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相拥入眠
    他的眉宇微微蹙紧了,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多的眼泪。

    星尔的嘴唇轻轻蠕动了几下,萧庭月微微低了头,他听到了她细碎的声音:“萧庭月……”

    “是我。”

    他轻声回应。

    攥住他衣襟的手指攥的更紧了,她的泪汹涌而落,萧庭月听到她近乎呜咽的一声:“对不起……”

    那攥着他衣衫的手指像是攥住了他的整颗心脏,萧庭月静默站在那里,久久无声。

    安静的雪花落下来,落在她冰凉的泪痕上,萧庭月终是低了头,他的唇贴在她眉心,轻轻吻下:“姜星尔,我们扯平了……”

    雪落无声,他抱着她一步一步走回别墅主楼。

    他的胸膛滚烫如火,却好似怎样都无法把她冻僵的身子温热。

    卧室里开了极足的暖气,她躺在柔软温暖的被窝里,却还在不停的喊着冷。

    宋恒连夜赶来给她推了退烧针,可她却仍是一忽儿满头大汗,一忽儿冻的整个人都在发颤。

    烧的厉害的时候,整个人不停的说着胡话,不是念着萧庭月的名字,就是哽咽着喊妈妈。

    其实她平日里几乎从不提起盛若兰。

    萧庭月也以为,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逝世了,她对母亲的印象已经很淡很淡了。

    可此时,她却在不停的唤着盛若兰。

    萧庭月试着握住她的手,可她的手指冰凉,一直都在簌簌颤栗。

    “星尔……”

    萧庭月将她额上的退热贴揭下来,又换了新的。

    她睡的很不安稳,不时就受惊了一样整个人剧烈颤抖抽搐起来。

    萧庭月眉宇深蹙,干脆将身上衣衫一件一件褪去,然后掀开被子在她身边躺下。

    男人属阳,天然身上体温就高一些。

    他将星尔整个揽入怀中,把她颤栗的身子紧紧贴在胸口处,温热的掌心熨帖在她后背,一下一下安抚的轻轻拍着她。

    星尔竟是真的渐渐睡的安稳了一些,虽仍会不时的睡梦中哽咽,却好似不再会像方才那样梦中抽搐哭喊着醒过来。

    萧庭月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大约是在她睡的安稳了一些之后。

    星尔后半夜退了烧,在萧庭月怀中,像是怀抱着一个天然暖炉一般,舒服的不得了。

    她这一觉睡的很沉很香,早晨睁开眼的时候,除却还有一些微微的头痛鼻塞,几乎没有其他严重的症状。

    可星尔却察觉到了萧庭月有些异样。

    他身上温度一向很高,可却是正常范畴之内,但是现在,触手摸到的肌肤却是一片滚烫。

    星尔轻轻从他怀中挣出来,她一动,萧庭月立时也醒了。

    “你……发烧了……”星尔小心翼翼的开口,萧庭月醒过来才觉得嗓子痛的厉害,头也懵懵的。

    他偏过脸咳嗽了几声,不由得眉宇深蹙。

    这么些年,他连小感冒都很少有过,可现在,他竟然发烧了……

    因为抱了冰疙瘩一样的她睡了一夜的缘故?

    萧庭月瞥了一眼星尔,她肤色不再如昨夜那样雪白一片,微微透着血色的绯红,倒是有几分娇艳。

    想要开口说话,可嗓子里实在疼的厉害,让他忍不住又咳了几声。

    “是不是嗓子疼?”

    软软的小手轻轻抚在了他的额上,莹润的瞳仁立刻就忧心忡忡的缩紧了:“很烫……该是发烧了。”

    星尔翻身下床,赤着脚直接跳到地上,萧庭月眉头一簇,想要开口阻止,可嗓子疼的火烧一样,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星尔翻出一片宋恒留下的退热贴,折身走到床边,见他额前微微凌乱的头发拂开,抿着嘴唇,轻轻的把退热贴贴了上去……

    “你先贴一会儿,会舒服一点……我让宋恒上来给你看看,要不要打针或者输液……”

    星尔一边说着一边倒了温热的水又加了一点蜂蜜端过来送到他嘴边:“先喝点水,润润嗓子……”

    萧庭月半靠在床头,就着她的手直接喝了一杯水,这才觉得嗓子微微舒服了一点。

    他抬手就要揭下额头上的退热贴:“我不贴这个。”

    小孩子的东西,他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贴这玩意儿像什么样子。

    星尔却摁住了他的手不许他揭下来,小姑娘皱了眉毛瞪着他:“你在发烧,退热贴会让你舒服一些,我发烧的时候,宋恒哥不是

    也给我贴了?”

    “你还小。”

    萧庭月声音沙哑,捂了嘴又低低咳嗽了几声,“这东西压根没用,你让宋恒给我几片退烧药就行了。”

    “没用你也先贴着,不能随便吃退烧药,总要让宋恒先看看为什么发烧。”

    “你说为什么发烧。”

    萧庭月抬眸定定看着她。

    丝滑的被子从他健硕的胸前滑下来,堆在了劲瘦平坦的腰腹处。

    他身上什么衣服都没穿……

    星尔不由得抿紧了嘴,脸上火烫一片,她不敢看他的眼神,偏过脸去看着窗外,小声嗫嚅了一句:“天气太冷了,你是受凉了也

    说不定……”

    “我冬天洗冷水澡也没有生病。”

    星尔头压的更低了一些:“那,是不是,是不是我传染你的……”

    “我和你又没有亲密接触。”

    星尔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萧庭月抬手把退热贴撕了下来,然后伸手把小姑娘拽到身前,将那退热贴直接贴在了她额头上。

    “我,我不发烧了……”

    “那你脸怎么那么红。”

    星尔咬了咬嘴唇,越发说不出话来了。

    “让宋恒上来,你再测一测体温。”

    萧庭月发了话,星尔这才大松了一口气,转身向卧室门走去。

    刚走了两步,萧庭月却又叫住了她:“回来。”

    星尔乖乖的转回来:“怎么了?”

    萧庭月睨了她一眼:“你就穿成这样出去?”

    星尔一低头,脸都红透了,她昨晚病着,一直昏迷不醒,衣服都没换。

    可他不知什么时候把她脱的光溜溜的,屋子里暖气开的很热,她都没注意到她两条腿都光着,就上面穿了一件打底的紧身毛衫

    ,堪堪只遮在臀上……

    星尔脸烧的通红:“我,我去穿衣服……”

    “算了。”

    萧庭月看她一眼,攥住她的手腕直接把她拉到了床上来:“你躺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