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吃我的喝我的,我养着你,你心里却想着那个男人?
    可是如今,他在全世界人的面前说,姜星尔是他的太太。

    他娶妻了,他身边有了更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那个白芷,那个负心狠心的女人,那个病秧子,他怕是早已忘记了吧?

    那么她还活着干什么呢?

    段家振想要打死她,那就打死好了,失去了萧庭月,失去了她的另一颗心脏,她还能怎样苟延残喘下去?

    “吃我的,喝我的,我养着你,你心里却还想着那个男人?”

    段家振拎着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然后重重甩在了沙发上。

    白芷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在疼,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位了一般,而心脏尤为疼痛的厉害,她蜷缩着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缩紧

    成了一团,她按着心口,剧烈的粗喘着,肿胀通红的脸色,渐渐变成一片青白。

    “与我结婚的时候你对我保证的是什么?”

    段家振瞧着她痛苦的神色,他知道,这样一番毒打,她的心脏病怕是又要犯了,她需要吃药,药瓶就搁在茶几旁边的小抽屉里

    。

    可他偏偏不帮她拿出来。

    他是一个年轻正常的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自然会有旺盛的需求。

    可是白芷呢?

    与他结婚这么久,她借故身子不好,婚后很快就和他分房而住,他有需求的时候,十次有八次她都是拒绝的。

    而心不甘情不愿答应的那两次,她躺在他的身下,就像是冰冷的尸体一样,一丁点的反应都没有。

    当初对她这样病态柔弱的东方美的迷恋,让他不顾一切的娶了她为妻子,还因此和自己的母亲闹翻了。

    如今瞧来,他这一步,走的真是千错万错。

    花了这么多钱养着一个娇弱的花瓶,除了摆在这里好看之外,丁点作用都没有。

    段家振并不苛求自己的太太要多么的贤惠或者能干,可是一个男人床笫之间都得不到满足,原本就薄弱的感情,又怎么禁得起

    这样的折腾?

    更何况,白芷如今坐在他的房子里,为了她的初恋情人哭的眼睛都肿了。

    但凡有点血性的男人,又有几个能忍受?

    白芷的喘息越来越剧烈,她的脸色已经浮出了一片灰败的青紫,她睁大了眼,死死的望着段家振,伸出去的一只手像是枯瘦的

    树枝一样,蜷缩又伸展开来……

    “求你……救我,救我……”

    白芷艰难的呼救,她痛苦的呻吟着,努力的想要够到那个小抽屉……

    段家振却当着她的面直接把抽屉打开,取了药瓶出来,攥在手心里在她面前晃了晃。

    白芷死死的摁着心口,嘴里‘嗬嗬’的倒吐着气……

    她要死了,她真的要死了……

    可人在濒死的那一刻,是有求生的本能的,她不知怎么的从沙发上翻滚了下来,艰难的爬到了段家振的身前。

    段家振低头看着他美丽的病态的东方妻子。

    他曾为她的病弱深深着迷,他也曾为了她娴静清雅的气质而迷醉不已。

    可是此刻伏在他身前的这个面目全非的女人又是谁?

    他当初怎么就会被这样的女人给深深吸引了?

    段家振觉得很可笑,这才多久,他们结婚才多久?

    可他对她的迷恋,已经全然消失无踪了。

    他扬起手,手指一根一根的松开,药瓶从他的掌心里跌落在地板上,摔的粉碎。

    他看着他那 美丽的妻子趴在地上,像是狗一样粗喘着,丑陋无比的将地上的药丸胡乱捡起来塞在嘴里。

    他嫌恶的看了她一眼,跨过她的身体,直接离开了别墅。

    药效很快起了作用,心口里锐利的刺痛缓缓的平复了下来,白芷伏在冰凉的地板上,喘息渐渐平复,紧闭的眼瞳里,却有大颗

    大颗滚烫的眼泪涌出。

    三年相恋,萧庭月待她自始至终温柔深情,她又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和羞辱?

    段家振当初追她的时候说的怎样天花乱坠,怎样保证一辈子爱她疼她的,如今却都成了天大的笑话。

    这一段婚姻,到了这样不堪的境地,也只有结束这一种可能了。

    既然他如今这般的厌弃她,那么,她也就不会再留在这里碍他的眼。

    白芷缓缓撑着手臂,挣扎着从地上起来,玄关处传来佣人小心翼翼的询问:“太太,您没事儿吧?”

    方才两人室内发生的这一切,外面的佣人大约都看到了听到了吧。

    她这个段家的太太,如今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太太……”

    佣人的声音更近了一些,白芷想开口让他们出去,可她的嗓子疼的厉害,大约方才段家振的两耳光把她打的实在太狠了。

    口腔里磕破了好几处,牙齿也松动了,她根本就不能发出声音。

    可白芷不愿自己这样狼狈可怜的模样被佣人给看到,她捂住脸,强撑着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到楼梯前。

    “太太,您没事儿吧,要不要找医生……”

    白芷背对着佣人,缓缓的摆了摆手,示意佣人先出去。

    佣人乖觉的退出了别墅。

    白芷扶着栏杆,一步一步艰难的迈上楼梯,等她走到卧室门前站定的那一刻,她整个人却又呆住了。

    离婚,她去哪里?

    在美国她只有这一个落脚地,白家就像是一个填不平的巨坑,她结婚的时候,白忠林索要了巨额的聘礼,这也是段家振的父母

    极其不喜欢她的原因之一。

    依照父亲那样贪婪势力的性子,如果知晓她离婚了,肯定大发雷霆……

    她就算是回去了白家,可日子大约也别想过的安宁。

    更何况她如今的病情这样严重,在美国这样好的医疗条件下她才能苟延残喘到今日。

    回了娘家,白忠林舍得把大把大把的钱都花在她的身上吗?

    白若怔怔的站在那里,这一刻,她心中翻涌的都是无边无际的后悔。

    她多想穿回去五年前那一段时光,狠狠的把当时那个傻乎乎一心一意为恋人着想考虑的自己给打醒。

    如果她没有和庭月分手,如果她一直都和庭月在一起……

    也许现在,她已经换了健康的心脏,也许现在,她依旧是蓉城最让人羡慕的女人,也许现在,萧家少奶奶的位子还是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