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漫天白雪之前,所有人瞩目的都是那个一身红衣的女...
    姜心恋一张脸腾时就烧的通红了起来,裴太太蹙了眉:“阿慈,这娶妻娶贤,相貌可不是最重要的……”

    裴太太意在打圆场,可姜心恋却更是羞愤不已,这岂不是证明了裴太太也觉得赵靖慈说的对,她生的不怎么样?

    “阿慈,你现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赵靖之现下是真的动了怒,赵裴两家是通家之好,素来关系亲厚,可再亲厚的关系,阿慈也不能这样的胡闹。

    “是啊阿慈,你这样,妈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赵靖恩知道自己这个同胞弟弟的秉性,不动声色搬出了生母。

    果然赵靖慈立时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瘪了下来,他撇撇嘴,颇有些吊儿郎当的转过身去看了又羞又愤的姜心恋一眼:“对不起

    啊,我刚才说话有些不好听,我不该说你长的不怎么样的……”

    姜心恋蓦地死死咬住了牙关,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恨不得扑过去直接把赵靖慈的嘴给撕了,可她如今是裴家的长孙媳,又怎

    么能像那些小门小户的泼妇一样,行止不端呢。

    姜心恋正要逼着自己说几句场面话把这件事揭过去,赵靖慈却忽然傻愣愣的站在了原地,目光定定的穿过落地的玻璃墙面望着

    外面正随同裴昭和另一个面生的英俊男人缓步走来的女孩儿身上。

    “卧槽。”

    赵靖慈忽然开口骂了一句,伸手拽了赵靖之和赵靖恩:“大哥二哥你们看,长的好看的来了……”

    裴老爷子和裴太太闻言不由跟着向外看去,就连姜心恋都抿紧了嘴唇抬起眼眸看了过去……

    雪霁初晴,裴老爷子喜欢天然野趣,裴家老宅的雪是从来都不清扫的。

    而此时,那三人身后皆是漫天的雪白,而这雪白之中,却独有那一抹鲜艳到极致的红。

    裴昭是他熟悉的,自小都见惯了,那另外一个身姿颀长戴了眼镜的男人,相貌更是还要在裴昭之上,甚至都隐隐要超过赵靖之

    在他心中不动如山的地位了。

    可最让赵靖慈移不开眼的却是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孩儿。

    这样浓烈的红,若在别人身上大约就俗艳了,可她这张脸实在生的明艳娇媚,竟是连这样的红色都压住了。

    乌黑的眉眼,眸光明亮有神,不知在对身侧的人说着什么,忽而开怀大笑,却连这稍显放纵的大笑都是飞扬灿烂的。

    赵靖慈喜欢这样的女孩子,最讨厌那种矫揉做作的类型。

    更何况,他看到她第一眼就觉得面善,好似是旧相识再相逢一般。

    赵靖之静默立在那里,雪中的红梅最是美艳动人,因为那无暇的白,因为那如火的红。

    而她就是跳动的火焰,他在京城三十年,见过多少闺秀,比她美丽的,也能挑出来那么一二,可这般明丽夺目的,却再难寻其

    一。

    他识得她身畔的人是萧庭月,那么她的身份就很明了了。

    原来她就是兰姨的那个女儿,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姜星尔。

    那个让父亲也赞叹的聪慧的女孩儿,那个他起初并不曾太放在心上的女孩儿。

    赵靖之缓缓的收回了目光,却看到了阿慈眸中那璀璨夺目的光泽。

    这斩不断的血缘关系,在这一刻表现的淋漓尽致。

    姜心恋却是面上潮红尽数褪去,若是旁人尚且好说,可怎么又是姜星尔,怎么又是这个阴魂不散的该死的女人!

    姜心恋死死的掐着掌心,后心窝里一片湿黏冷汗,如果没有赵靖慈在前面的这一出,她也不会这样恨。

    可是,赵靖慈这样强烈的前后反差态度,谁能受得了?哪个女人能忍受别人这样羞辱?

    星尔跟在萧庭月身边,刚一迈步进入裴家的客厅,斜刺里却有一道高瘦的身影直接冲了过来,星尔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要往

    萧庭月身后躲,萧庭月却已经揽住她的细腰,直接避开了赵靖慈伸过来的手。

    眼看萧庭月蹙眉不悦,赵靖之上前一步,朗声开口:“萧公子,幼弟年少无知,您别介怀。”

    萧庭月抬眸看向赵靖之,裴昭已经开口介绍了:“这是赵家的长公子,靖之,与我们家是通家之好,打小一起长大的。”

    萧庭月这才微微和缓了脸色:“赵公子,幸会。”

    赵靖慈的目光却还是如火一般滚烫灼烧的落在星尔脸上:“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从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萧庭月刚刚和缓了一些的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阿慈,不得无礼!”

    你们素未谋面,可她却与你大有渊源,只是如今兰姨的身体受不得刺激,父亲一直都不敢提起从前的事,若非如此,现下我就

    会告诉你,她是你一母同胞的姐姐。

    赵靖之伸手将赵靖慈拉了过来,复又对萧庭月无奈道:“幼弟被家中双亲惯坏了,萧公子您别介怀,他是赤子之心,只是觉得尊

    夫人面善,想要……”

    “星尔与赵小公子素未谋面,哪里来的面善……”

    萧庭月话音沉沉还未落定,星尔却‘咦’了一声上前一步,定定看向赵靖慈。

    赵靖慈也目光一瞬不瞬的看向星尔。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我也觉得我们好似在哪里见过?”

    星尔偏过脸,微微有些疑惑的开口,她目光复又掠过赵靖之和总是安静无声的赵靖恩,重又落在了赵靖慈的脸上。

    赵靖恩和赵靖慈是双胞胎,可惜这对双胞胎,小时候还很像,可长大后,却是一个极其像母亲,一个极其像父亲。

    “我叫赵靖慈……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我就说我们肯定在哪里见过的……”

    “我叫姜星尔……”

    “姜星尔?”赵靖慈只觉得脑中什么东西忽然闪过,可却太快了,转瞬即逝,他根本就没能捉住。

    赵靖恩却是微微蹙了蹙眉。

    他性子沉静,向来心思缜密,在看到这个姜星尔的第一眼,他心中就隐约感应到了什么。

    毕竟,她的眉眼实在是和妈妈太像了。

    但赵靖恩素来沉稳持重,没有落定的事情,他是绝不肯贸然开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