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3章 今天晚上你回来住,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可在他开口这一刻,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手一点一点的捏碎,成了一地狼藉的齑粉。

    “我不管你是从哪里听来了什么,还是你看到了什么。”

    “姜星尔,这些话我今日只会对你说一遍,你最好听清楚。”

    星尔忍不住缓缓抬起头来,红肿的眼瞳睁大,她看着他,那眸色里一片的脆弱和无助。

    要他不自禁想起两年前的她。

    她那一双漂亮野性的眼瞳里,烈烈火光仿似永生永世都燃不尽一般。

    她一次一次追着他跑,她骑着单车像是一阵灼烫的风一样追着他跑。

    她信誓旦旦的说,她就是喜欢他,就是要和他在一起。

    那时候十六岁的她,十七岁的她,和如今十八岁的她,十九岁的她,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是谁让那些光芒熄灭了,又是谁,让那灼烫的风也变的冷却了下来。

    他曾经那样不喜那个野蛮而又放肆的姜星尔,可如今她满身的刺因为他一根一根的折断,她蜕变成这样,他却更是烦躁不安。

    他和白芷早已成为过去。

    在白芷选择和别的男人订婚那一刻,他就再没有想过回头了。

    只是有些事,有些人,留下的印迹太深。

    只是一个人一辈子最叛逆最投入的那一段时光,是无法轻易忘却的而已。

    并没有那么的复杂,也并没有她所想的,这样龌龊。

    “我承认,我和白芷是初恋,我们当年很相爱。”

    星尔像是蓦地被人刺中了心房,她整个人剧烈颤了一下,下意识一般,轻轻的抱紧了自己的双臂。

    “如你所说,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而且因为她身体的特殊性,合适的配型很难找到,她没有办法像正常人一样结婚生子,所以

    ,我和她的恋情当时受到了很大的困扰。”

    他说这些的时候,口吻依旧是平静的,甚至像是在讲述和旁人的故事,和他全无关系。

    可星尔却看到他那一双深的几不见底的眼瞳里,更深的却是一种怅惘和难言的低落。

    他自己或许都不曾察觉到,在他说起和白芷的往事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变了模样。

    “后来,也许是大家都累了,她和我分手,直接去了美国与人订婚结婚了,而从我们分手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也并未曾有过什么联络。”

    萧庭月平和的将这一切说完,复又看向星尔:“如果上了床我就要选择结婚,那么在你认识我之前,我大概已经有了妻子。”

    他伸出手去,温润干燥的掌心落在她微凉的发丝上,他的声音低沉里却又好似带了一丝丝的无奈:“姜星尔,我娶你并不是因为

    我们睡了,我不让你要孩子也并不是因为白芷,你如果想要一个孩子,等你毕业之后,我们就要孩子。”

    “可你不喜欢我……”

    星尔一直掉不出来的眼泪,忽然就夺眶了。

    “我没有龌龊到不喜欢一个人却还一遍一遍的和她上床。”

    “可你从来都没有和我说过你喜欢我……”

    星尔扬了脸,眼泪落下来,视线却清明了,她看着他,哭的委屈:“我一直都在患得患失,我像是走在快要裂开的冰层上,我不

    知道我什么时候就会掉下去……萧庭月,你如果不喜欢我,我就会死,我真的会死的……”

    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样的招数,也亏得是姜星尔在用。

    换一个别的女人这样在他面前试试?

    萧庭月怕是早已让东子直接把人拎出去滚蛋了。

    “我做的难道不够?”

    萧庭月微微拧了眉,落在她头顶的手掌缓缓滑落下来,直接箍住了她纤细的腰,然后将她抱起来放在了膝上。

    她哭的一脸 眼泪,还真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哭起来不顾形象,把整个人都搞的一塌糊涂。

    萧庭月捧住她的脸,双手拇指轻轻抚过她的眉梢眼角,将那些眼泪尽数抹去:“姜星尔,我已经三十岁了,过了那个把肉麻矫情

    的话都挂在嘴边的年纪,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每天都有无数的决策等着我开口决定,我很忙,我不能把所有的心思都放

    在哄你开心上,我既然已经公布了和你的关系,那么你就不要再胡乱猜想,我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我也不是闲着没事儿找个

    人结婚玩玩,所以,今日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发生一次,明白了吗?”

    星尔乖乖的点头,双手抱住他,把脸贴在他胸口处轻轻的哽咽:“那你说你喜欢我,我以后就再也不问了。”

    萧庭月似是被她弄的哭笑不得,忍不住低头在她幼嫩的脸蛋儿上轻咬了一口:“今天晚上你给我回来住,不弄死你我跟你姓!”

    星尔瘪了瘪嘴,哭过的嗓子哑哑的,却带着说不尽的媚人:“这可是你说的,你到时候要是不跟我姓,我可要说出去让你没脸的

    ……”

    萧庭月低头,额头与她的抵在一起:“说什么出去?说我没在床上……弄死你,嗯?”

    星尔抬眸瞪他:“你少来这一套,别想把话题给我转开,要不然我给你没完……”

    “这样凶的小东西,我怎么会喜欢上的,一定是你给我吃了**药了……”

    萧庭月说完这一句,忽而低头,温凉的唇轻轻落在星尔的唇上,小姑娘全然惊呆了,怔怔的睁大了眼睛不知道闭上。

    萧庭月失笑,抬手覆在星尔眼瞳上,一点一点加深了那个吻……

    ……

    宋暖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那个渺了一目的男人门神一样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边。

    姜星尔和那个男人到了医院略作停留了五分钟就离开了,只是把这个下属留在了医院,告诉她,有什么事情需要做什么,直接

    吩咐这个叫东子的就可以。

    宋暖又偷偷看了那个东子一眼,这人怎么看怎么让人心里发慌。

    正主都走了,她还在医院干什么?

    “宋小姐稍等一下,马上医生就会过来给您正骨了。”

    东子瞧出了她的不耐烦,不冷不热的安抚了一句。

    她既然说胳膊不能动了,那他就能让医生说她的胳膊脱臼了要重新装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