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让她们寝食难安的惩罚
    秦冉哭的几乎昏死过去,姜心安却挣扎着站起来:“是我的错,是我错了,我不该散播谣言污蔑姐姐,爸爸,您就把我绑了送

    到姐姐面前,要杀要剐,我半个字都不说……”

    姜慕生瞧着她此时这般可怜的样子,倒是心头越发不忍了起来,他长叹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安安,不是爸爸不疼你,实在是在蓉城,得罪了萧家这样的人家,就算是我有心护着你,也无能为力……”

    姜心安整个人瑟瑟的颤着,她这样的身份,其实打小她就在秦冉的灌输下,很早熟,很明白。

    如果没有姜慕生的疼爱和庇护,她这个私生女根本屁都不算。

    如今,她不能再像从前那样恃宠而骄,她不能再失去姜慕生的宠爱了。

    “我知道,是我的错,都是我不懂事,连累了爸爸……您要怎样处置我,我都听您的……”

    “安安……你这是要让妈妈心疼死啊!”秦冉抱着女儿大哭出声,姜心安也哭个不住。

    姜慕生只觉得烦躁难安,真让他把姜心安交给萧家,他也舍不得,可是什么都不做,他怎么给萧庭月交代?

    “算了,你和你妈先回你姥姥家住一段日子,近期就不要回来了。”

    姜慕生终是做了决定。

    秦冉和姜心安却在听了他的决定之后,齐齐怔住了。

    秦冉的娘家,很穷很穷。

    若非如此,她当初也不会爬上自己表姐夫的床,然后委曲求全做小伏低的留在了姜慕生的身边。

    姜慕生对她实则还不错,可姜心安这么多年生病,姜慕生花了无数的钱养着她,秦冉已经不敢再为了娘家向他张口。

    所以,这些年来,她的父母哥嫂都对她很有怨言。

    秦冉前几年帮父母哥嫂在老家农村盖了一套小别墅,彼此之间的关系,这才算稍稍的和缓了一些。

    可是如今,让她带着心安回老家住一段……

    说是住一段,可是一段是多久?

    如果萧家和姜星尔不肯善罢甘休,是不是,她和心安就要一辈子住在那个穷乡僻壤的鬼地方?

    秦冉这么多年养尊处优,在娘家人面前,她自来都是趾高气昂高人一等的,如今却要投奔父母哥嫂……

    秦冉怎么都不愿意。

    她都不愿意,姜心安更不用提了,她从出生到现在,也就在小舅舅结婚的时候,跟着秦冉回了一次姥姥家。

    她身体弱,姜慕生又疼她,打小也是娇生惯养的长大,刚那那里还觉得新鲜,没过一日她就受不住,哭着闹着要回去,秦冉就

    带着她回来了蓉城,自此以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可是如今,她却要在那里长住……

    “爸爸,我知道我现在做了错事,该乖乖的听您的话,可是,我和妈就非要去外婆家吗?您送我们出国或者其他地方避一避……

    ”

    姜慕生闻言一声冷笑:“要不然让萧公子把你送去蹲监狱?”

    毕竟,姜心安这样的行为已经构得上诽谤污蔑了。

    秦冉一下攥紧了姜心安的手,不行,她的女儿怎么能去蹲监狱,一辈子的清白岂不是就这样毁了?

    如果回娘家去暂避风头,等一段时间萧家的怒气消了,再让姜慕生去劝劝星尔,想必她们母女也就能很快回来了……

    “慕生,如果这样可以让萧家和星尔平息怒火,那我就带着安安先去她外婆家住一段日子。”

    姜心安还想再说什么,秦冉却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做了错事,就该受到惩罚,听你爸爸的话!”

    姜慕生闻言满意的点点头:“这还差不多,你们收拾一下吧,下午就走。”

    姜心安眼圈一片通红,死死咬着嘴唇咬到近乎要沁出血来,秦冉拽着她一路上了楼,关了卧室的门,姜心安才气恼的抄起博古

    架上的花瓶重重摔在了地上!

    凭什么,凭什么,都是姜慕生的女儿,凭什么她和姜星尔之间要是这样的天差之别?

    她有人护着,有人撑腰,嫁入了萧家,连杀人的罪名都能轻易洗去,可是她呢?

    秦冉抱紧了姜心安,女儿哭成这样,受这般的委屈,秦冉心内犹如刀割一般难受。

    可是事已至此,她们母女只能低头。

    姜星尔……

    你实在是欺人太甚,都是姜家的女孩儿,都是流着一样血的姐妹,你实在是欺人太甚!

    嫁入了萧家又怎样?

    她秦冉就不相信了,一个生母名声这般狼藉的女孩儿,萧家的长辈,就真的能接纳她。

    萧公子这样的人物,不知多少女人觊觎着,姜星尔此时,怕是全城闺秀的眼中钉了吧!

    咱们慢慢来,我秦冉活到了这个岁数,最擅长的还不就是那个忍字吗。

    ……

    萧家老宅,浣月新居。

    萧老爷子脸色铁青,萧太太亦是面色不虞,唯有萧南山,倒依旧是一派闲适,端了茶盏斯文的小口喝着,面上却带了淡淡笑意

    。

    萧太太心中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难受。

    萧南山之所以对姜星尔没有成见,还不是因为他年少风流时也喜欢过盛若兰?

    就算是称不上喜欢,可也是十分欣赏的。

    哪个做人妻子的,能忍受这样的事?

    萧庭月当真把姜星尔娶进门,她天天看着盛若兰的女儿在面前晃悠,真是糟心死了。

    可她只是萧南山的续弦,萧庭月又不是她生的,她也管不到人家的头上去。

    “庭月,你之前对爷爷说的那些话,爷爷可记得清清楚楚呢。”

    萧老爷子强压了怒火,沉声询问孙子。

    萧庭月淡淡撩了眼皮看向萧老爷子:“是,孙儿给您老人家道一声抱歉,孙儿食言了。”

    “你……”

    萧老爷子被堵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好半日,他才缓缓平复了一下情绪,“爷爷早就说过,姜家这个丫头不行。”

    “那爷爷您觉得谁行?”

    “向晚这样乖巧懂事识大体的女孩儿您怎么就看不上?”

    “爷爷您看上的话您可以娶回来啊,反正奶奶她老人家早就不在了。”

    “你这个畜生!”

    “庭月,慎言!”

    萧南山也整了整脸色,放下茶盏肃目看了儿子一眼:“怎么和你爷爷说话的,还不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