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5章 别碰我……萧叔叔会生气的……我已经有老公了…
    威尔斯有什么不好,他要跟着偿命?

    当然还是命更重要……

    可是威尔斯这个小没良心的小白虎,他兢兢业业照顾了它快三年了,也没见它给自己个好脸色。

    他对这小爷可丁点办法都没有。

    那只能让太太回来安抚威尔斯了。

    东子立时做了决定。

    萧庭月上楼,推开主卧门,并没有开灯,他直接走到了落地窗前。

    他一向烟不离手,可是此刻,点了烟却连抽一口的兴致都没有。

    偌大的园子里安静无比,甚至落雪声都细微入耳。

    东子的身影很快出现在雪亮的大门处,他该是追出去找她回来去照顾威尔斯了吧。

    片刻之后,大门那里出现了一道身影,看身形该是东子,却并不见她的身影。

    萧庭月夹着烟的手指蓦地一紧,下一刻,就见东子向别墅主楼这边狂奔而来。

    他的手机方才亲手砸了,东子该是因为联络不上他才会这样。

    是姜星尔是出了什么事?

    还是另有变故……

    萧庭月已然转过身去,他几步穿过偌大的卧室,一直走到了楼梯处,却又站定了。

    就算是她出了事又怎样?

    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方才已经说的很清楚,要她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也说了,她会滚的远远的,再也不来碍他的眼。

    既如此,就算是她有了什么不测,和他也完全没有关系。

    萧庭月转过身去。

    东子急促的脚步声已经出现在楼下大厅入口处。

    “先生……”

    萧庭月只觉得心口微微一紧,手中夹着的烟终于燃尽,长长一截烟灰倏然落在深色的地毯上,烧穿了两个小洞。

    “太太,太太不好了……”

    萧庭月缓缓转过身来,他站在楼上,居高临下望着东子,神色却是一片漠然的冷:“谁不好了,哪来的太太,东子我看你如今是

    越活越回去了……”

    东子一路飞奔进来,早已气喘吁吁,听得萧庭月这般说,再顾不得其他,慌忙说道:“先生,您快去把太太抱回来吧,太太昏倒

    了,我找到太太的时候,雪都快把她埋起来了……”

    萧庭月倏然转过身去,他似是怒到了极致,声色锐利语速极快:“徐问东你现在就给我滚到非洲去,再让我看见你出现在蓉城一

    次,我要了你的狗命!”

    “先生……”

    东子苦着一张脸,不要命的继续开口:“您就是把我杀了,该说的我还是要说,这深更半夜下着大雪,太太要当真有什么三长两

    短,您就真的不心疼?”

    萧庭月一步一步走下楼来,东子死死咬了牙关:“先生,您现在就是打我也好,骂我也行,再或者您一枪崩了我,我还是要说…

    …”

    东子拿出枪直接拍在了萧庭月面前桌案上,他长吁一口气,那一张脸上,眼底,竟是一片惨淡。

    “先生,被一个人这样爱着,有时是困扰,可更多时候,却真的会觉得幸福,太太她看起来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可她到底还是

    个女孩子,女孩子的心思细腻,女孩子脸皮最是薄,有的时候,她那个样子,我和肖城看着都觉得难受,先生,您但凡对她稍

    稍好一些,她就会特别开心……”

    “就像今晚,她等了您那么久……”

    “您明明也知道,她的心里从来都只有您一个,您为什么要说那些伤人的话呢?”

    “东子,你如今是越来越偏袒她了,也是,她惯是会拉拢人,让所有人都对她掏心掏肺,她再弃若敝履……”

    “先生,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会对她有这样深的成见,难道太太对您的心,您真的看不明白?”

    “您如果真的决定不管不问,那我就送太太去医院,只是太太昏迷了,却还不肯让我碰一下,我听到她迷迷糊糊的说,说萧叔叔

    会生气的……”

    东子的声音骤然哽了一下。

    萧庭月忽然抬手制止了他说下去:“你不用说了,她既然是我亲自公开承认的妻子,我当然也不能白日里刚刚承认,晚上她就活

    活冻死了。”

    “先生……”

    东子眼圈都微微红了,萧庭月抬步向外走,渐渐步履加快。

    东子没有再跟上去,他站在廊檐下,看着漫天的飞雪之中,那一道挺拔的身影渐渐的加快了步伐,到最后,甚至是用最快的速

    度向外奔跑……

    他终是一颗心缓缓的放了下来。

    因为在这个名利圈里浮沉,实在是见多了尔虞我诈和虚伪的嘴脸。

    所以,所以他和肖城才会想要拼命的帮先生留住这一点真心吧。

    就算自己一生都无法拥有,但看着先生能拥有,他们也会觉得快慰。

    萧庭月找到她的时候,她就那样静卧在深深的积雪之中,若是他再迟来片刻,也许她整个人都要被这雪给埋了。

    “姜星尔……”

    萧庭月蹲下身,将她几乎冻僵的身子从雪地里挖出来,他红了眼,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咬着牙开口:“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

    “别碰我……不要碰我……”

    昏迷不醒的小姑娘,却在萧庭月将她从雪地里拉出来拥入怀中那一刻,含混不清的呢喃起来。

    “为什么不能碰你……”

    萧庭月将她身上的积雪拍去,她整个身体冰凉摄人,他干脆把她身上几乎湿透的羽绒服褪掉,将她整个人直接裹在了他的大衣

    里。

    “别碰我……不要碰我……萧叔叔会生气的……我有老公了……我已经是萧叔叔的老婆了……你别碰我……”

    她迷迷瞪瞪的说着,嘴唇冻的泛白毫无血色,眼睛死死的闭着,她此时早已人事不知,却还是胡乱挥舞着手臂,似乎想要将抱

    着她的男人给推开……

    “姜星尔,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萧庭月直接将她抱了起来,他低头,温热的唇贴在她冰凉颤栗的嘴唇上,堵住了她含含混混的喋喋不休。

    似是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她整个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可萧庭月却尝到了咸涩的滋味,他放开她冰凉的嘴唇,昏黄的光晕之下,他看到她紧闭的眼瞳里有连绵不断的眼泪涌出,那原

    本抵在他胸口的冰凉小手,不知什么时候轻轻攥住了他胸前的衣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