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今日,我得亲自替我太太给方先生道一声谢
    “不可能!”

    许寒雪大惊失色,在她心中,眼中,已经认定了姜心语就是死在姜星尔的手中。

    毕竟,那些流言传的有鼻子有眼,几乎让人一眼看了就认定,这是板上钉钉的铁证。

    可是,如今……真凶已经抓捕归案了?

    萧庭月定定看了许寒雪一眼,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许小姐好像很失望,星尔不是真凶这件事。”

    宫泽闻言也不由得眸光中带了几分疑惑看向许寒雪。

    许寒雪连连 摇头,脸色却雪白一片:“庭月,我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有点意外……”

    萧庭月看也未再看她一眼,直接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又吩咐东子仔细说清楚事情经过。

    原来,警方今日在临市抓到了那个全国通缉的流窜杀人犯,而那个凶犯已经招供,那一晚在半山亭子里,他看到姜心语一个人

    孤身在那里等人,就心生了歹念……

    孰料姜心语死都不从,两人缠斗之间滚下石阶,他手里的匕首正巧扎在了姜心语的后心处,她当时就没气了。

    凶犯惊惧之下把匕首抛在了后山山坳里,用枯木和积雪掩埋住了,而杀人凶器他却埋在了距杀人地约莫十公里外的垃圾场里。

    警方依照他的说辞,果然找到了凶器。

    而这把凶器,也确实和姜心语身上的那一道致命伤吻合。

    就此,姜心语失踪一案,很快就圆满结了案。

    东子说完这一切,萧庭月非但不喜,却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先生……”

    东子有些不解,事情有了这样大的转机,这是好事儿,太太的污名就能全部洗清了,以后也没人再敢胡言乱语,可是先生怎么

    好似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

    “东子备车。”

    萧庭月忽然站起身来,眸色阴鹫沉沉:“我有事出去一趟,改日我们再聚。”

    “庭月……”

    许寒雪下意识的想要追出去,宫泽却忽然开口叫住了她:“寒雪姐,算了,你放手吧。”

    霍霆琛和傅子遇对望了一眼,两人好似都有些失望。

    对于许寒雪今日的反应。

    她喜欢老四,苦恋老四,这都算不得什么坏事,老四不喜欢她,他们是颇有些怜惜同情的,可许寒雪因此迁怒姜星尔,却实在

    有些不该。

    不管怎样,这事都是庭月自己的选择,就算是姜星尔主动勾搭了他又怎样?

    想要勾搭老四的女人多的去了,也没见老四真的被勾搭走,还不是动了心?

    既如此,人家你情我愿,那就是人家感情的私事。

    看来,还是要好好的劝一劝许寒雪,依着老四这样的性子,如果她真的惹恼了他,怕是以后兄弟哥们儿都做不成了。

    “阿泽,连你都觉得……我不如姜星尔,我根本就配不上庭月是不是?”

    许寒雪低低 的开口,整个人像是被抽去了脊骨一般,已经脆弱的快要站立不住。

    宫泽轻轻摇摇头:“寒雪姐,感情的事,从来不是配不配决定的。”

    许寒雪凄然一笑:“是啊,是我太傻了,这么多年了,如果他喜欢我,还用等到今日吗?”

    “寒雪,感情的事不能勉强,大家打小一起长大,我们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事已至此,你也该识大体,别闹到最后,庭月和

    你反目成仇,我们大家心里都不会好受。”

    霍霆琛开了口,傅子遇也点头附和:“大哥说的很对,寒雪,这件事还是要你自己想清楚,走出来,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了,庭

    月也是看在这些情分上没有和你计较,若是旁人这般,怕是他已经动手了。”

    姜慕生那金屋藏娇的一房,不是已经被姜慕生送到了几百里之外的穷乡僻壤受罪去了?

    许寒雪脸色一片死寂,许久之后,她方才轻轻点了点头:“大哥,二哥,你们放心吧,我知道孰轻孰重,我也不会伤了我们这么

    多年的情分的。”

    庭月就算是承认了她是他的太太又如何?

    姜星尔这样的人,早晚都会让庭月对她生厌。

    可他们之间的这些友情,却是一辈子的,怎样都无法打碎的,她该理智下来,努力的修复好她和庭月之间的关系。

    她想,总有一日,庭月会清醒过来,会明白,到底谁,才是真正可以有资格做他太太的女人。

    ……

    萧庭月从车上下来,他示意东子不用跟来,只身一人,缓步走向那暗影处沉默而立的高大的男人。

    方晋南抬手摘了烟,长眉微微拧起,看向来人。

    萧庭月忽然要约见他,他倒是有些微微的好奇。

    原本毫不相干,黑白不容的两个人,实则往日里也并不曾有任何的交集。

    那么今日他来见他,大约也只因为一人。

    姜星尔。

    “方先生,幸会。”

    萧庭月站定,晦暗浮动的光线之中,他向那个与他身高几乎相差无几的男人伸出手来。

    方晋南沉沉看了他片刻,这才缓缓伸出手。

    两个人的手相握,却是瞬时就松开来。

    “萧先生,幸会。”

    方晋南的声音较之萧庭月的更低沉几分,也是,他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人,本就是行走在黑暗之中的那一个。

    “今日凶犯落网,姜心语失踪一案结案,是方先生的手笔吧。”

    萧庭月开门见山,方晋南倒是微微笑了一笑:“举手之劳而已。”

    萧庭月亦是轻笑,他抬手推了一下架在高挺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桀骜下颌微微抬起一些:“方先生的举手之劳,倒是将我太太身

    上的污名洗的干干净净,就凭这一点,我也得亲自来向方先生道一声谢。”

    他似有意也似无意,‘我太太’那三个字好像格外的重一些。

    听在方晋南耳中却是刺耳的突兀,夹着烟的手指蓦地收紧,牙关紧紧咬了一咬,面上神色终究还是克制的平静,他缓声道:“萧

    先生客气了,我与星尔一见如故,能帮她做事,是我的荣幸。”

    萧庭月只觉得那熟稔至极的‘星尔’‘一见如故’实在可恨,可方晋南面上滴水不漏,他更是不会带出任何的情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