文件泄漏让二哥你的子公司在投标会上大败而归,而中标的人却恰好是我留学国外认识的一个学长,二

    哥你也知道,男人春风得意的时候不免都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我亲耳在他口中听到了秦姒这个名字。”

    “单凭这一点,你怎么证明是她做的?”

    “二哥若是不相信,还可以去试一次啊。”

    “当初秦姒怎么到二哥身边的,二哥不是比我们都清楚?如果不是二哥你出手大方,对她挥金如土,她会这样死心塌地?”

    “这两年,她吃喝住行都是花的二哥的,你可见她自己掏过一毛钱出来?”

    “二哥你信不信?你若是今天不要她,她今天晚上就能找到下一个金主!”

    “寒雪,别再说了!”霍霆琛出言制止,和秦姒认识也有两年了,她并不像许寒雪说的这样不堪。

    “我不相信,秦姒姐不是这样的人,许寒雪,哪怕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相信!”

    星尔讥诮一笑:“一个从不曾招惹过口舌是非的人,和一个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哪一个的人品有问题!”

    “姜星尔,你懂什么?我和庭月,二哥,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的情分,你和秦姒根本体会不到,我是为了二哥好,才会

    说这些,更何况,我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话,二哥心里最清楚。”

    许寒雪立时反唇相讥,傅子遇却忽然抬眸定定看向了她:“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想,日日和她同床共枕的我,才是最清楚的那一

    个,寒雪,你不喜欢秦姒,我可以理解,但是,你这样污蔑羞辱她,我却没有办法继续忍受,如你所说,我和她怎样在一起的

    ,我比谁都清楚,但我傅子遇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小人,从前的事,我不会在意和追究,只要她在我身边是一心一意的就行。”

    “二哥,我就知道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星尔只觉得傅子遇现在简直是男友力爆棚,若不是萧庭月还揽着她的腰,她都要激

    动的扑过去了……

    “你二哥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那我是什么?”

    耳边传来男人隐隐含着怒气的声音,星尔陡地清醒了过来,萧庭月微微眯眼看着她:“嗯?星尔……”

    星尔脑子转的飞快,不知怎么的就脱口而出了:“你是拥有全世界最好女人的luckyman……”

    萧庭月:“……”

    宫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霍霆琛脸上都带了淡淡笑意。

    厅内气氛立时变的松动了许多,傅子遇也对星尔一笑:“好了,现在这个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要去找他女人去了,你们聊着,我先

    失陪了。”

    “快去吧,秦姒姐现在见到你肯定特别高兴!”

    星尔对他摆摆手,眸光欢愉而又满是灵动。

    许寒雪像是被众人遗忘了一样立在那里,傅子遇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没有停留,也没有看她一眼。

    许寒雪想要叫一声‘二哥’,却终究还是唇角蠕动了几下,没有喊出口。

    宫泽到底有些于心不忍,起身走过去,小声道:“寒雪姐,你先回去吧,等过几天二哥和四哥气消了,您再说点软和话……”

    许寒雪咬了咬嘴唇,终是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姜星尔和萧庭月一眼,转过身走出了别墅。

    没有一个人追上来。

    许寒雪像是被全世界的人都抛弃了一样,从前姜星尔不曾出现的时候,庭月和大哥二哥他们什么时候这样对她过?

    她以前没有给秦姒好脸色,也不见二哥这般生气,也不知那姜星尔和秦姒私底下都嘀嘀咕咕说了什么,结成了同盟战线想要把

    她这个唯一的女人给排挤出去?

    嗬,当初白芷如日中天的时候,对她都十分亲和有礼,姜星尔她又算什么东西!

    许寒雪强忍了怒气上了车子,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忽然冒出来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与其还要受姜星尔这个泼辣刁蛮的女人的闲气,还不如白芷在庭月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