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为什么裴昭面对她时,连任何生理反应都没有了……
    “好了,昭儿你去陪着心恋上楼歇会儿吧,若是还不见好转,就让李医生来家里看看。”

    裴老爷子发了话,众人就不再多言,裴昭扶了姜心恋上楼去,听到星尔在楼下一声感叹:“姐姐姐夫的感情可真好……”

    裴太太握了她的手,感慨道:“……要不是你姐姐,你姐夫命都要没了,你姐姐可是我们裴家的大恩人……”

    姜心恋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收紧,裴太太哪一日不把这些话挂在嘴边说上几次,是啊,别人都以为她是裴昭的救命恩人,裴昭肯

    定会把她供起来,裴家人又对她这么好,她的日子一定过的犹如泡在蜜罐里一样……

    可谁又知道,每一个漫长到不见尽头的深夜里,她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婚房的大床上,睁着眼到天亮的?

    结婚这么久了,她还是完璧,她连男欢女爱的滋味儿都没尝过。

    如果裴昭不举,她也就认了,可他明明可以,却偏偏无法和她温存寻欢……

    难道,这就是上天的意思,难道,那济源大师就这么的灵验,难道,必须要是莘柑吗?

    姜心恋觉得喉间一片苦涩,想到那个名字,想到那张可恶的脸,想到她身上的血,她恨不得一口一口把莘柑给咬死!

    可她却又不能要了莘柑的命。

    裴昭的病情在逐渐的好转,可医生却说,说不得还有复发的可能,所以她和裴昭最好不要分开太远。

    莘柑这条命还得留着,她还要想个办法把莘柑弄到身边来,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才好第一时间采到她的血,她才好把她拿捏

    的死死的。

    但这些还都是以后的事儿,裴昭如今和她还没有任何肌肤之亲,可裴家长房只有裴昭一个男丁,她生不出儿子怎么办?

    裴太太和裴老爷子可是话里话外说了无数次了。

    “恋恋,方才在楼下,我就发现你的脸色很难看,你到底怎么了?”

    裴昭扶了姜心恋在床上躺下来,温柔的抚了抚她的眉心,并不烫,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她身边坐下来。

    “没事儿,大概是昨晚没有盖好被子着了凉。”姜心恋说着,却是低眉垂眼的轻轻攥住了裴昭的手:“阿昭,你今晚留下来陪我好

    不好?”

    裴昭闻言,脸上的柔色一点点的褪去,好似将周身的温度都一起抽走了一般。

    没有男人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更何况,他还是个血气方刚正值壮年的男人。

    娇妻就在身边,却偏生怎样都无法入道,这样的事情对于裴昭来说,不啻于是最大的羞辱。

    但他却又不能把这些憋屈的怒火发泄到姜心恋的身上去,她那么的无辜……

    他亏欠姜心恋实在太多了,因为这亏欠太沉重,所以就更是难以面对。

    裴昭也不想和姜心恋分房而睡,可躺在一张床上,两个人之间气氛却更是尴尬。

    倒不如干脆不见。

    “我什么都不求,阿昭,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哪怕你……你一辈子都不能碰我,我也心甘情愿跟着你,可我不想一个人睡

    在这张大床上了……”

    姜心恋的眼泪适时落了下来:“看到妹妹和萧庭月那样恩爱,我心里刀割一样难受……我从来都比不上妹妹,没有她漂亮,没有

    她会讨人喜欢,我害怕将来有一天,我连你的宠爱也失去了……”

    “怎么会,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从你救了我那一刻,我的心就已经认定了你,这一辈子,我也只会娶你这一个妻子,恋恋,你不

    舒服,就好好安心的歇着,我对你的心,难道你还不清楚?”

    “阿昭,我一直都想问你一个问题……”

    姜心恋忽然抬起**的眼眸看向裴昭:“你是因为我救了你才喜欢我吗?如果是别人救了你,你也会爱上那个人吗?”

    裴昭忍不住笑了笑,俊逸的眉峰舒展开来,修长入鬓,说不尽的丰神俊朗。

    他抬手抚了抚姜心恋的头发:“你看你成天想的都是什么?你以为这世上的人随随便便都能救我?恋恋,我们是上天注定的姻缘

    ,除了你,我也不可能再喜欢上旁人了,所以,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那你向我保证,不管你将来遇到谁,哪怕比我年轻比我漂亮,你也都不会变心,阿昭你给我保证……”

    裴昭只以为她身子不舒服才会这样患得患失,更何况他本就亏欠她良多,就算是她开口要天上星星他怕是都要给她亲手摘下来

    ,这样一个承诺,又怎么会让她失望?

    裴昭低头吻了吻她的眉心:“恋恋,我向你发誓,这一辈子我都只爱你一个人,不管将来遇到谁,我都不会变心,如果违拗这个

    誓言,就让我旧疾复发,死无葬身之地……”

    “别,阿昭,我不许你这样诅咒自己,我不要你死,我要和你长命百岁的活下去……”

    姜心恋哽咽着抱着裴昭的脖子,轻轻吻在他唇上,不许他再说下去。

    “好,我和恋恋,我们就长命百岁的活下去……一辈子都不分开。”

    裴昭缱绻的轻轻吻着身下娇弱的小人儿,不过片刻,姜心恋就双腮嫣红气喘吁吁起来:“阿昭,我想要你……阿昭,我们再试一

    次……”

    裴昭眸中亦是浮出了淡淡情预,可腹下却仍是毫无动静。

    新婚甜蜜期时,他与她热吻拥抱尚且会有反应,可是如今,明明他也很想要她,可他却正常的该有的反应都没有……

    裴昭一点一点的将怀中滚烫馥郁的女体轻轻推开,他疏朗眉眼之中的那一抹情预也渐渐的淡去了,“恋恋……”

    姜心恋怔怔睁大了眼瞳望着他:“阿昭,为什么?济源大师不是说了吗我们是命定的一对……”

    裴昭心痛如绞,哑了嗓子轻轻开口:“恋恋,也许是我身体还未痊愈的缘故吧,我们再等等,再等等好不好?”

    “阿昭……”

    姜心恋扑过去想要抱住裴昭,可裴昭却已经站了起来。

    他脸色渐渐变的铁青,眉宇之间一片戾气凝绕,姜心恋死死揪紧了身上盖着的薄毯,眼泪滚滚落了下来:“阿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