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姜星尔,你滚吧!想滚去哪就滚去哪!
    萧庭月怒极反笑,忍不住磨了磨后槽牙,他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好像是他刚才这句话触到了她的逆鳞一般,她整个人身上的刺

    都张开了。

    为了别的男人,为了一个上不得台面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混混儿,她给他瞪眼?

    “怎么,这就护上了?”

    萧庭月唇角笑意更深,眼底的霜色却是愈浓:“姜星尔,你别忘了你如今的身份!”

    “我不是护他……”

    星尔在他面前,在面对他的怒火的时候,实则甚少去与他对抗,他生气了,她就会乖乖的,他不高兴了,她立刻就慌了。

    可是今日,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与他顶撞。

    “他不是你说的小混混,他是个很厉害,也很好的人……”

    星尔抿紧了嘴唇,似是鼓足了全部的勇气,抬头,就那样倔强的望着他,为另外一个男人,与他对抗。

    “很厉害,也很好是吗?那你怎么不去找他,让他把你捞出来?”

    萧庭月的话音异样平静。

    “我说了我不想连累你们任何人……”

    “所以我和他,都是你口中所谓的任何人?”

    萧庭月的声音骤然一沉,车厢内气压陡地低沉了下来,像是山雨欲来一般,沉闷的让人几乎快要无法喘息。

    “也是,像你这种冥顽不灵,心狠手辣的女人,和方晋南那种手里攥着人命的男人,确实是绝配!”

    萧庭月丢下这一句,直接吩咐东子停车。

    “姜星尔,你滚吧,从今以后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想滚去哪就滚去哪!滚!”

    “萧庭月……”

    星尔怔怔看着他,她没有护着方晋南的意思,她只是说了实话,说了心里话而已,她不想骗他。

    他和其他人,又怎么会一样。

    她可以在林涵面前,心硬如铁的利用林涵,欺骗林涵。

    她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方晋南的相助,只因为她不想欠下方晋南的人情。

    可是面对他……

    她心里有的只是害怕,惶恐,不安,还有……她前十六年人生字典里,从不曾出现过的卑微。

    她怕他讨厌她,不喜欢她,毕竟他们之间的的关系刚刚好转了一些……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

    萧庭月神色冷漠,眉目之间的嫌恶好似再也遮掩不住。

    星尔缓缓低了头,柔软的唇肉咬的生疼,她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多作停留,轻轻拉开车门下了车子。

    关车门的细微声音传来,萧庭月一直隐忍的怒火忽然就爆发到了极致,她是迫不及待的要去找那个姓方的男人了吧!

    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爱他,这辈子都只会爱他,嗬,他不过出差了几日,她就闯出这样的祸事,还和别的男人勾搭不清了!

    这一路上他为了她的事焦头烂额,动用了昔日生意场上都不肯轻易动用的关系,来为她摆平这些麻烦,她可倒好。

    是啊, 她姜星尔自持貌美,什么男人勾搭不来?

    从前一个姓林的学长,后来一中那些毛都没长全的男生,再到b大那一堆苍蝇,如今又冒出来个方晋南,嗬!

    真是好本事,真是长能耐了!

    萧庭月怒火难息,回眸看到星尔就那样怔怔在路边站着,黑色的大羽绒服裹住她纤瘦的身子,小小的巴掌脸看起来说不出的楚

    楚可怜。

    她站在路边看着他的车子,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风把羽绒服帽子上的绒毛吹的乱七八糟,也把她的头发吹的凌乱,只露出

    通红的一双眼睛来。

    “先生……这么冷的天,姜小姐脸上还带着伤……”

    东子回身看向萧庭月,笑道:“星尔小姐毕竟年纪还小,先生您何必和她小孩子一般见识……”

    “东子,正是因为她年纪还小,我才不能看着她往邪路上走,如果我纵容她,依旧不管她,谁知道她下次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

    “您慢慢儿教,星尔小姐向来都肯听您的话……”

    “只见年龄长,没见她长点脑子,你们也不用帮她说话,我现在实则有点后悔,就该让她去监狱蹲上半个月,她才知晓活在这世

    上不能冲动行事。”

    “先生您这样良苦用心,星尔小姐总能知道的,您看美国的专家也差不多到了,小姐脸上的伤也不能耽搁……”

    肖城也跟着劝,萧庭月却只是闭了眼眸:“我现在不想看到她,肖城你去办这些事吧。”

    肖城和东子对视一眼,轻叹一声摇了摇头:“那我先开另外的车子去接着星尔小姐。”

    萧庭月似是在闭门养神,什么都没有说。

    肖城拉开车门跳下车,东子这才缓缓发动了车子。

    星尔看着那车子移动,忽而眼圈红的更狠了。

    “星尔小姐……”

    肖城的声音陡地响起,星尔一怔,“肖城哥?”

    “先上车吧,外面风大。”

    星尔紧咬着嘴唇看向肖城:“肖城哥,他……”

    “先生是有点生气,但是没有不管您,刚才也是气头上的话,您别放在心上……”

    肖城温声安慰着,星尔的眼泪却是立时落了下来:“肖城哥,我真的没有想杀人……”

    肖城赶紧示意她噤声:“星尔小姐,这些话以后可不要说了,那件失踪案根本和您没有任何关系,知道了吗?”

    星尔垂了眼眸,眼泪纷纷而落:“我知道,我知道他会帮我摆平,可是做过的事,终究是做过了……”

    肖城开了车门,示意她上车来,又温声劝道:“先生生气也是因此,您有了什么事,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不是去向先生求助呢?

    ”

    “我怕他讨厌我……”

    肖城失笑摇头:“先生怎么会讨厌您呢?先生出差这些日子一直都惦记着您,回来京城听说您不在,当时的脸色……他刚下飞机

    ,奔波数万里,一分钟都没歇息,直接又坐私人飞机回来蓉城,一路都在动用各种关系压下外面的绯闻,把你从中摘出来,您

    看先生今日连衣服都没时间换……”

    星尔坐在那里,眼泪豆子掉的更凶了:“我以为他一直都很讨厌我,不喜欢我惹事,可莘柑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