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她惹出天大的事来,我也会帮她摆平
    星尔直接就哭了出来,一骨碌爬起来跪在地上抱了他轻轻摇晃,眼泪断了线一般滚滚落下来:“萧庭月,萧庭月你没事儿吧…

    …”

    萧庭月只觉得胸中肋骨几乎都要被压断了,嗓子里满是血腥味儿,他忍不住就要往外吐,可在看到星尔因为极度的惊恐而苍白

    到极致的一张脸时,他又硬生生的忍了回去。

    他若是吐出这一口血来,她一定会吓的昏过去吧。

    这丫头,这段时间大约是被他养胖了,所以他才会被她砸的摔在地上不说,还直接吐血了。

    星尔见他不出声,只是紧紧闭着眼,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魂儿都吓飞了。

    萧庭月眉眼漆黑,面色此刻却是霜白一片,星尔的眼泪连片不停的往下落,他要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一定不活了……

    “萧庭月……你不要死,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

    星尔伏在他胸前痛哭,萧庭月被她这样一压,是再也受不住了,喉结滚了滚,将那喉间腥涩强压下去,声音暗哑:“姜星尔,我

    刚才没被你砸死,这会儿也要被你压死了……”

    “萧庭月……”

    “还不起来。”

    星尔像是弹簧一样,直接弹了起来,萧庭月这才偏过脸咳嗽了几声,撑着胳膊坐了起来。

    “庭月……”

    星尔还傻乎乎的立在一边不知道去扶一把,许寒雪却已经哽咽唤了一声,一步上前直接扶住了萧庭月的手臂,她一脸关切眼圈

    微红,回身却是瞪了星尔一眼,复又看向宋恒:“宋恒,你快来看看庭月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受伤……”

    宋恒和霍霆琛一行人都急急赶来,赵妈也带了佣人围上来,一堆人围着萧庭月,许寒雪干脆跪坐在地上,半撑着男人高大沉重

    的身子,强忍着泪意满目焦灼的望着他的脸。

    星尔不知觉就被挤到了人群之外。

    她有些怔怔的看着许寒雪忍着泪意关切询问,又眼睁睁看着她搀扶着萧庭月往别墅里走,隐约还听得她说了一句:“……这么大

    的人了,还做这种蠢事,不让人省心……”

    星尔一下咬紧了嘴唇,是啊,这么大的人了,还做这样的蠢事,连累的他被她砸成这样……

    “寒雪。”萧庭月却忽然开了口,他将手臂从许寒雪手中抽了出来,停下脚步转过身去,目光落在人群之外孤零零站着的星尔身

    上。

    “星尔过来。”他的声音有些虚弱,却格外的好听,格外的温暖。

    星尔站在那里,咬了嘴唇看着他,眼前雾蒙蒙的一片,鼻子酸的不行,脚步却挪不动一分。

    “庭月,你再这样惯着她,她早晚还要惹出大事来!”

    许寒雪的口气极其生硬,星尔不由将头压的更低了一些。

    她真的是丢尽了脸面,也丢了萧庭月的脸面。

    这不是江蓝村了,她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上房爬树不安生了,她得有个姑娘家的样子,行事也要规矩起来了。

    可……

    她就是这样的性子啊。

    可……

    他不喜欢啊。

    “她惹出天大的事来又怎样?”

    萧庭月静静看了许寒雪一眼,一字一句,却是清晰无比:“不劳任何人费心,我都会帮她摆平。”

    许寒雪整个人都僵住了,她说不出一句话,一个字,耳边是一片嗡声,像是魂灵都被震的四分五裂了。

    萧庭月却再不看她,目光落定在星尔身上,复又开口。

    “星尔,过来,扶我上楼。”

    萧庭月再次发话,星尔使劲攥了攥手指,却还是僵硬的迈开步子,向他身边走去。

    秦姒站在傅子遇的身边,红唇嫣然,眸中却一片悲色,她定定看着前方某一处,像是失了魂魄,整个人都沉寂了下来。

    就连宫泽都没有再开口,只是看了姜星尔一眼,就闪开站在了一边。

    许寒雪听着周遭的沉默,她知道,她也终于肯承认,姜星尔,如今她是庭月心尖子上挂着的人啊。

    傅子遇轻轻握了握秦姒的手,秦姒的手指一片冰凉。

    “姒儿?”傅子遇微微蹙眉,为她在他身畔的失神不悦。

    她回过神来,抬眸对傅子遇嫣然一笑,却娇媚无比:“好让人羡慕啊……”

    这口吻依旧轻漫妩媚,可却不知怎么的,让傅子遇觉得话音里透出无边的凄凉来。

    傅子遇垂眸看向秦姒,狭长眼眸里光影浮动,他笑,那笑意却不达眼底:“怎么,我对姒儿不好吗?”

    秦姒娇笑一声踮起脚勾住了他的脖子:“傅先生您对姒儿很好啊,要不然,我怎么会安安心心的待在您身边?”

    傅子遇的眸色却沉了下来。

    他抬手,将秦姒的胳膊推开,嘴角挑出了薄淡的一缕笑,却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过了身去。

    他认识秦姒的时候,秦姒是另一个男人的情妇,哦不对,确切的说,是准情妇。

    那个男人献宝一样告诉他,秦姒还是个雏儿。

    只是,秦姒初.夜没有流血,所以,谁也不知道,也说不清楚,这个所谓的准情妇,到底是不是早就坐实了。

    秦姒也在笑,只是笑到最后,那笑容却比满城落雪还要寂寞。

    她终究还是和姜星尔不一样。

    姜星尔再怎样的不堪,也比她的出身清白。

    放在古代,她秦姒不过是烟花女子一个,一个出来卖.身的女人,想让尊贵无比的金主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名分?

    嗬,痴人说梦。

    秦姒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可笑啊,那个烟花女子却对金主动了一点心。

    星尔走到萧庭月的身边,低了头不敢抬头看他的脸。

    她的任性,她的胡闹,带来的唯一结果就是,伤了他,丢了他的脸面。

    “扶我上楼吧。”萧庭月把手递给她,星尔轻轻的握住,她的手指冰凉,到最后,已然变成是他紧握了她的。

    “赵妈,你先帮我招呼客人。”

    萧庭月吩咐了一句,霍霆琛这些人与他这样亲厚的关系,又怎么会计较什么,也并不用担心会失礼。

    回了房间,星尔扶他在沙发上坐下来,萧庭月脸色依然有些苍白:“星尔帮我倒一杯温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