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姑娘家就要有姑娘家的样子,你给我消停点!
    秦冉这才从包里拿出来一张卡递给秦母:“这上面总共八百万,我留下一百万,余下的妈帮我存好,我可就这一点棺材本了…

    …”

    “放心吧,放心吧……”

    秦母伸手攥住那张黑卡,一张老脸却是快要掩饰不住的笑开花来,秦刚双眸铮亮,盯着那张黑卡恨不得立时夺过来据为己有,

    却还是死死忍住了这份冲动。

    现在总不能把秦冉再激怒,还是这钱确确实实落在了秦母的手里之后,他再行事。

    而此时客厅外,却有一个十**岁精瘦无比的男孩子贴在门缝处,屏气凝神的将屋内人的对话全然都听在了耳中。

    直到最后,秦冉把卡交给秦母,那男孩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姜心安不甘不愿的住了下来,秦家把最好的两个房间都给了她们母女,姜心安却还是抱怨不停。

    秦父秦母却自始至终都好脾气的哄着她。

    又怕她整日待在家里无聊,秦刚又叫了大儿子秦超回来,带了姜心安出去玩。

    秦超在市里的大专上学,就认识了一帮子市里的二代和公子哥儿,其实依着秦超的身份,这些人完全是不带他玩的,可因为秦

    超出手大方,才一点点的摸到了这个圈子的边缘。

    姜心安辅一出现众人面前时,就成了焦点。

    她的容貌在蓉城那种煊赫无比的大都市自然算不上一等一的亮眼,可在这个小城市,却是无人能及。

    姜心安打小又娇生惯养,极其任性,没过几日就弄的这一群公子哥儿为了她打了几次群架。

    她第一次享受到这种众星捧月的快感,虚荣心简直爆棚到了极致,干脆又让秦冉给她在秦超念书的市里租了一套大公寓,一个

    月倒是有二十天都住在那里。

    秦冉疼她,娇纵她,姜慕生从前也把她当作掌上明珠,姜心安自己的小金库都十分可观,秦超奉承的她高兴,姜心安就像是养

    小弟一样养着秦超,可人心总是欲壑难平的,新年将至的时候,还是出了一件让秦冉几乎哭天抹泪恨不得一头撞死的大事。

    而此时的京城,萧庭月下榻的那一栋别墅里,却在星尔的授意之下,挂满了红通通的灯笼,他们将要迎来在一起的第二个新年

    。

    赵妈喜的合不拢嘴的吩咐佣人们收拾着园子,又将灯笼全都亮起来。

    夫人当初活着的时候,过年也喜欢这样的喜庆,说起来,夫人走后,家里多少年没有挂过红灯笼了?

    小少爷的性子冷清,逢年过节都是独来独往,她这个老婆子每每看到除夕夜小少爷也一个人待着,简直是心疼的不行。

    有时候甚至赵妈都会想,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不管白家那个小姐是身体好还是不好,都让少爷娶回来呢,也好过长年累月

    都是一个人。

    可现在赵妈可不这样想了,还是星尔好,长的漂亮,个子也高,吃饭胃口还那么好,健健康康的都不生病,这样的老婆娶回来

    才能生个健康白胖的小小少爷呢。

    “赵妈,我也要挂灯笼!”

    星尔穿了一件毛绒绒的外套,耳朵上还带了雪白的护耳,蹦蹦跳跳的过来,小兔子一样可爱,赵妈看了就喜的合不拢嘴。

    星尔下楼就觉得冷风扑面,冻的她直跺脚,连连搓手,京城冬天风大,冷的让人想哭,星尔全副武装了才肯下楼来。

    “太太您和我说可不行,赵妈不当这个家啊,您得去给我们少爷说去。”

    赵妈是看着萧庭月长大的,总会不自觉的把小时候喊萧庭月的称呼给带出来。

    星尔嘟嘟小嘴,莹润小脸像是小河豚一样鼓起来,跑到萧庭月跟前去撒娇。

    萧庭月一听脸就拉了下来:“胡闹。”

    “哎呀没事儿的,真的,我小时候爬树,我可厉害了,那么高,那么粗的树……”

    星尔比划着,一脸不服气:“我一口气就爬到了树梢上,还掏了个鸟窝呢!”

    萧庭月冷着脸睨她一眼:“姑娘家就得有个姑娘家的样子,你给我消停点!”

    “赵妈把人看好了,不许姜星尔爬梯子上椅子!”

    霍霆琛和傅子遇一行来京城,年前他们这些哥们儿要小聚,萧庭月当然要暂时的尽一尽地主之谊,现下教训完星尔,他就直接

    往大门处去亲迎。

    星尔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前脚萧庭月刚走,后脚星尔直接摘了手套护耳,又脱了羽绒服,跑到树下,三两下就噌噌噌爬

    了上去。

    赵妈还没回过神来呢,星尔就骑在树杈上对赵妈招手:“赵妈,快给我一个灯笼!快点,我在这儿呢!”

    赵妈找了半天,一抬头看到星尔骑在树杈上眉开眼笑望着她,当时魂儿都要吓飞了:“太太您怎么跑到树上去了,您快下来,这

    还在下雪呢……先生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发火的……”

    “哎呀赵妈你赶紧给我个灯笼,我就挂一个,挂好了我就下去,萧庭月没回来我就下去了,他不会知道的……”

    赵妈整个人都懵了,围着树直转圈,好半天才想起来让佣人扛了梯子过来,老人家颤巍巍的亲自爬梯子要接星尔下来。

    星尔却还是不肯,赵妈无奈,只得让人递了灯笼给她。

    “太太,您慢点……”

    “小心脚下……哎呦,慢点……”

    “这树上还有雪呢,您别踩滑了……”

    “知道了知道了,放心吧赵妈,我三岁就会爬树了,长这么大我还没从树上掉下来过呢……啊!”

    星尔话音还没落,脚下踩着冻硬的积雪一滑,一脚踩空,整个人直接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赵妈直接吓的快要腿软跌坐在了地上。

    星尔连喊都喊不出来了,整个人脑子里都变成了一片空白,完了完了,这下子摔下去,绝对要摔个半身不遂了……

    可她却没有摔在**的地面上,却是掉在了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中之后,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萧庭月……”

    落地的时候,萧庭月护着她,硬生生的直接做了人肉垫子。

    这么高的距离,她可是个大人,又不是小孩子,掉落的冲击力该是多么可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