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毫无怜惜的掠夺,仿似煎熬在地狱之中
    白芷站起身来,身姿轻盈走到他的身边去,纤细雪白的手指抬起来,握住了他的手臂:“家振,我,我是想让你回来,有话想

    要和你说,我不得已,才骗了你……”

    她说着,恰到好处的微微低了头,长睫上眼泪摇摇欲坠的挂在那,她知道自己这个模样最是让人怜惜,从前萧庭月看到她这般

    ,再多怨责的话都不会说出口,从前段家振,就是被她的柔弱所吸引。

    只是后来,她厌恶他,不想他碰她,就再不曾这般面对他过。

    段家振喝了酒,酒气上涌,这晕黄灯光下的美人看起来就越发的美了三分。

    更何况,当年他对白芷一见钟情,还不是因为她的脸和这柔弱的身段儿?

    “你想和我说什么?”段家振眯了眼,迷醉的说着,满嘴酒气喷在白芷的鼻息中,她下意识的就要厌恶蹙眉,却又强忍住了。

    那挂在睫毛上的泪,摇摇晃晃的落了下来,握着他手臂的手指,缓缓挪到他的脖子上,轻轻的勾紧了:“家振,你是不是……已

    经不再爱我了?”

    白芷画了浅淡的妆容,唇色并未曾太娇艳,只是薄薄的一层海棠红,段家振醉的厉害,室内浮动的甜香好似可以催情一般,让

    人按捺不住的蠢蠢欲动。

    他不爱她了?如果她早一点这样对他,他又怎么会对她动手?

    “白芷,我对你多好,我多疼你啊……可你是怎么回报我的?”

    段家振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羸弱的小脸抬了起来:“白芷,你说说看,结婚这么久,我们睡过几次……嗯?”

    白芷轻轻蹙了眉,“家振,我就是知道对不起你,今晚才叫你回来,是我错了……家振,我们和好吧,我们好好儿在一起好不好

    ?”

    白芷柔弱的身子蛇一样的轻轻缠上去,段家振哪里禁得住她这样的撩拨,呼吸立时就粗重了起来。

    “是我从前太糊涂了,分不清谁才是待我好的那一个……”

    白芷扬起小脸,微凉的唇吻在段家振的唇上:“家振,你原谅我吧……以后,也不要再去找那些女人了……好不好?”

    段家振翻身将她压在了沙发上,男人眸色之中情预浮动,手上动作粗鲁,三两下就撕开了白芷身上的睡袍,她内里什么都没穿

    ……

    段家振一双眼腾时就猩红了起来,白芷抬手想要护住前胸,段家振直接攥住她细瘦手腕将她双臂反剪在了身后,白芷低吟了一

    声,段家振却已经低头近乎粗鲁的舔舐啃咬在了她的唇上……

    她因为天生的疾病,身子自来都很柔弱,婚后甜蜜初期,段家振也十分顾及她的身子,床笫之间都是和风细雨的温存,可这一

    次,白芷整个人几乎都要被他折腾的散架了……

    最难受的时候,心脏跳动飞快,她几乎都要无法呼吸了,可段家振却还是毫无怜惜,白芷死死咬了牙关强忍着,眼泪却已经夺

    眶而出……

    段家振尝到了眼泪咸涩的味道,抬手就是一耳光打了出去:“你哭什么哭,怎么,主动勾引我,现在被我上了又难受了?”

    白芷慌忙摇头,手臂软软缠着他的脖子哀求:“家振,我没有……你别对我动手了……”

    “没有?没有就把你的眼泪给老子收起来!”

    段家振狰狞一笑,拎了白芷瘦弱的身子直接将她反转,白芷屈辱的死死咬紧了嘴唇,想要哭,可脸上火辣辣的痛感在提醒着她

    ,她怎样都不敢哭出声来……

    这折辱像是永远都没有尽头了一样,就在白芷以为自己快要被段家振折腾死的时候,他终于停了下来……

    彻底得到餍足的男人,从她身上翻下来,手脚摊开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儿就呼噜震天,白芷缓缓的撑着破碎的身子爬坐起来,

    她怔怔的看着睡的极沉的段家振,脑海中那个念头止不住的往上翻涌……

    现在,他毫无防备,又睡死了,她轻而易举就能杀了他……

    可是,杀了他,自己这半辈子也彻底的毁了,下半生难道要一直生活牢狱之中?

    她不能这样做,这样伤人害己的事情,她绝不能做。

    白芷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来,房间里靡丽的味道让她恶心想吐,身上都是段家振蹂躏后留下的斑驳痕迹,白芷厌弃的看了自己一

    眼,撑着麻木的双腿挪到了浴室中去。

    她瞳仁里一片空洞,温热的水淋在身上的时候,她脑海里想到的却是萧庭月揽着那个叫姜星尔的女孩儿的画面。

    他们如今是夫妻了,那么,这个除夕夜,也就理所当然的在一起的吧。

    那么,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

    白芷一下一下用力的搓着身上那些淤痕,唇角却绷紧近乎成了一道直线。

    那样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啊,庭月他……是不是很快就要彻底的把她遗忘了?

    她要再快一点,再快一点了……

    ……

    京城,新年。

    到了初三那一日,裴家人都松了一口气,闲适了下来。

    一应的祭祀祭拜,走亲访友暂时都告了段落,裴老爷子看着长孙媳,忽地想到了萧家那个小子。

    说起来他那一日公开的太太,倒和心恋是亲姐妹,裴家和萧家又素来颇有渊源,该是请他们来家中做客才是。

    裴昭如今身子大好,裴老爷子日日心情大好,心念一动,干脆就让人立时去请。

    这边去请萧庭月和星尔的裴昭刚出门,那边管家却又笑着进来回禀道:“赵家的长公子带了两位小公子来给老爷子您拜年了!”

    裴老爷子喜的合不拢嘴:“还不快请进来。”

    赵家那个老东西重色轻友的很,这些年一心一意陪着自己的心上人养病散心,都多少日子没来和他下棋喝茶了。

    赵家的几个公子他也算是打小看着长大的,赵靖之是赵正勋原配的夫人生的,可惜那位夫人自来体弱,赵靖之七八岁时,那夫

    人就病逝了。

    后来赵正勋一直未娶,足足过了三年,却忽然带回来一个女人,没有明媒正娶也没有风光的婚礼,可亲近的这些亲朋都知晓,

    赵正勋早已和那女人办了结婚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