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如你们所见,姜星尔,她是我萧庭月的太太!
    她使劲点头,盈眶的泪又要涌出,他却已经转过身去,拉着她的手直接向警局外的嘈杂走去。

    无数的镁光灯在闪,姜二太太哭成了泪人被人搀扶着站在人群最前面。

    萧庭月握着星尔的手出现那一刻,乱纷纷的嘈杂忽然间就平息了下来,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的望着二人。

    姜心恋戴了黑超站在人群之后,在看到萧庭月握了星尔的手走出来那一刻,镜片后娇美的脸庞上立时浮出了一丝狰狞的嫉恨。

    而另一处,一个身形看起来较为羸弱的年轻女孩儿,戴了墨镜和口罩坐在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车子里。

    她一直都紧紧盯着警局的大门口,双手十指不知什么时候紧紧抠进了身下雪白的坐垫之中,纤瘦的手背上青筋毕露,显然她已

    经紧张到了极致。

    而在萧庭月握着姜星尔的手出现在人群面前那一刻,那女孩儿忽然整个人都从座位上弹坐了起来,她倏然睁大了眼眸,死死的

    盯着那出现在众人之前的两人……

    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萧家的长公子萧庭月为什么会和姜星尔那个贱人一起出现?

    甚至……

    她的目光落在两人紧握的手上……

    萧庭月为什么还握着姜星尔的手?

    为什么他会握着姜星尔的手!

    贱人,贱人果然是贱人,贱人就是有一万种你猜不到的本事来勾搭上无数人肖想的那些男人!

    可是,那是萧庭月,那是蓉城所有闺秀心中都在偷偷的觊觎着的那个男人啊!

    凭什么,凭什么姜星尔可以勾搭上萧庭月?

    就凭她那张狐媚子的脸?

    可她又比她差了什么?差了多少?

    姜心安怔怔的跌坐在了座位上,那一日,谢锦修无意间说出的那一句话,像是锐利的锥子,狠狠的刺入了她的心脏深处。

    “姜心安,你和姜星尔是姐妹,怎么你一点都不像她呢?”

    “你要是像她,你要是有三分的像她,该有多好啊……”

    “姜心安,对不起……”

    她深深爱慕着的谢锦修,喜欢的是她。

    蓉城无数人觊觎的男人,守护着的,也是她。

    同样身上都流着姜慕生的血,同样都是姐妹,为什么,为什么她却好似连姜星尔的头发丝都比不上?

    凭什么,凭什么?

    如果她生下来就健康,如果她没有被病情折磨这么多年,她一定比现在还要漂亮数倍。

    那么,姜星尔如今拥有的一切,就都会是她的……

    原本,她以为这一次一定可以将她置于死地,让她永不能翻身,却没想到萧庭月会成为她的靠山……

    姜心安咬死了牙关望着人群之中的两个人。

    全场静寂下来,萧庭月终是开了口。

    他握着姜星尔的手向前走了一步,站定,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的身上,屏气凝神的等着他开口。

    只有镁光灯在此起彼伏的闪烁不停。

    姜心恋死死的攥紧了手指,她有一种预感,似是预感到了萧庭月会说什么,可她却又强烈的期盼着,他永远不要说出来……

    “如你们所见,姜星尔,她是我萧庭月的太太。”

    萧庭月握着星尔的手忽然松开,可下一瞬,他却直接将她揽入了怀中,那身材高大其实绰约不凡的男人,芝兰玉树一般的绝世

    风姿之下,却又有着这样的温柔动人。

    星尔不敢置信的睁大眼,仰脸怔怔的看着他,“萧庭月……”

    他没有低头看她,只是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众人,可唯有她知道,他揽着她细腰的手掌箍的那么那么的紧。

    人群中渐渐的嘈杂起来,议论声嗡嗡不停。

    像是一枚炸弹投入深水,眼看现场就要沸腾。

    萧庭月目光沉沉掠过众人,那沸腾眼睁睁的被无声压了下来,重又归于一片静寂。

    “这一次的谣传,事关我太太的声名,我会追究到底,是从何人口中传出,又是何人推波助澜,我萧庭月,一个都不会放过。”

    萧庭月说到最后一句,目光骤然一凛,镜片后的眼瞳里翻涌的是波云诡谲的暗潮和森利。

    人群之中静的让人心颤,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萧家的长公子萧庭月,这是要一怒为红颜了。

    站在人群最后的姜心恋,下意识的低了头,躲在人后。

    而坐在车上的姜心安,通过广播听到萧庭月方才所说的这些话之后,整个人双眸赤红,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瞳内最后一抹光

    芒变成了一片死灰。

    姜星尔,是萧庭月的太太。

    是他亲口承认的,在所有人面前,在全世界面前,亲口承认的,他的太太。

    她姜心安,还拿什么和姜星尔比?

    还怎么和姜星尔比?

    秦冉这么多年都在沾沾自喜,她斗死了盛若兰,盛若兰这个正房太太成了她的手下败将,早早的就一命呜呼了……

    可是如今瞧来,该笑的却是那个早就一命呜呼的短命鬼吧!

    姜星尔成了萧庭月的太太,萧家未来的当家主母啊,可她姜心安又算什么呢?

    她这样一个连姜家老宅都进不去的私生女,一个到如今都未曾公开过的私生女,甚至世人根本不知道她这个姜家女的存在!

    她又拿什么去和姜星尔斗,拿什么将姜星尔踩在脚下?

    ……

    “萧先生,据我所知,姜四小姐还不到20岁……”

    “萧先生,请问您是何时和姜四小姐订下婚约的?请问你们举行婚礼没有?”

    “请问萧先生,姜四小姐不到法定成婚的年龄……”

    萧庭月闻言,薄唇却噙了淡淡的一抹冷笑:“只要是我想娶的人,自然有千种万种的法子娶了她。”

    东子带人将人群驱散,萧庭月揽了星尔的腰一步一步从人群之中穿过。

    星尔伏在他的手臂上,滚烫的眼泪纷纷而下。

    萧庭月,这一生一世,我都不会辜负你。

    这一生一世,没有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让我从你的身边离开。

    我要和你一起活到长命百岁,活到我们的头发都白了。

    我要和你一起老死在温暖柔软的被窝里,身边围绕着我们的儿孙。

    我要和你葬在同一处墓穴之中,化成了灰,化成了尘土,我们也永不分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