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我会护着她
    萧庭月缓缓站起身来:“爷爷,如今的萧家,不是五年前的萧家了,如今的萧庭月,也不是五年前的萧庭月,我想要做什么事

    ,只要不违背三纲五常,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

    “你是萧家的长孙,你要娶的妻子,将来就是萧家的当家主母,庭月,这不是可以任意妄为的事情,这是整个家族的大事,娶妻

    娶贤,否则毁三代的事还少吗?”

    “父亲您息怒,虽然庭月这次的事做的太过冒昧了一些,可我觉得,星尔那孩子本质挺好的,毕竟年纪还小,慢慢的教着……”

    “这不是她头一次惹事了吧?”

    萧老爷子冷哼一声:“念高中时就敢动手伤了堂妹的脸,现如今又卷进人命官司里去,天底下好女孩儿多的是,轮不到她!”

    “事已至此,我已经公开了我和她的关系,以后,也只能劳烦爷爷您慢慢的调理孙媳妇了。”

    萧庭月说着,复又看向萧南山:“星尔年纪还小,没有定性,她打小长在山村里,未免有些野性难驯,今日我就代她向家中长辈

    保证,她日后绝不会再闯下任何的祸端。”

    萧太太一直没有开口,此时倒是温和的笑了笑:“父亲,算了,年轻孩子们的事,咱们还是别管了,庭月喜欢,咱们就别反对了

    ,若是再闹的家中不和,未免传出去不好听……”

    “我年纪大了,老了,不中用了,说出来的话也没人听了,行,你翅膀硬了,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去做,我这个老不死的也不干涉

    了!”

    萧老爷子站起身,手中拄着的拐杖用力的捣在地上,‘咣咣’的响。

    萧庭月想要搀扶他,老人家却倔强的闪过身去:“不敢劳烦萧大公子!”

    萧庭月颇有些哭笑不得:“爷爷,您放心吧,孙儿会好好管教她,不会堕了咱们萧家的名声。”

    “哼,你这样护着那个丫头,你舍得管教他?”

    萧老爷子说到这里,忽然定了脚步:“这样吧,以后每逢假日,你就把那丫头送回来,我要亲自找人盯着她,让她好好的学规矩

    !”

    萧庭月倒是很轻易的应下了:“行,都听您老人家的,马上放寒假,我就让她回来好好孝敬您。”

    “孝敬不敢想,别先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气死就行了!”

    萧庭月亲自把老人家送到了楼上去,萧南山却叫了长子去书房。

    萧太太让佣人唤了萧庭安去楼上,萧庭安一双细长眼瞳肖似萧太太,此刻却是眼窝下带着一片暗青,浑然未睡醒的样子懒散走

    来。

    萧太太拉了儿子的手上楼,小声斥道:“让你爷爷瞧到你这样子,又要不高兴。”

    萧庭安无所谓一耸肩:“反正他老人家向来只喜欢大哥,我就算是再讨他欢心也没用。”

    萧太太掩上房门,眉心舒展开来,轻轻笑道:“我原本还觉得恶心,可忽然想到,他娶了姜星尔却是好事,一个只会拖后腿的妻

    子,哪里比得上一个贤内助?”

    萧庭安听得她这样说,立时抬手制止她说下去:“您打住,这样的话可别对我说,我还想潇洒玩几年呢……”

    萧太太一脸宠溺的望着自己的独子,又伸手摩挲着他的发顶:“你瞧瞧你,年纪如今也不小了,如果你安安分分的娶一个让你爷

    爷爸爸都满意的妻子,讨了他们的欢心……”

    “我对娶妻生子没兴趣,得了,您也别拉着我说这些了,有这功夫不如去美容逛街去……”

    萧庭安拂开萧太太的手,起身就要向外走。

    萧太太忽而想到什么,慌地又叫住他,叮嘱道;“我恍惚听人说,你在郊外有个私人宅子……”

    萧庭安眉心一动,回身看向萧太太:“您还听说了什么?”

    萧太太道:“别的也没什么,就是听说了一些不好的传闻,你行事还是谨慎些,你爷爷本就偏心……”

    萧庭安微微颔首:“你放心吧,我知道分寸。”

    萧太太对儿子还是十分满意放心的,闻言就含笑点点头:“去吧,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别因为年轻气盛只顾着贪玩,伤了身子,

    有你哭的……”

    萧庭安闻言打趣道:“放心吧我的好太太,您的儿子龙精虎猛着呢!”

    “这孩子!”

    萧太太撑不住笑了,摆摆手示意他出去。

    脑子里却又止不住的开始盘算,蓉城如今还有哪家的闺秀堪做她这独子的良配,最好是家世好,相貌好,贤惠又能干,娘家添

    上一笔助力,庭安也好如虎添翼,将来才有和萧庭月抗衡的资本。

    最好闹起来吧,让那个野丫头把天都捅出来一个窟窿才好。

    萧太太唇角含了淡淡的笑意,萧庭月真是被人灌了**汤了,竟然这样不堪的女人也往家里娶。

    ……

    书房。

    萧南山一改往日的不羁闲适,眉宇间倒是带出了几分的肃穆来。

    “庭月,你坐下,我有些事还是想要亲自问问你。”

    萧庭月在沙发上坐下来,“您问吧。”

    “蓉城这些天沸沸扬扬传的那些,有几分真?”

    萧庭月面色如常,倒也没有避讳,直截了当开口道:“她当时确实在现场,可是人并不是她杀的。”

    萧南山沉眸:“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心语的死只是一场意外,和星尔没有任何关系,她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就算是再胡闹,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

    萧南山闻言微微颔首:“我想也是,她母亲当年那样的品性,她又怎会是这样的凶徒,只是庭月,你虽然把传言压下去了,可到

    底还是压不住人们心里的各种揣测,星尔这孩子以后 出去交际,总会遇到各种异样的目光,这对我们萧家来说,也算是个污点

    。”

    毕竟,就算传言压下去,别人也会心中非议,还不是萧家动用了权势才把姜星尔摘出来的?

    “您放心,这件事我会彻底的解决掉,不会让她的名声有污,也不会让萧家被人指手画脚。”

    萧南山欣慰点头:“爸爸知道你的能力,有你这话,我就不为那孩子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