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姜星尔,你别以为你会得意一辈子!
    星尔忽然看到秦姒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羞的脸都红了,萧庭月倒还算是镇定,对秦姒微微颔首。

    “秦姒姐。”星尔脸颊绯红,颇有些不敢看秦姒的脸。

    秦姒却拢了拢衣衫,踩着雪一步一步走到他们面前来。

    她一贯穿尖细鞋跟的高跟鞋,平日里甚少走路,也不觉得,现下走在这冻的僵硬的雪地里,却是分外的艰难。

    星尔从萧庭月怀中挣开,走过去几步扶住了秦姒的手臂。

    秦姒对她笑了笑,却又看向萧庭月:“萧先生,我有几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星尔有些疑惑,走的近了才看到秦姒的眼圈微红,似哭未哭的样子:“秦姒姐,你怎么了啊?”

    秦姒摇摇头:“我没事儿。”

    萧庭月缓步走过来,定定看了秦姒一眼,复又走到星尔身侧站定,替她挡住了呼啸吹来的冷风。

    秦姒忽而摇头失笑:“看起来,并不用我多嘴多舌了,萧先生这样待星尔,我还用担心什么?”

    “她是我的太太,我自然会护着她。”

    秦姒点点头:“说起来,再有几个月,星尔就到了二十岁生日,萧先生,你们有没有选好去领证的日子?”

    她这话问的丁点刻意的意思都没有,虽然婉转,却也让人立时明白了她想说什么。

    萧庭月垂眸看了看星尔,星尔也仰着脸看向他,他看到她眼底有希冀的紧张,他没说什么,只是揽住了她细细的腰:“如果星尔

    没有其他更好的想法,那就定在她生日那一天。”

    秦姒立时笑了,她眸子亮闪闪的,那是一种真切的为朋友开心的笑。

    “真好。”秦姒看了看星尔,伸手将她耳边微乱的发挂在耳上:“星尔真是有福气,可萧先生更有福气,我们星尔这样好的女孩子

    ,可是很抢手的。”

    “秦姒姐,你到底怎么了啊……”星尔只觉得秦姒好像有些怪怪的,她们接触并不是很多,可秦姒却好像是她的姐姐一样,总是

    护着她,提点她。

    星尔也是打心底里和秦姒亲近。

    “我没事儿,就是为你们高兴。”秦姒搓了搓冻的发红的指尖:“好了,外面冷,你们快进去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怎么不让二哥送你。”

    萧庭月淡淡问了一句,秦姒却笑意一僵:“是我的私事,不想麻烦二哥。”

    “那你开车慢一点,路上很滑的。”星尔连忙叮嘱了一句。

    秦姒点点头,和他们摆了摆手,转身走了,可她走出去没几步,却又忽然停了下来,回身:“萧先生,星尔是个特别单纯的女孩

    子,你一定不要伤了她。”

    秦姒看着萧庭月点了头,这才转过身去,她一直走,顶着风走到车库那里,开了车离开。

    傅子遇站在落地的玻璃门内,直到萧庭月和星尔进来,他方才转过身收回了视线。

    萧庭月摘了大衣递给佣人,抬眸望向傅子遇:“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看她像是要哭的样子。”

    傅子遇还没开口,许寒雪却讥诮的冷哼了一声:“她这样的人,不是最会这样的狐媚招数?也就你们男人相信这些手段!”

    “她什么样的人?她不是和我们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睛,谁又比谁高贵了?”

    星尔本来就和秦姒亲近,许寒雪这样阴阳怪气讽刺秦姒,星尔当即就炸了。

    别人说她可以,她也能忍,但是 说她身边的人,她连一个字都不愿意忍!

    “我们这样的人就是比那种靠出卖色相上位,让男人养着的女人高贵,至少我们是靠自己双手吃饭!”

    许寒雪毫不留情的直接反击。

    “你愿意靠自己双手吃饭是你的事,她有男人愿意养她是她的事,轮得到你来管吗!”

    许寒雪‘嗬’地冷笑一声:“蛇鼠一窝。”

    “蛇鼠一窝怎么了,你看不惯你来咬我啊!”

    星尔气急,真是没见过这样讨人嫌的女人,仗着打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对别人的事情指手画脚,她又算什么?

    秦姒再不好,二哥就是喜欢,管她什么事 。

    “我懒得和你这种没教养的人说话。”许寒雪冷笑一声:“姜星尔,你别以为你会得意一辈子。”

    庭月可是有个爱的死去活来的初恋呢,还真以为你萧太太的位子坐稳了?

    “寒雪!”霍霆琛从楼上下来,正听得这样一句,立时就蹙了眉:“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

    萧庭月倒是自始至终容色淡淡,瞧得霍霆琛下了楼,他方才拉了星尔在沙发上坐下来,缓声安抚道:“你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动

    不动就和人斗起来了。”

    星尔扭过脸去不肯服输,萧庭月抚了抚她的头发,这才将目光投注在许寒雪脸上:“许小姐,我们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以后,许小姐还是不要再来我们这里了。”

    许寒雪面色立时变的煞白:“庭月……”

    宫泽和沈佑兰也赶紧劝道:“四哥您别生气,寒雪姐只是心直口快……”

    萧庭月面色依旧平静,声音却低了一个八度一般,越发森寒:“心直口快不是你出口伤人的借口。”

    宫泽一时哑然,沈佑兰强笑劝道:“大家认识这么多年了,您也不是不知道寒雪姐的脾气……”

    “如果不是因为认识这么多年,我也不会给她面子这样好声好气的说话。”

    萧庭月不再多言,直接拉了星尔起身:“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许寒雪面色惨白,“庭月,我哪里说错了?你和二哥如今都为了一个女人,连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都不顾了?”

    傅子遇讥诮一笑:“寒雪,你刚才一字一句针对姒儿,我看说你什么了?”

    “那秦姒本来就是个出来卖的不要脸的贱人……”

    “够了!”傅子遇面沉如水,忽然重重一拳砸在桌案上,杯盏尽数都被震落,茶水淋漓淌了满地。

    许寒雪似是吓坏了,怔怔立在那里再不敢开口说一个字。

    霍霆琛脸色也极其难看。

    秦姒的出身是不堪,可这都是子遇自己的私事,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他这个大哥都不曾出言管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