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秦母的脸色当即变了,她和盛若兰的妈是亲姐妹,当年盛若兰嫁给姜慕生,盛家跟着水涨船高,她都要嫉妒死了,好在后来盛

    若兰自己作死,到手的金疙瘩让给了她的女儿,如今这些年她跟着女儿享福,心里不知多得意。

    可前些日子她恍惚听人说起,盛若兰的女儿,就是那个养在乡下的土包子姜星尔,给她的外婆和舅舅舅妈一家在市里买了好大

    一套复式的公寓,专为了他们在乡下住腻了,去城里散心用的。

    她可打听过了,那房子少说也得四五百万,同样都是外孙女,姜心安可从来都是瞧不起她们这些穷亲戚的,秦母自然心里不平

    至极。

    这十几年,她一直洋洋得意,认为自己比姐姐过的好,认为自己在姐妹中是最有福气的一个,可如今,她给女儿要一百万都不

    给,人家盛若兰的女儿,却眼都不眨就给外婆舅舅买了几百万的房子。

    这段时间,秦家人心里都不舒坦着呢。

    “妹妹这话说的可是埋怨爸妈的意思?”秦冉的哥哥再忍不住,直接开了口:“当初是妹妹你自己看上了表姐的丈夫,自己爬的姜

    慕生的床,我们可没逼着你,后来人家姜慕生夫妻恩爱,和你断了关系,还不是爸妈哥哥收留了你,你忘记当初被人戳脊梁骨

    的日子了?现在你穿金戴银,爸妈哥嫂在乡下受苦,你这良心是被狗吃了不行?”

    “既然看不上我们秦家,那我们秦家这小门小户的也装不下妹妹这样的金凤凰,妹妹还是带着外甥女出去住吧,我们可不敢怠慢

    了!”

    秦刚这一席阴阳怪气的话一出口,姜心安当即就炸了,拽着秦冉就让她走:“不住就不住,当我们稀罕这破房子,以后再没钱也

    有点骨气,别找我妈开口要!”

    “你这孩子怎么和你舅舅说话的!”秦母当即就恼了,在她们这一代人眼里,外孙女根本比不上儿子孙子重要。

    更何况姜心安从来不和外租家亲近,他们当然也不待见她。

    “你当你真是千金大小姐呢?你也别瞧不上我们这些穷亲戚,你妈没名没分跟人家半辈子了,你也不过是个私生女,我告诉你,

    你连人家盛若兰的女儿姜星尔都比不上,人家至少还是婚生子,在古代就是板上钉钉的嫡长女,你又算什么?”

    “你也别恼,我给你说的这些可是掏心窝的实在话,外人只会奉承你们,谁和你们说这些!等你妈人老珠黄,姜慕生把你们母女

    赶出去,你们还不是只能回来投奔外公外婆舅舅舅妈?”

    秦母这张嘴,当年也是吵遍全村无敌手,如今机关枪一般的一堆话冒出来,姜心安愣是堵的半天都没能接上话。

    秦母却是越说越激动:“我这人都埋土里快死的人了,还要受女儿外孙女的气,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人家外孙女给钱给房子

    ,我这外孙女回来是要我的命的啊……”

    姜心安气的几乎要把牙都咬碎了,那个姜星尔从哪来几百万,还不是和人家萧家的长公子睡了人家才给她这些钱的!

    她有什么好得瑟的,等将来萧庭月不要她,将她从萧家扫地出门,她倒是要看看,她能有什么好下场!

    “行了……”秦冉脸色雪白,缓缓坐了下来,秦母的话,一字一句都戳在她心窝里。

    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嫁进姜家门是没有可能了,可心安将来怎么办?

    姜慕生如今这样,怕是也指望不上了,想到当年,姜慕生不要她了,她灰溜溜的回来娘家,也确实是爸妈哥嫂收留了她,斩不

    断的血缘关系,父母就算贪心偏心了一点,可她也是父母的亲生女儿。

    关键时候,她能指望的,也不过是这些血亲。

    心安如今还要躲避风头,不能回蓉城去,再和娘家闹翻了,她们母女手里有钱外面人都知道,孤身在南溪生存,就像是锦衣夜

    行,早晚都会被人盯上。

    “哥嫂想要买房子,也是为了爸妈和下一代,我可以理解,但是,这些年心安病着,你们也都知道……”

    秦母和秦刚对视一眼,飞快抹了眼泪,赔笑说道:“这个我们自然是知道,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了,你也不容易,还是多存

    点私房钱在自己手里,爸妈也放心了……”

    秦冉轻轻叹了一声,叫了姜心安:“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我和你外公外婆说会儿话。”

    姜心安梗着脖子不肯离开,秦冉皱了眉:“安安,听话!”

    姜心安狠狠瞪了秦母和秦刚一眼,一脚踢开面前的椅子转身上楼去了。

    秦冉看着姜心安回了房间,这才示意秦母将客厅门关上,秦冉嫂子知趣的躲到另外的客房去了。

    秦冉看着父母哥哥殷切望着她的神情,不由得眼圈一红:“这些年我受了多少气你们心里都清楚,我和你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姜慕生待我不如往昔了,我也不敢再指望他,跟他这么多年,我省吃俭用的也存了一点钱,妈,你替我收着这些钱,拿出来一

    百万给哥哥买房子,余下的,你就存在你的名下,就当我为心安留的嫁妆钱,我没有别的人可以信任了,您是我亲妈,我相信

    您不会害我的……”

    秦母闻言也淌了泪下来:“打断骨头连着筋,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会害你?就算是偏心你哥哥一点,可他是咱们家的

    长子,也是应该的,你放心吧,妈只要一百万给你哥买房子,其他的,都好好的存起来,明天你就跟我去银行,看着我存起来

    ,存折你留着,妈一分钱都不花你的……”

    秦冉也有些动容,“我下半辈子没什么指望了,只希望安安好,爸妈,哥哥,您别和安安小孩子一般见识,将来,安安还要指望

    你们呢……你们多担待她一些。”

    秦母忙不迭的应着,秦刚也连连点头:“妹妹你就放心吧,哥哥就这一个外甥女,怎么会不疼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