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她不会嫁人了,她也笃定不会有人喜欢这样的莘柑…...
    “我生病了,体力欠佳,今日你多辛苦一些吧。”

    星尔:“……”

    也真是难为他了,这样一本正经的口吻,说着最难以启齿的事儿。

    星尔双颊滚烫通红,低了头咬着嘴唇,好半天才嗫嚅一声:“萧庭月,我不会……”

    她从来都是被他蹂躏的那一个,她根本都不知道这样的姿势她该怎样做。

    萧庭月的眸光里燃着滚烫的火光,可比火光更热烈的却是他滚烫的掌心……

    他的掌心落在她纤细的腰上,缓缓抬起,又重重落下……

    星尔媚着声音低呼了一声,就绵软如泥的伏在他胸口细细的哽咽起来。

    光影在窗帘的缝隙里轻轻的闪,窗帘下面长长的流苏就在光影里一下一下的轻轻晃。

    不知道外面是飞雪漫天,还是已经雪霁初晴,管他呢,管他是今夕何夕。

    此时是她在他的怀中,此时他吻着的,爱着的那个人,只是她姜星尔而已。

    …………

    莘柑缩在宽大的羽绒服里,但凡有人从她身边走过,她都会慌乱的低下头,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埋起来。

    苏苏坐在她的身边,轻轻握着她的手。

    星尔上午给她回了电话,嘱咐她来陪着莘柑手术。

    萧庭月生病竟然这般黏人,她还没说出来要去陪着莘柑,他就沉着脸不肯理她了。

    星尔只得作罢。

    美国专家刚才看了她脸上的伤痕,神色好似有些严峻。

    莘柑实则对自己脸上的伤能痊愈早就没有了任何希冀。

    只是她不想让星尔担心,也不想让星尔失望。

    姜心语死亡一案,像是在她心里打了一个死结,她怎样都无法释怀。

    虽然凶犯已经被抓住了,案子也结了,此事与星尔再无任何关系,可莘柑就是觉得心里有一股莫名的不安。

    不过,她现在是萧庭月的太太,依着萧庭月如今如日中天的地位,必定能护她周全。

    她也就不用再为她而担心了。

    姜心语死了……

    那么以前所有的事,就此揭过了吧,莘柑实在不敢再让星尔听到任何的风吹草动。

    她素日里也是头脑清醒又聪慧的女孩儿,可是只要任何事牵连上她在意的人,她都会冲动到失去理智。

    可就是这样的姜星尔,才让恨不得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啊。

    “莘柑,你别害怕,这些专家都特别厉害,你脸上的伤一定会好起来的。”

    苏苏以为莘柑是担忧害怕,就柔声的安抚着她。

    苏苏和星尔关系亲厚,而星尔又这样护着莘柑,苏苏自然心里也把莘柑当姐妹一样。

    莘柑闻言却摇了摇头,她并非是害怕,也并非是渴望着脸上的伤能完全好起来。

    她的心里压了太多太多的事,对于脸上的伤,她实则是有些矛盾的。

    没有人不爱美,她希望脸上的伤能好起来,可却又害怕姜心恒重又纠缠上来。

    那一日的噩梦,翻来覆去在深夜里上演。

    莘柑无数次的从噩梦中惊醒,身上冷汗淋漓,她哭着,尖叫着坐起身,多希望那一日的事也只是噩梦的片段……

    可却都是妄想。

    姜心恒玷污了她,虽然只有那一次,可她却也不干净了。

    还有那些录像,握在姜家人的手中,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让她日夜难安。

    而更让她提心吊胆的却是,姜心恒玷污她之后,她被姜心恋留在别院很久,他们连避孕药都没有给她吃。

    而等到她可以离开姜家的时候,早过了72个小时。

    她几乎整夜整夜的无法闭眼,她害怕所有的丑事都被翻出来,她也害怕姜心恒再来纠缠,她更怕,她会怀上姜心恒的孩子……

    好在上天垂怜,她的例假如期而至。

    “莘柑,手术准备好了,我送你进去吧……”

    苏苏轻轻拉了拉莘柑的手,莘柑蓦地颤抖了一下站起来,她死死的咬着嘴唇,眼睫上却有泪缓缓的落下来:“苏苏,对不起……

    ”

    “莘柑,说什么对不起啊?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苏苏见她忽然哭了,也慌了起来,赶紧翻出纸巾给她擦眼泪。

    莘柑的眼泪却掉的更凶:“苏苏,你去告诉星尔,你就说……我,我不想做手术了……”

    她实在不想再和姜心恒这个人有任何的牵连了。

    如果有幸,她脸上的疤痕真的去掉了,姜心恒一定还会回来纠缠她。

    虽然,她已经被他玷污了一次,一次和一万次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可同样的噩梦,莘柑实在不想再去做了。

    “莘柑,你为什么不想做手术了啊?这样厉害的专家,他们一定能把你脸上的伤修复好的,你还能和从前一样……”

    莘柑只是摇头,哭着不停的摇头,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像是怎么都止不住。

    “苏苏,你不知道,其实有这伤也挺好的,之前姜心恒还想来纠缠我,可一看到我的脸,他立刻就走了……”

    莘柑抿了抿嘴唇,抬手擦掉眼泪,她抬起脸,想要对苏苏笑一笑,可泪却又滚滚落了下来:“我想了好久了,我知道星尔是好意

    ,我也知道我这样做辜负了星尔的好意,她一定会很生气,可是这一次,我还是决定了……”

    “我们还有其他办法,莘柑,你也看到新闻了,星尔如今是萧家的少夫人,有她护着你,只要她一句话,姜心恒什么都不敢做了

    ……”

    莘柑闻言却轻轻摇了摇头。

    是啊,星尔可以护着她,姜家也不会再难为她,可星尔嫁入萧家立足未稳,她又怎么能事事都去麻烦星尔呢?

    如果因为她的缘故,让星尔不讨萧家人的欢心,她今后的日子肯定更难过了。

    更何况,如今一切都安定了。

    弟弟在那所学校里逐渐适应了下来,他的成绩越来越好了,人也活泼了起来。

    小孩子还是健忘的,健忘好,总好过大人,一辈子都对那些阴影,耿耿于怀。

    爸爸的身体也逐渐痊愈,而她,虽然脸伤了,可也能养活自己。

    她这辈子也不打算嫁人了。

    她也笃定,不会有人再喜欢这样的莘柑。

    一个人过其实也挺好的。

    何必寄人篱下卑躬屈膝的讨别人的欢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