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蓉城这么大,却没有她姜星尔的容身之处……
    无数次她以为,她终于靠近他了,她终于走近他的心了。

    无数次她天真的幻想着,他已经开始对她有了一些些的喜欢,总有一天,他也会在心里装着她。

    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方才知晓。

    有些人,你这一生这一世都只能远远的观望着,当你想要奢望靠近拥有的时候,你撞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你才会知道。

    他不爱你,他就是不爱你。

    他没有任何的错,只是他不爱你,而已。

    星尔从未曾想过她会放手,她舍不得放手。

    可是这一刻,心灰意冷之下,她好似逐渐的清醒了过来。

    厌恶你的人,从一开始厌恶,到最后,还是厌恶。

    他在她面前三步开外站定。

    声线冷冷,目光却更冷。

    “从前无依无靠,所以死缠烂打,如今有了后路,想走就走?姜星尔,你把我萧庭月当成什么了!”

    他话音落定,最后那一句声音微微拔高,像是蓦地没入她心口的冰刀霜剑,疼的眼泪都无法流出。

    星尔缓缓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她低着头,他看不到她眼底的情绪,也看不到,那在眼眶里不停打转的泪。

    “随便你怎么想吧,如果你非要这样以为,那你就当做我接近你只是为了给自己寻求靠山好了。”

    “姜星尔,你终于肯承认了。”

    萧庭月缓缓颔首,菲薄唇间却含了霜雪一样寒凉的一抹笑意:“好,很好。”

    她想要的一切,他都已经给了她。

    甚至连萧太太的位子他也给了她。

    她知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她又知不知道,他其实根本不需要惹上这些麻烦。

    违拗整个家族的意愿,在世人面前公开与她的关系。

    他又承受了多么巨大的压力。

    在他公开那一瞬间,整个萧氏集团的股票一路狂跌,多少人对他有怨言又失望透顶,她又可曾知道?

    他身上维系的东西实在太多,无数人与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是他仍是执意这样做了。

    只是为了让她身上的污名被洗脱。

    再强有力的证据,也比不上她是萧庭月太太这样一重身份。

    因为没有人会相信,萧家的长公子会去娶一个背着人命官司的杀人嫌疑犯!

    可她自始至终对他做的是什么?

    是啊,如今她摆脱了姜家和姜慕生,考上了名校,又有了强有力的靠山,她不用再在他面前卑微的纠缠着,祈求着他的庇佑和

    维护了。

    所以,她轻而易举的就可以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姜星尔,从这一刻起,从我的眼前消失,彻底的消失。”

    萧庭月没有再看她,他转过身去,大步的向前走,这一次,他没有停留,片刻都不曾停留。

    星尔抬起头,泪潸然落下来,她怔怔的追了两步,却又停了脚步。

    萧庭月,萧庭月……

    精致的雕花镂空铁门在她面前缓缓的合拢,锁上。

    门内的佣人有些担心怜惜的望着她,却到底什么都不敢说,摇摇头叹了一声:“星尔小姐,您等先生气消了再回来……”

    星尔没有说话,雪下的越来越大了,他的背影她看不清楚,全然的变成了一个模糊而又决绝的轮廓。

    她心里有无数的后悔和愧疚。

    如果她刚才不管不顾没脸没皮的扑上去抱着他,是不是他就不会这样生气。

    从一开始她不就是这样不知廉耻的缠着他的吗?

    那么就继续这样下去不行吗?

    自尊重要,还是看着他微笑,将她揽入怀中重要?

    就告诉他,她从来没有对方晋南有过任何异样的心思,就告诉他,她早已打定了主意不会再和方晋南有任何的瓜葛,不好吗?

    这根本就是不必要的误会,不必要发生的一场争执。

    只是当时,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像是魔症了一样,非要和他对着来。

    星尔转过身去,双脚早已冻的僵硬麻木没有任何知觉了。

    她不知该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该去何处。

    蓉城很大,真的很大很大。

    小时候在村子里看电视的时候,会觉得城市这么大,一定很好玩很有趣。

    可后来她真的身在大城市中了,最怀念的却还是村子里湛蓝干净的天空,和随处可见的质朴的笑脸和关心。

    她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跑出去看露天电影,她在稻场上睡着了,整个村子里的男女老少都出动来找她,找了整整一夜。

    那时候,谁家丢了什么,谁家小孩子赌气离家出走了,整个村子的人都跟着着急,担心。

    可是现在呢,这一夜,如果她冻死在蓉城冰天雪地的街头。

    也不过明日上一个头条,换来几声唏嘘罢了。

    星尔站在宽阔的路边,路灯在她的头顶上洒下来橘色的光芒。

    这世界这么大,可离开了这里,她却找不到一个容身之处。

    “先生……”

    东子磨蹭着不肯离开,可却又实在害怕萧庭月的雷霆怒火。

    “你也给我滚,滚的越远越好!”

    萧庭月话音落定,东子缩了缩头,忽然听到隐约的虎啸,他灵机一动,赶紧道:“对了先生,威尔斯这些日子一直不肯好好吃饭

    ,佣人说,自打太太去京城念书之后,威尔斯就日夜不安宁的闹腾……再这样下去,它会生病的,不如,不如让太太回来看看

    它,等它情绪稳定了一些,您再让太太走?”

    东子偷偷瞄着他的神色,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萧庭月站在台阶上,眸光却越过东子向远处看去。

    隔了这么远的距离,实则是什么都看不到的。

    可他的目光却就钉在了那一处,久久没有移开。

    东子觉得有戏,连忙又道:“先生您听,威尔斯又在那闹腾了,这么冷的天,小白虎要是不吃不喝的生病了,可怎么办啊……”

    萧庭月垂在身侧的手指一根一根攥了起来,他收回目光,视线淡淡掠过东子:“威尔斯一直都是你照看的,如果它有什么差池,

    你就跟着去偿命好了。”

    他说完这句,转身直接进了别墅。

    东子一头雾水,这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