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流言满城,所有人都说,姜星尔是杀人凶手
    姜心语失踪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恰好是她回来蓉城的第二日发生的事情。

    那么,是不是和她有关?

    他以为她如今真的学乖了,真的开始长大懂事了,再不是从前那个冲动易怒,动辄就动手动刀的姜星尔。

    可是如今瞧来,倒是他的错。

    是他这一段日子,对她有些太放纵了。

    赵妈根本不敢看萧庭月的脸色,萧庭月也是第一次,对赵妈发了这样大的脾气。

    “先生,小姐只是说要回去见以前的好朋友……我也没想到……”

    萧庭月自那晚和星尔发了简讯之后,第三日打了她的电话却打不通了,他心中觉得莫名不安,又想到那一晚她发的那些神经兮

    兮的简讯,立时就打电话回京城的别墅。

    这才得知,姜星尔这丫头早就回了蓉城,而且,一直到现在也不曾回来,就连赵妈也联系不上她了。

    赵妈劈头盖脸挨了一顿骂,大气都不敢出。

    萧庭月刚下飞机,却又立时吩咐东子和肖城,去准备私人飞机,他现在就要回蓉城去。

    而此时,蓉城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沸沸扬扬的传闻。

    说是姜心语曾和自己的堂姐姜星尔十分不和睦。

    姜星尔当年在学校门口当着众多学生和家长老师的面,把姜心语的脸给毁了。

    而且姜心语一直爱慕的学长林涵,却一直喜欢的都是姜星尔。

    两个人之间嫌隙极深,这一次姜心语莫名失踪,而姜星尔也恰好在蓉城……

    她的学校又没放假,她好端端的不在学校上课跑回来蓉城干什么?

    说不得姜心语失踪,就和姜星尔有关。

    这些传言渐渐传的沸沸扬扬。

    毕竟当初在一中校门口,很多人都看到了姜星尔持刀伤人。

    而姜心语喜欢林涵,林涵喜欢姜星尔这件事,很多当年一中的学生都清楚。

    三角恋啊,最容易发出狗血人命案。

    几乎很多人都私底下认定了,姜心语的失踪,绝对和姜星尔脱不开关系。

    甚至,说不定姜星尔是杀了人,又毁尸灭迹了呢……

    姜家二房,自然也听到了这个传闻。

    姜二太太几乎是立时就全然相信了这个传言。

    自己女儿向来乖巧懂事,这么些年,唯一有过节的也不过是姜星尔这个小贱人一个。

    除了是姜星尔,还能是谁!

    就连警方都开始将注意力转向姜星尔的身上来。

    而且很快就调查清楚,b大一直都在正常的上课,姜星尔是请假回来的蓉城。

    何况,最关键的一点,姜星尔回来蓉城的第二日晚上,姜心语应了林涵的邀约出门赴约,然后,消失无踪。

    林涵那边,有明确的板上钉钉的证据证明他和事情无关,他确实约了姜心语,但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他回来蓉城已经是深夜

    ,而姜心语去赴约地点,监控显示的时间却早了数个小时,时间点根本对不上。

    虽然几乎所有的监控视频都被毁掉了,根本无从得知姜星尔那一晚到底在不在现场,但现在警方唯一能抓住的蛛丝马迹,就在

    姜星尔的身上。

    方晋南身上背了无数官司,自然不能正面和警方纠缠。

    他决意要护住姜星尔,连身家性命都不再顾忌,可他手底下的兄弟,却不愿如此。

    大家风里雨里刀尖上舔血才有今日,如今为了不相干的人犯下的人命官司,当真连自己和兄弟都不顾了?

    但方晋南却似铁了心一般,为此,连生死兄弟之间都起了嫌隙和争执。

    星尔看在眼中,心中不由暗下决定。

    方晋南那一下午外出之时,星尔很‘轻松’的离开了他的那一处住所。

    她心里很清楚,方晋南愿意为了她割舍一切,可他不是一个人,他身后还有无数需要他的人。

    更何况,她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也不需要任何人来为她顶罪。

    更何况,方晋南从来又不曾欠过她什么。

    ……

    警察局外。

    星尔刚从车上下来,蓬头垢面的姜二太太就直接哭嚎着向她冲了过来:“姜星尔你还我的女儿,你还我的心语,我的心头肉我的

    心语啊……”

    星尔站着没有动,还是身侧的一个女警察拉了她一把,才没让姜二太太将她撞倒。

    “你把我的心语弄到哪里去了……你说,你说啊姜星尔!”

    “我的女儿,我的心语,她才十九岁啊……”

    姜二太太整个人似乎苍老了数十岁,若不是有人搀扶着她,她甚至连站都要站不住,乱哄哄的人群,七嘴八舌的议论,指指点

    点中夹杂着无数的咒骂。

    星尔木然的站在那里,她承认她恨过姜心语,恨过姜二太太,恨过姜家的每一个人。

    可是此时此刻的姜二太太,也不过是一个失去了女儿的可怜人。

    警察护着她往楼上走,那些嘈杂的议论和辱骂声,哭喊声,渐渐的也就听不到了。

    可却像是魔症了一样,她的耳边不停回荡的着姜二太太的那一句:我的心语,我的女儿,她才十九岁啊……

    星尔低下头,轻轻的看着自己素白的掌心。

    那些血,那些滚烫的血,那些粘稠的,冻僵的血……

    好似依旧残留在这上面。

    她杀人了,她这只手,杀人了。

    ……

    警局问询室。

    星尔端然坐在桌案后面,她对面是三位肃穆的警官和一位记录口供的书记官。

    姜二太太刺耳的辱骂声依旧响彻在耳边,姜心语的同学好友组成的声援团也在警局门外示威。

    若不是有警察一路护着,星尔怕是要被这些人直接活撕了。

    “姜星尔,姜心语失踪那一天晚上,你们见面了没有?”

    星尔点头:“见面了。”

    “你与她见面之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星尔声色平静:“一些私人的恩怨,我质问了她一些事,我们发生了一些争吵。”

    “只是争吵?”

    “当然不止是争吵,我们也动了手。”

    “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星尔抬起手,轻轻抚了抚脸上的那一道伤,伤口在逐渐的愈合,生出新的粉嫩的新肉,到最后,会变成淡淡的一道疤。

    可是姜心语再也活不过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