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我没有,萧庭月,我没有和任何男人不清不楚……
    “我不是让你滚了么,你跑回来干什么?”

    萧庭月心中不悦,只想把自己胸膛内这些火气尽数的倾洒在她 这个罪魁祸首的身上。

    星尔一怔,旋即却是鼻子一酸,眼圈立刻就红了……

    她就知道,她就知道他还在生气,他根本就没有原谅她……

    星尔低了头,死死忍着眼泪:“对不起,我现在就走……”

    “走?你想去哪?去找那个姓方的男人?”

    萧庭月讥诮冷笑:“也是,人家和你一见如故,杀人这样的大事都帮你摆平了,姜四小姐心中自然百般感激……”

    “我没有……”

    “你没有?今日凶犯落网的消息你总该知道了吧?姜星尔我就问你,天底下有这样巧合的事?”

    萧庭月越说越气,偏生星尔还对今晚两个男人见面的事情一无所知,更不知方晋南的话让萧庭月窝了一肚子的火气。

    “我,我真不知道,我没让他帮我,我早就和他说明白了……”

    “嗬,你不让人家帮你,人家还腆着脸上赶着帮你洗脱罪名,姜星尔你倒是和我说说,这天底下就有这样好的人?还是你已经给

    了人家什么好处……”

    “我没有!”星尔的泪忽地涌了出来,她抬手狠狠擦去,哭着喊了出来:“我没有,我没有和任何男人不清不楚,我也没有给方晋

    南什么好处,我从十六岁就爱上你,这么久以来我唯一爱的人也只有你,我的身子也只有你一个人碰过……萧庭月,我还要说

    的怎样清楚明白,我还要怎样证明我姜星尔爱你,只爱你一个,我的心里装的满满的只有你一个人……”

    她哭的崩溃,似是撑不住,缓缓的蹲下身来,将脸埋在膝上,泪却已经再止不住。

    在他的心里,她永远都是不堪的存在。

    她的喜欢和爱,也带着算计的意思,她做什么,都是有目的性的……

    她对自己的堂妹动刀子,她凶狠冷血,野性难驯,她什么都不好,她恃靓行凶勾搭男人,她简直是十恶不赦……

    “那你现在明明白白告诉我,你以后和方晋南,不会再有任何瓜葛。”

    萧庭月的声音忽而变的柔和了几分,只是这柔和之下,却仍是带着不容抗拒的强势。

    星尔没有抬头,只是哭声渐渐的变成了呜咽。

    苦苦爱着一个人,总是痛苦多过于欢乐的。

    她可以卑微的爱着他,等着他,一年,两年,可是,如果付出的真心全都付诸流水,又有谁可以一辈子真的坚定不动摇?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她已经快要将自己烧成一团灰烬了,她不知道还要怎样剖析自己给他看。

    是不是,要她把自己的心直接掏出来,让他看一看,那里面究竟有没有别的男人?

    “舍不得?”

    萧庭月垂眸定定望着她,她哭的这么伤心,是舍不得和方晋南抽刀断情?

    也是,那样一个男人,为了她什么都可以做,哪怕知道她已经是人妻,还这般用心,她怎么会舍得?

    “姜星尔。”

    萧庭月的声音忽然变的那么冷,置身冰天雪地之中,可心却也是滚烫的,只是此刻,他这般口吻唤她名字,却好似一瞬间就将

    她全身血液抽走了。

    “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滚开,永远别让我再看见你!”

    他说完这一句,越过她直接向敞开的大门走去。

    星尔依旧没有抬头,只是到最后,她的那几声呜咽也逐渐的平息了。

    “先生……”

    一向在萧庭月面前没大没小的东子,此时却也有些小心翼翼起来。

    先生这样的情绪,他在他身边这些年,其实也几乎没有看到过。

    萧庭月是一个十分克制而又内敛的人,他从来不在人前把情绪写在脸上,也从来不曾有人可以看穿他的任何心思。

    但是现在,他明显的不悦,烦躁,却又似无可宣泄。

    “又下雪了,太太脸上还有伤……”

    “让她滚!”

    萧庭月忽然暴怒,手中攥着的手机重重摔在地上,立时四分五裂。

    东子不敢再多嘴,可回身看着不远处大门外那一道小小的身影,心里还是觉得不忍。

    这么冷的天,太太从黄昏一直等到现在,整个人都冻僵了……

    原本以为先生太太很容易就会和好了,可真没想到,两句话没说好就又吵翻了天。

    太太也是,平日里那样会撒娇卖痴的一个人,今儿却像是傻了一样,她直接抱住先生撒个娇,亲一亲,不就什么事儿都没了?

    东子着急的不行,可眼瞅着萧庭月火气这样大,他又不敢多嘴。

    “大门关上!以后谁都不准放她进来!”

    萧庭月忽然开口,东子吓了一跳,这可不敢动真格的,太太脸上还伤着,又冻了这么久,大晚上的下着雪,她能去哪?

    万一真的冻坏了,到时候先生自己也要后悔。

    “先生,您可千万别这样做,太太年纪小,还有伤,等了您几个小时都快冻僵了,您关了门,她深更半夜的去哪?”

    “她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样帮她说话?怎么,心疼了?”

    萧庭月忽然冷笑一声回身看向东子:“你要是心疼了你去陪着她站着去!”

    东子大气都不敢出,他敢心疼吗?轮得到他来心疼吗?

    明明是您老人家自己吃醋快醋死了……

    “萧庭月,你不用给东子哥发脾气,我现在就走,我滚的远远的,保证以后永远不碍你的眼!”

    星尔的声音,虽有些微弱,却亦是清晰的传入耳中。

    东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姑奶奶,您就别添乱了,求您别帮我说话了……

    萧庭月怒到了极致,一腔怒火却无处发泄,星尔话音刚落,萧庭月整个人却倏然静了下来。

    隔着十几步的距离,他看不太清楚她的眉眼,可那孑然站着的一抹身影,和挺直的脊背,却在清晰的诉说着这个女孩儿的倔强

    和刚烈。

    “姜四小姐如今有了新靠山,还真是和从前不一样了!”

    萧庭月缓缓上前,飞雪之后,他峻峭容颜模糊却又出尘超凡,他淡漠看着她,却又好似根本不曾看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