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就让莘柑替她生一个孩子好了……
    裴昭却一脚将床前椅子踹开,直接大步走出了卧室。

    姜心恋整个人软软倒在了大床上,眼泪连绵滚落下来,再止不住。

    为什么要这样惩罚她,她明明已经得到了一切,她明明已经抢走了那个莘柑的一切啊……

    可为什么,这最后一点幸福却不肯给她?

    姜心恋无声痛哭着伏在大床上,难道这一辈子,她都要这样过?

    可是裴昭,又怎么能没有子嗣?

    姜心恋渐渐的止住了哭声,她缓缓的坐直了身子,空洞着一双泪眼望着面前雪白的墙壁。

    她不能坐以待毙,她不能让自己被裴家扫地出门。

    如果只有莘柑才能让裴昭行事,那就让莘柑,替她生一个子嗣好了。

    便宜她了,便宜那个卑贱的贱人了!

    姜心恋死死的攥着身下床单,不知多久,她方才缓缓吐出了胸口的一口浊气。

    莘柑,莘柑……

    想到她会被裴昭压在身下,想到他们纠缠的画面,姜心恋恨不得一刀一刀戳死那个贱人!

    就让她苟活一段时间吧,就让那个贱人,再苟活几年吧!

    若是此刻在她面前有一面镜子,大约姜心恋自己也会被自己狰狞的脸色给吓的呆住。

    若是此刻莘柑就站在她的面前,怕是她会忍不住,一口一口把莘柑的肉都给咬下来。

    她已经深深爱上了裴昭,她要一辈子都做裴昭的太太,她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一切,明明是她从一个无辜的女孩儿手里硬生生

    的抢过来的。

    ……

    从裴家离开回去的路上,萧庭月看着身侧喝了几杯果子酒面带微醺的小姑娘,忍不住还是开了口:“以后离赵家那些人远一点。

    ”

    “不要……”

    她和赵靖慈真的很投契,就连那个乖乖的不爱说话的赵靖恩,她都觉得好可爱。

    赵靖慈和她的性子简直一模一样,两人说到高兴处,甚至还约好了以后要一起出去玩,赵靖慈虽然是个公子哥儿,可却打小都

    是混世魔王,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得事情他也偷偷干过,和星尔简直是一拍即合。

    星尔只顾着和他说的高兴,全然没注意到自己老公那一张脸阴沉的都要滴出水来了。

    “不要?”萧庭月斜睨了她一眼:“姜星尔,这才几天,你就把那天晚上哭天抹泪给我发的誓全都忘记了?”

    星尔瞬间酒醒了大半,拽着他衣袖摇晃:“我没忘,我就是觉得他像我认识很久的亲人一样……”

    “少用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想要出墙打掩护。”

    “萧庭月……我怎么会出墙啊,我好不容易才和你在一起,我追你追的辛苦死了……”

    星尔委屈的把头抵在他肩上蹭来蹭去,哼哼唧唧的说着过去自己多委屈。

    萧庭月微微蹙眉:“追的辛苦死了?那你是真的没见过追我追的快死了的女人是什么样儿。”

    他要是当真讨厌一个女人,她根本连追他的机会都没有。

    也许当时,他那样放任着姜星尔对他的纠缠,实则是因为他的心里早就被这个小姑娘给牵绊住了。

    “还有别人像我这样死皮赖脸的追你吗?”

    萧庭月想都不想摇摇头:“没有。”

    “那是因为她们还不够爱你,要是真的爱一个人,脸面又算什么啊,尊严又算什么啊,张爱玲说过的,爱一个人,恨不得卑微到

    尘埃里去……”

    “张爱玲说过的话我倒是记得一句。”

    “哪一句?”

    “通往女人的心是阴——道。”

    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在耳边爆炸了一样,星尔整个人都懵了。

    可那个人,却偏生能这样坦然的说出这样让人脸热心跳的话语来。

    星尔扑过去就要捂他的嘴,东子却忍不住“哧哧”的笑出声来了。

    星尔更是羞怒,星眸含了潋滟的神采狠狠瞪着他:“萧庭月,你不要脸!”

    “这话又不是我说的。”萧庭月一本正经的看了星尔一眼,坦荡开口:“而且,我觉得她这句话说的挺有道理的。”

    “啊?”

    “一个男人如果在床上不能让一个女人舒服的话,那么离他头顶飘绿云已经不远了。”

    “谁说的啊!”

    星尔星眸如火,定定看向萧庭月:“如果真有一天你不举了,我也会一如既往爱你的!”

    东子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喷了,萧庭月只觉得太阳穴都抽了抽,黑了脸开口:“姜星尔,闭上你的嘴!”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对天发誓,萧庭月我爱你,哪怕你真的不行了唔唔唔……”

    星尔被男人直接摁在了车座上封住了小嘴,而这个时候男人还没忘记把挡板给摁下来!

    “那我今天就让你好好试一下,我到底行不行。”

    星尔欲哭无泪,她知道他行啊,她说的是如果,万一,哪天他不行了……

    他总会老的啊!

    “姜星尔你他吗到底穿了多少层!!”

    萧庭月再剥开了她的大衣,又脱掉了她的红毛衣,发现里面还有无数层的时候,终于气的脸色发青了。

    星尔瑟缩着可怜兮兮的看向他:“我怕冷嘛……要不然回家再……那个那个?”

    萧庭月烦躁的直接扯了领带,铁青着脸色坐在一边不肯再理她。

    星尔乖觉的爬到他膝盖上坐好,嗲嗲的圈住他脖子撒娇:“老公……别生气了,回家之后我一定好好伺候你让你舒服……”

    “你确定是你伺候我?”

    萧庭月口气生硬的丢了一句。

    哪一次不是她娇气的撒娇说累死了腰好疼腿都酸了……

    星尔见哄不住他,又咬了咬嫣红的小嘴,在他耳朵边吹气:“那……我想喝牛奶,好不好?”

    萧庭月低低哼了一声。

    星尔在他身上蹭来蹭去:“老公,你别生气了嘛……我以后保证不穿这么多了好不好?”

    “一会儿回去不乖乖的把牛奶喝完……姜星尔,你信不信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星尔轻轻咬住了他的耳垂,娇娇的开口:“还不是被你欺负死的……”

    她实在说不出来那些露骨的字眼,她还是个娇滴滴脸皮薄爱害羞的小姑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