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0章 谢谢你……老公
    他说完,复又沉吟道:“从前你一个人总是独来独往,不苟言笑,除了你那几个朋友,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爸爸心

    里很担心,却又不知道怎么劝你,毕竟当年的事 ……”

    “当年的事就不要再提,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萧南山不由得眼底带了淡淡笑意:“看来你总算是肯放下了。”

    “我早就放下了,没有放下的是你们而已。”

    萧南山笑容更深了几分:“不管怎样,爸爸看到你如今这样,心里还是觉得安慰,至少,现在的萧庭月有血有肉,不像从前那样

    冷心冷肺了,你身边有人陪着,知冷知热的关心你,我也放心多了……”

    萧庭月听得他这般说,忽而冷哼了一声:“指望她知冷知热的关心我,您还不如指望赵妈长命百岁的活下去……”

    就姜星尔这样的性子,不给他惹事就谢天谢地了,指望她关心他?

    萧庭月觉得,自己怕是至少要少活二十年。

    ……

    离开萧家主宅,萧庭月接到肖城打来的电话。

    星尔的手术已经结束,美国专家说,等到伤口恢复之后,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只是,星尔还有个恳求,她想和他亲自说。

    萧庭月轻‘嗯’了一声,肖城把手机给了星尔。

    “萧庭月……”

    星尔轻轻抿了抿嘴,想了想又改口:“萧叔叔……”

    电话那端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肖城忍不住的冲她使眼色,星尔脸颊微红,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蚊子哼哼一样喊了一声:“老公……”

    萧庭月目光平视前方,东子一边开车,一边却是没忍住从后视镜里偷看了一眼。

    先生的表情明显柔和了很多。

    只是,怕是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吧。

    “什么事。”

    简单至极,毫无任何温度情绪的三个字传入耳中,星尔却眼眶一热,鼻子立时就酸了。

    她都已经做好了他会挂她电话的准备。

    可他却肯和她说话了。

    星尔抽了抽鼻子,“老公,我有件事想要求你帮忙。”

    “你说。”

    “我,我想让这些专家也看看莘柑脸上的伤,看看还能不能帮她修复一下……”

    萧庭月眉宇微蹙:“就这些?”

    “嗯,老公,可不可以?”

    小心翼翼的询问,不复往日那样的大胆,撒泼,厚脸皮的样子。

    可他却更无法拒绝。

    “你让肖城去安排就可以。”

    “谢谢你老公!”

    她的声音陡地欢喜了起来,他透过电话,似就能看到她此刻欢喜无比的那一张小脸。

    眼瞳该是明亮璀璨的星子一般,整个人都变的生动鲜活了很多很多。

    萧庭月没有再和她多说,挂了电话。

    星尔却依旧兴奋不已。

    肖城看着她高兴不已的样子,也不由得笑起来:“怎么样太太,我就说吧,先生还是最疼您,您想要做什么,只要先生能做到,

    都不会拒绝你的。”

    “肖城哥,谢谢你了。”

    星尔不免有些害羞,可更多的还是激动。

    莘柑脸上的伤,一定可以修复,一定一定可以修复好的。

    没有女孩子不在意自己的容貌,莘柑如果能恢复从前的模样,她也就不会再这样胆怯,自卑了吧。

    “太太,我先送您回去,您朋友的手术的事,我会安排妥当的,您现在也该回去安心静养了。”

    星尔心中一块石头落下,自是对萧庭月感激不已,闻言就点头应了。

    萧庭月回去半程中,却接到了霍霆琛的电话。

    霍家的小山居。

    许寒雪瘦了很多,形容也有些枯槁,毕竟是近三十岁的女人,又怎能和小姑娘天然的娇嫩去比。

    宫泽有心安慰她几句,可许寒雪打小就是倔强无比的性子,霍霆琛和傅子遇的话她尚且不肯听,何况是他呢。

    萧庭月下车,举步进了客厅,许寒雪立时抬眼看过去,眼圈却是倏然红了。

    只她素来都是十分坚韧倔强的性子,又怎肯在人前落泪。

    “四哥!”

    宫泽立时蹭地站了起来,“四哥,您不是说了您和那个姜星尔是隐婚……”

    “小五!”

    霍霆琛蹙眉开口:“你四哥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宫泽气急:“我就是不明白,四哥向来不比我们这些人,他怎么就被灌了**汤了……”

    许寒雪低了头,手指却一根一根紧紧攥了起来。

    没有人能体会到她心中的这种感觉。

    如果是输给另外一个温柔善良美好的女孩儿,她想必也不会这般痛苦煎熬。

    可是姜星尔……

    她除了这张脸还有什么?

    如今还卷入这样的是非之中,更何况并不是空穴来风,她之前确实和姜心语有过节,还弄伤了人家的脸。

    就是一个这样品行恶劣的女孩儿,庭月却公然承认她是他的太太……

    “今日既然大家都在,我也就彻底把话说清楚好了。”

    萧庭月淡淡看了宫泽一眼:“小五,你年纪小,我暂且不和你计较,只是,你们既然看了新闻,也就该知道,我已经公开承认了

    她是我的太太,既然是我的太太,那么,以后任何羞辱她仰或贬低她的话语,我都不希望在你们任何人口中听到,特别是小五

    。”

    “四哥……”

    宫泽还想说什么,可到底还是害怕他动怒,气冲冲的坐回沙发上不再说话了。

    许寒雪眼睛红的摄人,好一会儿,她强忍的泪终是缓缓落了下来:“庭月,你的婚姻大事不是你自己的私事,你这样做,萧爷爷

    和萧叔叔一定很失望。”

    “萧家的长孙媳,自有我们萧家人来好好教,好好调理,寒雪,你和星尔并没有什么来往,你又怎么知道,她为人所不喜。”

    “那些传言不是空穴来风!”

    “是空穴来风,还是有 真凭实据,在蓉城,都是我萧庭月说了算!”

    “庭月,你变了!你就算是维护她,也不能罔顾一条人命吧!”

    “你怎么就确定姜心语失踪案她是凶手?”

    萧庭月不悦的倏眉,许寒雪正要出言反驳,东子的声音却有些急促的在外响起:“先生,杀人凶手已经抓捕归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