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萧庭月握着姜星尔的手,站在世人面前
    “我,我们反正还没有登记,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我做了什么,和你大抵也是没有关系的,萧庭月……我不会牵连到你…

    …”

    她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边抬头去瞄他的神色,见他自始至终面容平静,她渐渐的胆子大了一些,捏了捏拳头,鼓足勇气又说道

    :“没有人会知道这些事的,你不用担心别人议论你,我也从来不曾对任何人说过,我和你的关系……”

    萧庭月怒到极致,反而低低笑了一笑:“姜星尔,我他吗还真是头一次见有人哭着求着坐牢的。”

    星尔死死的咬着嘴唇,她终究只是一个刚念大学的小姑娘,她这一辈子做的所有无法无天的事加起来,也比不得手里捏着一条

    血淋淋的人命。

    她并不是想坐牢,也并非是斯德哥尔摩这一类受虐综合体。

    她只是不想,不想牵累到他。

    不想牵累到,任何一个她在意的人。

    这是她自己做的事,自己造的孽,和任何人都毫无关系。

    “你以为你撇清了,就当真影响不到我了?姜星尔,我和你睡了这么多次了,你当真以为我们的关系瞒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萧庭月冷笑。

    星尔倏然语结,好一会儿,她才抬起哭的红肿的眼眸定定看向他:“那,那我要怎样,怎样才能把你摘出去……”

    “你以为你能做什么?你以为这天底下的所有事所有人都要围着你的指挥棒来转?你以为你想怎样就可以怎样?”

    “那你要我怎样?隐婚是提出来的,不是我求你的,今天也是你自己跑来的,不是我求你来救我的,我杀了人,就让我抵命好了

    ,我没有让你们任何一个人来帮我,我全部自己承担还不行吗?”

    星尔终是彻底崩溃了,她像是虚脱了一样沿着墙壁滑坐在了地上,抬起手捂住脸,无声的痛哭起来。

    萧庭月被她这一席话气的太阳穴处青筋跳个不停,他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桌案,都他吗是他萧庭月自己犯贱!

    对,他就不该管她,就该让她在这里坐牢坐到老死,就该让她去给姜心语偿命!

    他是吃饱了撑的才会风尘仆仆奔波千里万里的来找她,带她出去。

    “行,你既然想认罪,那你就认吧,你他吗最好让法官判你死刑,把你外婆和亲人全都活活气死!”

    萧庭月转身就向外走,身后的呜咽停滞了一瞬,旋即却又低低的响起。

    他一直走出了问询室,走到了长廊的尽头,依旧觉得胸膛里那些怒火在控制不住的四处乱窜,他想要不管不顾的一走了之,可

    那些呜呜咽咽的哭声却像是一直都缭绕在耳畔。

    萧庭月点了一支烟,抽完,腹内怒火稍稍平息了一些,他掐了烟,转过身,复又进了问询室。

    星尔依旧坐在地板上,有些呆怔的抱着膝,定定看着面前的墙壁。

    听到有人进来的脚步声,她眼珠微微的转了转,一片死寂的眼瞳里忽然跃出他的身影,瞳仁里倏然一亮,下一瞬,却又有大颗

    大颗的眼泪滚落了下来。

    方才,他走了,她是真的以为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管她了。

    没有人愿意身陷囹圄,但她平生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她实在是太害怕太自责,实在不知该怎么办了……

    萧庭月眉眼紧倏,几步走到她跟前,直接拽了她的手腕:“跟我回去!”

    星尔还想再说什么,萧庭月直接回身狠狠瞪了她一眼:“闭紧你的嘴!”

    箍住她手腕的那一只手实在攥的太紧,星尔轻轻咬了咬嘴唇,却实在不敢再激怒他,任他将她拖出了问询室。

    一直走出了警局的大楼。

    温暖的阳光洒落下来落在他们的身上,原本攥住她手腕的那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她的手指。

    他的手掌温暖而又有力,星尔跟在他的身后,一路被他拉着走的踉跄,心里却暖的想哭。

    警察局外一片嘈杂,无数的记者媒体都纷涌而来。

    毕竟,那个传言中的杀人狂魔姜星尔自己来了警局,自然引起无数轰动。

    而随后,蓉城萧家的萧公子也现身警局,简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萧家的势力虽让这些八卦媒体们惧怕,可却又实在抵挡不住这样巨大的利益诱惑——毕竟,此时此刻,全城都在关注着姜心语

    的失踪案。

    “先生,外面全都被记者媒体围满了,还有一些姜心语的同学朋友组成的声援团……”

    东子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萧庭月的脸色:“先生,不如我去把人群驱散……”

    萧庭月停了步子,回身看向星尔,她的脸色似乎越发苍白了几分,死死的咬着嘴唇,垂眸盯着地面,不知在想什么,只是被他

    握着的那一只手,此时却是冰凉的一片。

    “不用了。”

    萧庭月淡淡开口,看了东子和肖城一眼,又吩咐道:“你们去告诉外面的媒体,我现在有事情宣布。”

    东子和肖城俱是神色一凛,二人跟随萧庭月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因此,二人大约也能猜出来,萧庭月要宣布的事情是什

    么。

    这位姜四小姐,还真是好福气。

    惹出了这样大的是非官司,眼看着要身败名裂,却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会……

    萧庭月将她的手握的更紧,语调却带了淡淡的几分讽刺:“害怕了?我以为姜四小姐当真不知惧怕为何物呢。”

    星尔将下唇咬的更紧了几分,几乎要将那惨白的嘴唇咬破,沁出血来。

    萧庭月只觉得刺眼,抬手往她唇上抚去,星尔却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剧烈的颤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要躲开……

    可他的手指却轻轻落在了她的嘴唇上,咬的极深的那一排牙印在原本柔软粉嫩的唇肉上格外的清晰刺目。

    “我原本以为你虽然有些傻,却也不至于愚钝,可如今瞧来,你简直是愚不可及!”

    萧庭月说完这一句,抚着她嘴唇的动作微微停滞了一下:“姜星尔,伤人伤己的蠢事,以后不要再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