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她什么时候和方晋南一见如故的!
    星尔如今已经是他太太,星尔心中所爱所在意的那个人仍是他。

    他不争已是胜利,又何必占口舌上风。

    “方先生仗义。”

    萧庭月笑容淡淡:“只是,我太太年纪尚小,这一次的事,也真是将她吓坏了,所以……”

    “星尔并非这样胆小怕事的人,我与她之所以一见如故,也是因为她的胆色异于常人。”

    方晋南声音沉缓,目光一瞬不瞬望向萧庭月,两个男人之间没有剑拔弩张的气氛,可空气却一点点的凝固紧绷了一般。

    萧庭月唇角笑意淡去,眸光中含了薄淡的讥诮看向方晋南:“在我面前,她自然不需要多大胆,因我不会将她置于险境,也只有

    在外人跟前,她才是方先生您所说的胆色异于常人之人。”

    方晋南眼底的光芒一点点黯淡,终是,消弭无踪。

    他不得不承认,萧庭月这一句话,说的再没任何错处。

    星尔在他面前,倔强,勇敢,坚韧,无所畏惧,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是她所想要依靠的那个人。

    他已经亲眼看到了不是吗?

    星尔在萧庭月怀中时,是怎样的乖巧和小鸟依人。

    萧庭月此时表情方才真正肃穆起来:“方先生,我今日来,是有些话想要 亲自对您说,星尔她还是个小姑娘,她刚刚考上大学

    ,她的世界该是灿烂明媚的,方先生,道不同,不相为谋,请您以后,不要再与我的太太有任何的牵连和接触。”

    “你若将她护得周全,我自然无机可乘,只是,萧先生,星尔遇到麻烦的时候,你这个所谓的丈夫,又在何处?”

    方晋南倏然睁眸,定定看向萧庭月。

    两个男人,到得此时方才揭开彼此脸上温和的面具,露出本色来。

    萧庭月眸色沉沉阴鹫,却依旧傲然抬起下颌,“这样的事情,这一生也只会发生这一次。”

    方晋南微微一笑:“但愿如此。”

    萧庭月最后看了方晋南一眼,他转过身去,森冷的冬夜里,他的话语却比这冻硬的霜雪还要寒凉。

    “星尔早已是我的人,任何人,只要敢肖想她,我萧某人,绝不会让他活着走出蓉城!”

    方晋南立在原地,一直到那个人的身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方才失魂落魄一般转过身去。

    星尔早已是我的人。

    星尔……早已是他的人了……

    方晋南只觉得心窝里似是被万千银针狠狠的刺着,剧痛无比。

    平生,不惹相思,方才不会相思。

    从未曾爱过的人,永远不知道爱一个人,会有多么的绝望。

    方晋南点了一支烟走在冷风之中,呼啸而来的冷风之中,指间烟火忽明忽灭。

    他忽然站定举目望向天空。

    阴沉沉的天际之中,不见一颗星子。

    像是,她真的,从未曾出现在过他的世界之中。

    ……

    萧庭月回到他的宅邸之时,车子还未驶近大门,东子就低呼了一声:“那不是太太吗?”

    他改口的倒是很快,也并不觉得什么不适应。

    其实在先生身边这么一段时间,他和肖城大约也能感觉的出来。

    公开婚讯,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萧庭月定睛向车灯照亮的地方看去,恢宏的宅邸大门处,一抹小小的身影就静静的坐在石阶上。

    佣人们亦是顶着风站在大门内里,约莫是她不许人出来。

    她身上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可仍是冻的鼻尖通红,车灯照过来时,她整个人忽然活过来了一样,站起来就向他的车子快步跑来

    ……

    东子急忙停了车,车子还未停稳,后座的车门已经被人从内里打开。

    “萧庭月……”

    星尔喊着他的名字扑过来,可在快要跑到他身边的时候,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急急停住了脚步。

    她站在那里,抿着嘴唇,有些不安和忐忑的看着他。

    她还记得,白日里他把她赶下车去,让她滚,立刻滚。

    虽然他后来答应了帮莘柑,可她还是不敢确定,他这会儿还生不生她的气。

    东子坐在车子里急的都要跳起来了,先生车子还没停稳就下了车,太太还瞧不出来先生什么意思?

    站着不动干什么啊,赶紧扑上去啊,抱着先生亲一口,不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姜星尔,你杵在哪儿干什么!”

    萧庭月不悦的蹙眉,站在车前不动,声音冷的刺骨。

    星尔越发不安了,两只手绞着,纠缠着,抬眼看他都不敢。

    她平日里那样的胆大,为什么到了他面前总是怂的不行。

    如果不是太爱他,太在意他,她又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面目全非。

    “过来!”

    他的声音已经从冰冷变的满含怒意。

    星尔再也顾不得其他,脑子里一片都是空白。

    她说了要乖乖的,他让她过来,她就乖乖的过去,不能再让他生气了。

    小姑娘乖乖的跑到了他身前去,却又在离他一步远之外站定不动了。

    东子急的嗓子都要冒烟了,我的天,平日里的机灵劲儿都去哪了?

    萧庭月墨色双瞳忍不住微微眯了眯,预想之中的画面没有出现,她像个做了 错事的小学生一样,乖乖的低头站在他跟前——

    他要的不是这个。

    “姜星尔……”

    男人的声音里,怒火已经遮掩不住。

    星尔惶然的抬起头,巴掌大的小脸上还贴着医用的胶布,遮住了做过手术的那一道疤。

    她眼睛睁得很大,有些怯怯的看着他,那淡淡的光芒里有渴盼和希冀,可更多的却是疏离的恐惧。

    她在害怕什么?

    她要他帮忙,他什么都没说直接答应了,他赶回家来找她,难道不是说明他已经不再生气了?

    可她这是什么反应?

    心头忽然又浮现了方晋南方才说的那些话语。

    什么我和星尔一见如故!

    她什么时候瞒着他和方晋南一见如故的?

    萧庭月只觉得怒火越来越高涨,渐渐甚至到了不可遏制的地步。

    “姜星尔!”

    萧庭月忽然拔高了声调的一声喊,让她条件反射的直接挺胸收腹站了个军姿。

    散打班集合训练的时候,教练总是会这样大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