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连着两个耳光打下去,她连挣扎的本能都失去了……
    萧庭月,萧庭月……

    你知不知道,我爱你,比你想象的,还要更重千倍万倍。

    ……

    军用越野车在疾驰赶去警局的路上,嘎然停住。

    视频画面上,那个长身玉立的英俊男人,握着她的手走到人前。

    那个男人将她揽入怀中,在全世界人面前,一字一句的宣布,她是他的太太。

    姜星尔,她是他萧庭月的太太。

    他看到星尔在听到那一句话的时候,倏然明亮起来的一双眼瞳和滚滚落下的热泪。

    他听到了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清晰,渺小,就在耳畔。

    “关掉。”

    他终于开了口,车内的下属立时关掉了视频。

    车子里安静了下来,静的只有他蓬勃跳动的心跳声。

    “南哥,不值得,真的不值得……姜小姐已经嫁人了……”

    “你们下去,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下属摇摇头,轻叹了一声,打开车门跳下了车子。

    星尔,你之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肯让我帮你,是因为你已经心有所属了对不对?

    你心有所属,我所属意的却独有一个你……

    星尔,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

    小小的独栋别墅,花园围绕簇拥着一栋漂亮精致的木房子。

    园丁执了喷水壶细心浇灌着暖房里的花木,不远处有黑色车子缓缓驶入院中的车库。

    中意混血的男人,身高极高,常年健身的缘故,肌肉遒劲结实,生的乌发碧眼,倒也称得上英俊,只是气质中略带了几分的阴

    郁,让人望而生畏。

    男人停好车子,车钥匙随手丢给家中佣人,有几分生疏的用询问了佣人一句:“太太呢。”

    “先生,太太在客厅里看电视。”

    他虽是中意混血,却持的是英国国籍,所以他如今在外用的是英文名字,而在家中,白芷却常用名字称呼他。

    他的名字用了母亲的姓氏,按照家谱排下来,姓方,名家振。

    实则他这一副相貌也更偏向东方一些,除却那一双眼睛微微带一些碧蓝色,而鼻梁较之亚洲人更高挺了数分之外,他看起来倒

    与亚洲的英俊男子没什么异样了。

    段家振对佣人微微点头,抬手制止了佣人进去回禀,就迈步向别墅走去。

    玄关那里换鞋之时,白芷并不曾像往日那样面带微笑的迎上来。

    段家振倒是也不曾在意,自己换了鞋子,摘下外套挂在衣架上,缓步向客厅走去。

    客厅里电视机发出细微的声音,白芷窝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目光定定的望着电视屏幕,似是狠狠哭了一场的缘故,眼

    圈红肿如桃,鬓发微微蓬乱着,说不出的处处可怜。

    段家振脚步微顿,白芷还未曾察觉到丈夫回来,依旧自顾自的沉浸在自己失控的情绪之中,呜咽不止。

    电视画面上播放的是中国国内的新闻。

    大约已经播放到了尾声,并不见众多媒体之前围拢的采访对象,可段家振却还是在现场嘈杂的声音里,敏感的听到了他们提起

    的那一个名字。

    萧庭月,萧家的长公子,萧庭月。

    白芷,他美丽的太太白芷曾经的初恋情人,爱的海枯石烂的那个男人。

    段家振的脸色骤然阴沉了下来。

    “芷,你在看什么?怎么哭了?”

    段家振的声音倏然响起,白芷陡地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几乎立时要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她慌乱之下手指飞快的摁了遥控器将电

    视关掉,心脏扑腾扑腾跳的飞快,几乎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家振……你回来了?”

    白芷抬起手,轻轻擦了擦眼泪,柔声开口。

    段家振目光落定在她纤小的巴掌小脸上,男人眸色深沉,像是碧蓝的大海骤然翻搅出了乌黑汹涌的风浪.

    白若轻轻颤了颤,强自镇定的挤出柔弱的一抹下来:“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不好看,是不是工作……”

    “啪!”

    忽然的一耳光重重搧在了白若脸上,未说完的话语被硬生生斩断,白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直接飞了出去。

    段家振一米九多的身高,常年健身他身体强壮到可怕,一条手臂几乎都要比白芷的大腿还粗。

    这样卯足了劲儿的一耳光打出去,白芷整个人都被搧懵了,她常年病弱,堪堪八十来斤的体重,在这样强壮高大的段家振面前

    ,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白芷摔在地上,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半边脸滚烫生疼,后槽牙隐约都有些晃动起来,满嘴的血腥味,她蜷缩在地板上一动

    不动,段家振却又走过去,弯腰攥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地板上拎了起来,劈手又是一耳光打了下去。

    白芷闭了眼,像是一条濒死的鱼,连挣扎的本能都失去了。

    她苍白憔悴的脸颊通红高肿,嘴角破裂淌出血来。

    段家振却沉着脸,眸子里翻涌着森寒的阴鹫,伸手扼住了白芷的下颌。

    “你哭什么?想你的初恋情人了是不是?”

    白芷闭了眼,眼泪无声的向下淌,淋漓不断。

    萧庭月结婚了,他结婚了。

    她最后的一丝念想也全然的幻灭了。

    可更让她心底痛不欲生的却是他那一句——

    ‘只要是我想娶的女人,我自然有千种万种的方法娶了她。’

    所以……

    他当年,想要娶她的执念并没有那么深,是不是?

    所以,如今,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个叫姜星尔的女孩儿,是不是?

    那曾经三年的感情算什么?那曾经的山盟海誓又算什么?

    那曾经五年不近女色孤身一人的寂寞,又算什么?

    她以为他可以一辈子等着她,爱她,可是……

    她终究还是错了。

    是,是她主动说的分手,然后决绝的订了婚,断了他的念想。

    可她只是舍不得他被家族放弃,舍不得他自毁前程。

    她吞下的这些苦水,她隐忍的这一切,他又知道吗?

    她只是想要他好,想要他成就自己的梦想,想要他永远光鲜的站在云端……

    可她为他所想的这一切,他又能体会到吗?

    忍受着病痛,忍受着每日心率超过一百的折磨,忍受着身边睡着的男人是自己不爱的男人,这样一日一日磋磨着自己的青春活

    着,只不过是因为心里还藏着他,她才有着最后的一线希望支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