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发着烧体力也这么好……
    他掀开被子下床,星尔的目光像是被烫到了一样,飞快从他线条流畅性感的腰臀处掠过,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宋恒上来之后,星尔重新测了体温,没有再发烧了,只是病还没有痊愈,这些日子仍旧需要静养。

    萧庭月倒是真的有些发烧起来。

    宋恒给他检查完,笑着打趣了一句:“要不要打一针退烧针?见效更快一些。”

    萧庭月淡淡看了他一眼:“宋医生打针的技术我可真不敢恭维。”

    宋恒医术高超,可唯有一点,别人生病他很快搞定,可轮到自己,他却束手无策。

    有一次他给自己打针,好像差一点把针头都弄断在屁股上了。

    这个趣事也只在几个兄弟之间流传,星尔还是头一次得知。

    她不免有些好奇:“宋恒哥,针头如果断在屁股里了,真的会顺着血管跑到身体里去吗?”

    小时候经常被老人这样吓唬,星尔也特别的害怕打屁股针。

    宋恒老脸通红,却还是一本正经道:“那都是胡扯,别听老一辈瞎说!”

    “那你后来怎么办了?”

    “我是差点断了,又不是已经断了,拔出来不就行了!”

    宋恒站起身,收拾好医药箱,留给萧庭月了两盒药,直接告辞走人了。

    真是重色轻友,都多少年前的陈年往事了,还一个劲儿的提,他不要脸吗?

    ……

    “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在吃药?”

    星尔此时面对他,还有些胆怯。

    两个人昨夜闹的那么凶,又怎么当作完全没发生什么事儿似的坦然相对?

    “没那么娇气。”

    他垂眸,语气清淡。

    修长手指拆开药盒,将药丸剥出来直接放进了口中。

    “哎……还没给你倒水呢!”星尔急的想要阻拦,萧庭月却面不改色的直接将药咽了下去。

    “萧庭月……”

    “习惯了。”

    萧庭月将药盒放在一边,星尔却红了眼圈,这人从前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都没个人来心疼心疼吗?

    她翻身下床,重又兑了一杯蜂蜜水端过来:“喝点水吧,嘴里会很苦的。”

    萧庭月定定看着她,看着她眼圈都红了,他心情却微妙的好了起来。

    “你喂我。”

    星尔抬眸,含了水汽的眸光中带了淡淡的讶异。

    “我病了,没力气。”

    他说的异常坦然,眉目安定的看着她。

    明明方才还说自己没那么矫情的。

    星尔抿了抿唇,却没有说什么,端了水杯送到他的嘴边。

    他却不张嘴。

    星尔越发不解:“萧庭月……”

    “我说了,你……喂我。”

    “我是在喂你啊……”

    星尔茫然,却在对上他略带着淡淡笑意的视线时,骤地明白了过来,立时一张小脸烧的通红一片,杯子都要端不住了:“萧庭月

    ……我,我还没刷牙呢……”

    “我嫌弃过你?”

    男人微微撩眉,薄唇间弥漫笑意更深。

    星尔垂了眼眸,再不知该说什么。

    好一会儿,她才将蜜水送到口边,含了一口在口中,走到他身前站定,却迟迟未曾俯身将蜜水渡给他。

    萧庭月伸手,轻轻握住她纤细腰肢一带,星尔整个人立时扑在了他怀中。

    他一手扣住她后脑勺,一手贴在她细腰上将她向自己怀中揽紧。

    唇舌撬开她柔软唇瓣,温热的蜜水缓缓涌入他的口中,萧庭月一点一点的咽下,喉间苦涩骤然消弭无踪,他却将她拥的更紧。

    “现在告诉我,以后……还会不会见方晋……”

    星尔忽然轻轻咬住了他的嘴唇,不要他再说下去。

    她纤长卷翘的睫毛垂下来,覆住了她眼底所有的情绪,可她的身子却柔软下来,水一样偎在他的胸前:“萧庭月,这么久了,我

    有多爱你,你真的不知道?”

    他的手指摩挲着她腰间细滑的皮肉,声音沙哑轻漫:“我要你自己说出来。”

    星尔唇间溢出苦笑:“萧庭月,如果我这一辈子变心了,就让我不得好死……”

    他忽然翻身将她狠狠压在了身下,星尔瞠大了双眸怔怔看着他:“这样……够了吗?”

    他沉沉的瞳仁里映出小小却又脆弱的一个她,在他的面前,她所有的一切都溃不成军,她没有底线,没有心防,没有退路,只

    有一腔孤勇的向前,再向前。

    萧庭月抬手,拇指指腹摩挲着她的眉眼,她的眼圈一点一点的红了起来:“萧庭月,我爱你,我从来都只爱你……”

    他眼中深沉的色泽一点一点的淡去,眉眼之中有温柔的光芒浮出,他低头,吻在她的眉心处:“姜星尔,这是你自己说的,一辈

    子不会变心……”

    她闭了眼点头,使劲使劲的点头。

    “你不负我,我也不会负你。”

    耳畔忽然传来的声音,让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她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瞳望着他,可他却将她的脸揉在怀中,不许她来看他此刻

    的神情。

    “萧庭月……”

    星尔的声音轻轻的颤抖着,无法遏制的颤抖着。

    “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好不好?”

    秦姒曾说,她太傻,什么都不知道要,他也曾说,像他们这样的人,是没有感情的……

    可是如今,她守得云开了,是不是?

    萧庭月却不开口,只是更深更深的吻住了她……

    ……

    原本以为这人今日发烧,大约不会有精力体力再折腾她了,却没想到生着病兴致也这么的好。

    做了一次,他却好似还没有罢休的意思,两个人手脚纠缠在一起,满室都是旖旎气息。

    “萧庭月……你还在发烧,要好好休息……”

    星尔病还未痊愈, 不消片刻就觉得手脚绵软,身上香汗淋漓,再忍不住,就哑了嗓子轻轻的劝。

    萧庭月身上热度惊人,星尔只觉得抱着他仿若是抱着热烫的炭一般,一场欢爱结束,她周身都出了粘腻的汗,只觉格外不舒服

    。

    就轻咬着他下巴,柔声哄他:“去泡澡好不好?身上都是汗……”

    萧庭月修长手指拂开她鬓边散乱的湿发,微哑的嗓音里还带着情预味道:“洗完还不是要再出一身的汗……”

    话音落定,星尔却被他长臂一捞直接翻身压在了他的胸前。

    “我生病了,体力欠佳,今日你多辛苦一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