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论怎样一次踩死白莲花
    想往先生身边凑,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真以为你是星尔小姐呢?

    宋暖脸上神色变了变:“我,我觉得我这会儿也没那么疼了……”

    东子挑了挑眉,这神色颇像萧庭月:“那怎么行,先生可是交代过了,宋小姐不治好伤,我怎么给先生交代?”

    宋暖蹙紧了眉,她的胳膊根本就没有断,也没有什么骨折,脱臼之类的。

    只不过被箱子砸了一下而已,刚才还有些疼,这会儿也早就疼的不厉害了。

    宋暖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可这个东子,长的人高马大的,又只有一只眼,怎么看怎么让人害怕。

    宋暖不敢硬来,只得一分一秒的煎熬着等着医生过来。

    可等到医生真的过来时,宋暖却全然傻眼了。

    她的胳膊明明完好无损,可那医生竟然一本正经的说,她的手臂脱臼了,需要重新正回来!

    “医生,你搞错了吧,我的胳膊好好儿的……”

    宋暖试图晃一晃手臂,东子却直接摁住了她,语重心长说道:“宋小姐,您可不能讳疾忌医,脱臼多难受啊,医生给您装回来您

    立刻就不疼了,来,坐下来,我扶着您,您忍一下,就忍一下就好了啊……”

    宋暖脸都白了:“我说了我没事儿我已经没事儿了……”

    东子不再看她,直接给医生使了个眼色。

    不过转瞬,宋暖忽然嘶声惨叫了一声,剧烈的疼痛袭来,让她瞬时出了一身的冷汗,额上头发都尽数湿透了,东子两手摁在她

    肩上,她动都动不了,眼泪喷涌而出,哭的整个人都抽搐了,那医生这才慢悠悠的将她的手臂接了回来。

    “好了好了,您看现在不是没事儿了……”东子松开手,宋暖整个人几乎虚脱了一样软软靠在了椅背上。

    就算从小学跳舞练功,她也没有疼成这样过……

    好好的胳膊被人弄脱臼再接回来,她平白来医院受了一趟罪。

    那个男人,瞧着温文尔雅沉稳成熟,怎么这般行事狠辣,那姜星尔跟着他,一言不合少不得也要受一番磋磨。

    她以后见到这人,定然有多远躲多远,绝不会再靠近半分了。

    东子好意询问宋暖要不要送她回去,宋暖连连拒绝了,东子也并不曾再坚持,送了宋暖到楼下,又似笑非笑叮嘱了一句:“宋小

    姐以后有哪里不舒服或者怎样,不用打扰我们太太,只管来找我就行了,必定为宋小姐处理的妥妥当当。”

    宋暖哪里还敢再来找他,含糊敷衍了两句就匆匆告辞,出了医院不等公交车,直接打车回了学校。

    回宿舍后让朋友打听了姜星尔的动向,得知她请了假今晚不回来住,不知怎么的,宋暖竟是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是夜。

    星尔像是在载浮载沉的梦境里。

    梦境里有他微凉的唇,也有他滚烫的胸膛。

    萧庭月俯身吻她绯红的脸颊,星尔抬起手臂软软勾住他的脖子:“萧庭月,从今往后,你不许提别的男人,我也再不提其他女人

    ,好不好?”

    他结实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影影重重之中,墨色淬染的瞳仁里幽沉光芒浮动,星尔看到他微微点头,薄唇落在她的眉心处,

    她的心第一次缓缓落在了实处。

    她不要再那样患得患失,像个怨妇,她也不要再动辄哭哭啼啼,脆弱无比,她是姜星尔,她是永远都打不垮也不会倒下的姜星

    尔……

    ……

    离蓉城数百里的那一个小县城叫溪南,是出了名的贫困县,除了一条新建的街道还勉强能入眼之外,其余旧城区,在姜心安的

    眼中,连蓉城下面的小镇都比不上。

    秦冉的父母在溪南县下属的村子里盖了一栋别墅,而这些年,因为家中孙子孙女上学的缘故,他们举家搬到了溪南县城来。

    新买的房子可比不得乡下的别墅宽敞,祖孙三代住在一起,免不了摩擦重重。

    秦父秦母数次给秦冉抱怨,要她拿回来一百万买新别墅再装修,若是平日里,秦冉眼都不眨就拿出来了。

    可这些日子,姜心安换了新的肾脏花费无数,姜慕生也待她们娘俩不如往昔,秦冉一直在做小伏低,哪里还敢开这个口。

    更何况,姜心安这一次闯了大祸,她们母女俩简直像是被发配回来的一般,姜慕生来时说的很清楚,要让萧家消气,她们少不

    得要委屈一段时间,好日子是别想过了,但基本的衣食住行还是有保障的。

    因此,秦冉和姜心安这一次回老家,预备要住半年时间,姜慕生却只留了一张存款五十万的卡。

    寻常人来说,这些钱已经算是丰厚,但秦冉和姜心安在蓉城挥金如土惯了,五十万,姜心安平时眼皮都不夹一下,而秦冉随便

    买个首饰也不止这个价钱,她们自然觉得委屈至极。

    秦父秦母和秦冉的哥嫂一开始欢天喜地的接了她们回来,寒暄几句之后,话音里就带出了要钱的意思。

    秦冉看着自家父母哥嫂的嘴脸,不免心中不悦,话音里也带出了几分烦躁:“这些年给你们的钱少说也有几百万了,如今一见面

    还是要钱,你当我是姜家明媒正娶的少奶奶的,手里攥着钱罐子呢?”

    哥嫂的脸当即拉了下来,秦母已经抹着眼睛哭起来:“你哥嫂没本事,养活四个孩子哪一样不需要钱?家里就你一个有能耐的,

    父母不指望你指望谁?”

    “心安打小有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你们关心过我们母女的死活吗?我先把话说在明处,这一次我带心安回来,要住最

    少半年,能不能回去蓉城还是个未知数!”

    秦冉说到这里,也不免委屈了起来,同样都是女儿,偏生一个恨不得供起来,一个却要踩在泥地里去。

    安安这么小,又常年病着,一时做了错事,当姐姐的就不能大人大量松口算了?

    秦母闻言也不由得一惊:“这是怎么说?是不是你得罪了姑爷了?我给姑爷打个电话问问,你总住在娘家可不行……”

    “什么姑爷,他算我们家哪门子姑爷?人家是盛家人的姑爷,我们秦家可没这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