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萧庭月我以为你不会要我了……
    彼时,星尔心中还存着一些说不出的愧疚,毕竟,莘柑的脸确实毁了,可姜心语罪不至死。

    但当很久很久以后,她终于知晓了那一个夏日里发生的一切,她恨不得能穿越回去那一段时光,让那一晚的自己,亲手再在姜

    心语的尸体上补上一刀。

    同为女人,姜星尔天然就知晓,强.暴,对于一个女孩儿来说,是怎样的折辱和噩梦。

    “是我自己拿匕……”

    问询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踹开。

    十分封闭的房间里,布置简陋,光线黯淡,惨白的灯管散发出冰冷的光芒,却照不散这满室的黑暗。

    那踹开门的男人,就站在漫天的阳光之中。

    他的身影被阳光够了的温暖而又高大,像是一个可以让她随意安心栖息的港湾。

    门撞在墙上,发出‘哐啷’的巨响。

    他身后的两个中年男人,皆是一脸不安和惊惧的小心翼翼。

    星尔坐在桌案后面,微微的扬着小脸。

    白色的冷光打在她的脸上,要她那一张原就雪白的面容越发显得苍白起来。

    小小的身影裹在宽大的黑色羽绒服之中,那只有他巴掌大的小脸上贴着一片白色的纱布。

    黑瞳仁黑的如夜色一般孤寂,映衬着雪白的脸色,黑的突兀,白的脆弱。

    似是瞧到她身上并无伤,也没有被人刁难或者殴打过的迹象,男人身上那冷峻阴鹫的气息这才缓缓的散去一些。

    “萧公子息怒,这只是误会,误会……”

    他身后的人小心翼翼的说着,萧庭月却并未曾理会。

    他的目光只是淡漠的从她脸上滑过,就立时移开。

    “姜星尔这一段时间都和我在一起,她与姜心语的失踪案毫无任何关联。”

    萧庭月沉声说完,直接跨进屋子。

    “萧公子……您看,手下人不知情,这不过是误会……”

    “是啊,是啊,只是例行的问询而已,您也知道,这几天外面流言太泛滥了……”

    萧庭月倒还算是客气,“既然如此,人,我可以带回去了吧。”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两人点头哈腰的说着,又极有眼色的叫了问询的几人,快步的出了房间。

    萧庭月缓缓上前了一步,隔着不到两米远的距离,他站定脚步,不再上前。

    星尔原本仰着脸看着他,却在对上他这样的目光之后,垂了眼眸,缓缓的低下头来。

    她以为他会劈头盖脸的训斥她一顿。

    她以为他会暴怒,会嫌她丢人现眼,会厌恶这样的一个她,再也不会理她,管她。

    她以为,她和他之间真的完了,彻底的完了。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以为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姜星尔。”

    她听到他平静淡漠的声音响起,就在她的头顶处。

    这样的语调,像是回到了他们关系的最初,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萧庭月看着她的头埋的越来越低,可那原木的桌面上却有一个一个圆圆的斑驳的泪痕落上去。

    她的肩膀在颤抖,脊背微微的佝偻着,整个人蜷缩在巨大的衣服里,小的可怜的一个。

    他听到他心脏的最深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私人飞机降落在蓉城的时候,他知晓她自己去了警察局。

    那一刻,暴怒到了极致的他,直接狠狠摔了手里的手机。

    她做事从来都不知道考虑后果,从来都不顾及身边人的感受,从来都是这样的为所欲为!

    他当时差一点直接飞回京城去,就让她去蹲监狱,就让她杀人偿命。

    可心底的那一丝丝牵绊却还是让他忍下所有怒火,直接来了警察局。

    他以为见到她的时候,他会不管不顾劈头盖脸的狠狠骂她一顿。

    他以为,如果她依旧顽固不化不肯认错的话,他会毫不客气的一巴掌直接把她打醒。

    可他以为的这一切,却一样都未曾发生。

    他没有骂她一句,也没有对她动手。

    满腹的怒火,到最后脱口而出的却不过是最简单的一句:

    “跟我回家吧。”

    跟我回家吧。

    星尔以为自己听错了,她错愕的抬起头来,泪眼迷离的望着面前的那个男人。

    他在说什么?

    跟他……回家?

    他没有生她的气,他还肯要她?

    可她杀人了,她杀人了啊……

    他最厌恶的就是她这样的女孩儿,他喜欢的是文静优雅的淑女,他 喜欢女人乖巧懂事善良……

    他不喜欢这样蛮横无礼而又冷血暴力的姜星尔。

    他不喜欢她啊。

    她的泪忽然就汹涌了。

    萧庭月微微蹙了眉,她哭什么,他是骂她了还是对她动手了?

    星尔却忽地站了起来,绕过桌子直接扑到了他的怀中去:“萧庭月我以为你不会要我了……”

    她哭的呜咽,眼泪落的根本止不住,很快将他胸口衣襟尽数打湿。

    萧庭月伸手将她从怀中拉开,她却又扑进去,更紧的抱住了他的腰。

    几次三番,萧庭月终是停了手。

    她抱着他,呜呜咽咽的哭了许久,哭够了,却又不知怎么的发起神经来,忽然从他怀中挣了出来。

    挣出来之后,她又缓缓的向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

    萧庭月眉毛皱的更深:“姜星尔!”

    “萧叔叔,你,你走吧,你不要管我了……”

    萧庭月刚刚熄下去的怒火陡然间又高涨了起来,他沉了嗓音,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出来:“你再说一遍姜星尔!”

    星尔抽了抽鼻子,眼泪扑簌簌又落了下来:“你走吧,你不要管我了,我罪有应得……”

    “你是说让世人都知道我萧庭月的太太是一个涉嫌杀人的罪犯?”

    星尔哽咽着连连摇头:“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萧庭月忽然拔高了声调,星尔吓的浑身一颤,眼泪汪汪的抬起头看着他:“你别生气,萧庭月,你别生我

    的气……这是我自己犯的事儿,和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姜星尔你凭什么认为没有关系?”

    萧庭月上前一步,声色沉沉,面目却冷凝的几乎要滴出水来。

    星尔惶惑的低了头,她不敢再去看他的眼睛,瑟缩着,小小的往后退了一步,直到整个人靠在了墙上,再无可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