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你的心里,一直都在爱着你的初恋情人白芷对不对?
    “自己不看好自己的男人,还有脸生气?”

    “你又不是我男人。”

    “你说什么?”

    星尔忽然转过身来定定看着他,纤细手指却戳在了他心口处:“你现在敢说你心里只有我一个吗?”

    萧庭月眉宇间的柔色一点一点的淡去了,星尔却咬了嘴唇,眉眼之中灼灼如火一般望着他:“萧庭月,有男人喜欢我,接近我,

    你会吃醋发脾气,有女人想要接近你,你也不给任何机会,你说让我看好自己的男人,那么你告诉我,你的身体你的心,是不

    是全都忠于我的?”

    东子差点将车开到了马路牙子上去,太太……也真是,年轻气盛,年轻气盛啊。

    其实很多夫妻,不都是糊糊涂涂的过一辈子吗。

    先生对她好,先生承认她的身份,先生护着她,疼着她,这些,不都够了?

    等到十年八年以后,什么陈年往事也都化成尘土了,又为什么非要如此的咄咄逼问?

    可他却不敢开口去劝。

    “姜星尔,我记得我说过的……”

    “贪心不足的女人最不可爱,是吗?”

    星尔忽然轻轻笑了一笑:“是啊,我该知足了,我现在是萧太太,萧庭月的妻子了呢……”

    萧庭月蹙眉望着她,他这些年不近女色也并非是因为他清心寡欲,实则就是因为女人天性多疑敏感,最爱猜来猜去自己想入非

    非,不知平添多少麻烦。

    他惯来不是爱说什么承诺什么的性子,可他做的这一切,难道她都不看在眼里?

    他承认,他的心里此时此刻还并未能全心全意只装着她一个,毕竟什么事都需要一个过程。

    他把过去的一切都斩断,也将白芷和那一段失败的恋情留下的阴影和困扰一并开始从心底除去。

    他想要和她开始 一段新的历程,他是喜欢她的,就这一点,就足够了。

    但她……实在是太贪心。

    这么多年过去,对于感情两个字,他再也做不到像年少轻狂时那样全心全意的付出投入了。

    “你心里,一直都在爱着你的初恋情人白芷对不对?”

    星尔忽然开口的一句,似将空气都凝滞了,东子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一颗心突突跳着,想要回头看一眼,脖子却好

    似僵硬了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萧庭月一直没有开口。

    星尔缓缓转过身去望着他。

    她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震怒反而消弭了下去,更多的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复杂的情绪。

    他的眸色里翻搅着沉郁的情绪,他在看着她,却又像是根本未在看着她,那样黑的瞳仁里,是她看不透的伤逝。

    为着那个她知晓存在却从未谋面的女人。

    人的心真是贪婪啊。

    星尔缓缓垂了眼眸,心脏里的疼,不知该怎么去形容,膨胀着的都是酸都是涩,苦的她,泪都落不下来。

    曾经以为,只要他肯理她,她就心满意足了。

    再后来,得到了他的温柔他的人,却还想得到他的心。

    可他的心是海底的月,他的心是隔岸的灯火,她就站在他的心门外,他却不给她跨进去的机会。

    这沉默煎熬着人心,这死一样的沉默,却比死还要让人难受。

    星尔实在受不住,她快要疼死了,她一分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东子哥,你把车停一下……”

    “太太,这里不能停车,要过完这个路口才可以……”

    东子小心翼翼的说着,星尔却像是失了理智,竟是伸手就去拉车门扶手——

    “姜星尔!”

    萧庭月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拽了回来,车门已经被她拉开,星尔整个人都被抽去了脊骨一样,手脚都是软的,她抬眸看了他一

    眼,泪却飞快淌了下来。

    萧庭月脸色难看至极,他倾身将车门关上锁死,抬手直接按了按钮降下隔板。

    “这些话,是谁告诉你的!”

    他攥着她的手腕,声色沉沉,锐利无比。

    星尔唇角一点点勾起来:“没有人告诉我,上一次去你的书房,我无意间看到的。”

    她不能把秦姒给卷进来,毕竟,不管秦姒说话多么直白尖刻,她都是一片好意。

    蓦地一阵 剧痛袭来,好似手腕都要被人折断了一样。

    星尔死死咬着嘴唇,眼眶里摇晃的泪却已经干涸了。

    这疼,和她心上的疼,又怎能比拟呢。

    “你很爱她吧?”

    星尔嘴角的笑意弥漫的越来越深:“所以,这么多年了,你连个绯闻女友都没有,那位许小姐那样优秀,那样爱慕着你,你却丝

    毫都不动心……”

    “如果不是因为和我上了床,你也不会让我接近你的对不对?”

    “你的书房里都是你和她的回忆,所以我进去了你才会大发雷霆因为你不允许任何人破坏你和她美好的回忆对不对……”

    “因为她的身子太柔弱不能生孩子,所以你也不愿意让我有你的孩子,是不是?”

    “你的心里藏着一个女人,你为什么要我做你的妻子?萧庭月!我可以接受你不爱我,你讨厌我,可我不能接受你心里装着别人

    却要和我在一起!”

    星尔忽然用尽了全力将他狠狠推开:“萧庭月……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我再不要和你在一起了……我的心实在太疼了,我从来没

    有这样疼过……”

    她说到最后,整个人都蜷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她疼到了极致,可她哭不出来,她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当初秦姒和她说这些的时候,她信誓旦旦的说,她不在意,她不怕,就算他是一块石头她也要把他焐热……

    她也一直都以为,自己向来都是极其洒脱的性子,她不会将这一切都放在心上。

    可她低估了自己,她低估了自己对他的爱有多深,她也低估了一个女孩儿的承受力。

    原来这一切,早已深深压在了她的心上,流在了她的血脉里,专等着一个时机,像是**溃脓的伤口一样,忽然就爆发了出来

    。

    “说够了吗?”

    不知多久,萧庭月缓缓开了口。

    他的声音透着一种陌生的冷和薄淡的讥诮,星尔原本以为,她的疼已经到了极致,可在他开口这一刻,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

    心脏,被一只手一点一点的捏碎,成了一地狼藉的齑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