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想离婚?六百六十六万的聘礼一分不少的还回来!
    星尔连连点头应下,哽咽了一声转过去倒水,萧庭月这才借机将喉中腥涩的一口血吐在了垃圾桶中。

    星尔端了水过来时,他已然恢复了如常神色。

    “你别动了,我来喂你吧……”星尔端了水走近他身边,声线里忍不住又带出一丝哽咽。

    他自来在她心中都是无所不能神一样的存在,可此时看着他面上带着一抹苍白虚弱坐在这里,星尔直追悔 的恨不得狠狠打自己

    一个耳光。

    “萧庭月……”

    星尔垂了眼眸,眼泪连串滚下来:“我改了,我以后真的改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不会这样任性妄为,不会这样胡闹顽劣,不会再……做出任何丢他脸面的事来了。

    “好了,我知道了。”

    他抬起手,摸了摸她微凉的发顶,唇角微勾:“还好你没有太胖,我还承受得住。”

    星尔咧了咧嘴想笑,可眼泪却落的更凶了。

    “还要不要喂我喝水了?”

    星尔哽咽着连连点头,慌忙将茶杯递到了他的嘴边。

    萧庭月低头喝了半杯,忽然缓缓说了一句:“以后学机灵点,我今天要是不喊你,你是不是就不过来了?”

    “我总是闯祸……我怕你讨厌我……”

    “那有什么办法?人是我自己选的,那我也只能认了……”

    “萧庭月……”

    “星尔你听……”

    远处有钟声响起,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新的一年已经到来,这是他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二个新年。

    就这一刻,就在此时。

    他们彼此都认为,这一生,他们还将一起度过无数个新年。

    “新年快乐,姜星尔。”

    “新年快乐……萧庭月。”

    ……

    “庭月,新年快乐……”

    黯淡了光线的房间里,大洋彼岸的另一端,华人的除夕在美国也渐渐成了众所皆知的大日子。

    段家振的母亲,她的婆婆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自然要过中国的节日。

    去年这个日子,段家振带了她一起回去老宅。

    婆婆看到她就拉了一张脸,吃完年夜饭她未曾守岁,借口身子不舒服,一个人回来了她和段家振的家。

    可这一年,却是她孤身一个人待在这栋房子里。

    那一次段家振对她动了手之后,挨打好似就成了她的家常便饭。

    怨不得世人都说,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

    她本来身子就弱,这样的暴打她怎么能受得了,离婚的话脱口而出,段家振倒是轻易就应下了,只是一个条件。

    结婚的时候,段家振给了白家六百六十六万的聘礼,只要她白芷将这六百六十六万分文不少的还回来了,他立刻就签字离婚,

    放她自由。

    可她从哪里弄这么多钱给她?

    她自来在金钱上都是散漫的人,段家振给的聘礼,她根本就未曾从娘家带回来。

    而白家如今在蓉城都快要混不下去了,这一笔钱怕是早已花的精光。

    白芷拿不出钱,段家振将她困在这房子里,一应的通讯工具都收走了,独栋的别墅位置僻静,她连求人的门路都没有。

    住在这里,像是在煎熬着等死一般。

    可哪有人想要死?谁不是汲汲钻营的想要活着?

    段家振这一段时间行事越来越糜乱荒唐,甚至开始带了应召女郎公然的回来他们的婚房。

    就在昨日,他和那个金发碧眼的女人鬼混的时候,不知是喝了酒还是抽了大麻的缘故,将她叫到了他们鬼混的主卧,硬是逼着

    她端茶倒水的在那儿伺候。

    她这一生都未曾受过这样的羞辱,昔日萧庭月因着她的病,对她温柔至极,从未曾高声和她说过话,可今日,她却被段家振踩

    入泥沼之中糟践折辱。

    白芷当时羞怒之下,一头就往墙上撞去,却被段家振硬生生的拽住了头发。

    她额头只是蹭破了一块油皮,可头发却被段家振拽掉了一缕,饶是如此,段家振却还不肯罢休,将她赶到外面园子里站了半夜

    ,若不是佣人怕闹出人命来给她偷偷送了厚衣服,她说不定昨夜就已经冻死了。

    广场上的钟声敲响,这个时候正是中国的除夕夜。

    白芷静默的站在窗前,脸上斑驳的伤痕要她看起来异样的楚楚可怜。

    宅子里一片安静,雕花镂空的白色大门那里亮着橘色的灯光,时不时的有人影走过。

    那是看管她的人。

    段家振已经和她摊牌说的很清楚,不给钱,她没有可能从这里走出去一步。

    白芷脸上的泪痕被风吹干了,她转过身去,一步一步走上了木质楼梯。

    白色的睡袍长裙蜿蜒在地板上,她消瘦的身躯更是让人心怜,那一张皎白的脸,不复往昔的明媚飞扬,带了挥不去的清愁,却

    更是能轻易博得男人的疼惜。

    她走进卧室,关上了卧室的门,在梳妆镜前坐了下来。

    最底层上锁的抽屉最深处,一个小小的盒子安静藏在那里。

    白芷将那盒子拿了出来,打开。

    里面是一枚十分简单的戒指。

    戒指是男款的,内里镌刻着一个小小的汉字。

    月。

    白芷轻轻的抚了抚那一枚戒指,纤细的眉结了愁绪,浓稠的化不开。

    庭月,我是真的没有法子了。

    你说不要再联络,不要再有任何的瓜葛,我的自尊告诉我,这辈子,我就算是飘零异国死在异国,我也不该找你开口求助。

    可是,我还有未竟的心愿。

    庭月,我是真的没有法子了……

    段家振醉醺醺的回来别墅,一个小时前,白芷亲自给他打了电话,她说,她有办法弄到钱,甚至是双倍聘礼的钱,她要他回来

    ,和她面谈。

    段家振摇摇晃晃的上楼来,卧房里熏了香,淡淡香气袅袅娜娜,人就先醉了三分。

    推开门,暧昧的光线里,白芷穿一袭雪白长裙端坐在梳妆镜前,蜿蜒长发海藻一样散在肩上,她回眸望着段家振,对他莞尔轻

    笑:“你回来了?”

    她有多久没有对他笑过了?

    不是一副惆怅满腹的模样,就是冷着脸好似冰雕一般难以接近。

    她的心里装着别的男人,她不肯要他碰她,他从前那样爱她啊,如今才会这般的恨她,打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