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她要怎样对付莘柑,才能永绝后患?
    姜心语离奇失踪,姜家乱成了一团糟。

    她的手机通话被警方全都调了出来,失踪那一日,和她有过通话来往的一一都被调查。

    林涵自然也不例外。

    更何况通话录音之中,林涵约了姜心语晚上见面。

    随后姜心语离开学校宿舍,然后消失无踪。

    可林涵却有一路的证据显示,他自始至终都不曾出现在约定的地点,而且时间点也根本对不上。

    林家在蓉城也是书香之家,很快就通过关系将林涵的嫌疑彻底抹去了。

    林涵连夜被家人送回学校,线索此时又中断开来。

    姜家人心惶惶,又以姜心恋和姜心恒二人尤其的惊惧恐慌。

    姜心恒甚至直接在学校请了假,整日都缩在姜家老宅不肯踏出去一步。

    而姜心恋 心内犹如烈油烹煮一般,日夜难安,整个人飞快的消瘦了下来。

    她如今早已是裴家的嫡长孙媳妇,在裴家可谓是最得宠爱的小辈。

    她还记得,她嫁给裴昭的时候,正是初秋最好的时光。

    裴家嫡长孙的婚礼,又怎会不风光到极致?

    更何况迎娶的还是裴昭的救命恩人,裴家从上到下,几乎恨不得将姜心恋整个人都供起来了。

    整个婚礼美轮美奂到了极致,轰动京城。

    可更让无数名媛闺秀羡慕的却是,裴家那个整日恹恹躺在家中的病痨鬼,双眼尽盲,发起病来狂躁如魔的嫡长孙裴昭,竟然真

    的快要病愈了。

    婚礼的现场,无数人都目睹了裴昭和新娘的风采。

    姜心恋算得上甜美可人,相貌也实属上乘了,可裴昭,在病情逐步的稳定之后,视力也开始恢复,他整个人身上孱弱的病气去

    了大半,原就俊秀无双的相貌,此时更是丰神俊朗,英姿勃勃。

    裴家世代从军,裴昭小时也在军队之中待过,后来病情越发严重,才不得已从部队回来。

    也是因此,裴昭其人身上就较之寻常男人多了几分英姿勃发。

    穿上婚礼正装的裴昭,简直英俊的让人不敢直视。

    姜心恋在看到红毯那一侧的他向她走来的时候,心跳飞快,幸福的几乎都要晕厥过去了。

    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过的一切,就这样真的被她攥在了掌心里。

    什么姜星尔,什么莘柑,她全都抛在了脑后去,她如今是裴昭的新娘,是裴昭的妻子,未来还会是裴家的当家太太。

    她会给裴昭生很多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也会继续成为裴家的继承人,一代一代,煊赫无比。

    婚礼上,裴昭吻她的时候,那样温柔疼惜。

    姜心恋整个人整颗心全然的沉沦了。

    这一份幸福抓在她的手中,这辈子,她都不会,也绝不可能再放开了。

    可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已经健康起来的裴昭,医生说,已经和常人无异的裴昭,新婚之夜却给了她一个到如今她都无法接受的

    打击。

    他不能入道。

    换一句,让姜心恋恨的牙齿都要咬碎的话来说。

    裴昭明明是一个健康的,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甚至之前,他们有过亲吻和拥抱,她能清晰的觉察到他对她身体产生的反应。

    可在新婚之夜,他们裸裎相对的时候,他却怎样都没办法进入她的身体。

    没有男人可以不计较这样的事情。

    裴昭当时脸色极其难看,姜心恋委屈至极,还要安抚他,生怕伤了他的自尊心。

    后来,他们也去看了医生,裴昭完全就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任何疾病。

    新婚一周后,裴昭和姜心恋分房而睡。

    裴家待她更好了,尤其是裴太太,对她和亲生女儿完全无异。

    但这世上哪一个新妇可以忍受这样的委屈?

    姜心语失踪的消息刚传到京城裴家,姜心恋立时就要回蓉城探亲。

    出了这样大的事,裴家自然是不会阻拦,裴太太还亲自吩咐了裴昭送姜心恋回去。

    姜心恋却心中有鬼,以担心裴昭的身子为理由婉转拒绝了。

    裴太太还十分欣慰,不住的赞她体贴懂事。

    姜心恋忧心忡忡回到姜家,直到确定外面并无任何有关她的风言风语传出来,她才稍稍心安。

    回来的路上她一直都在担忧,是不是姜星尔那贱人知晓了莘柑的事特意寻仇。

    姜心语又不知道告诉了姜星尔多少……

    她一直都心中难安。

    可现在看来,姜心语倒还算懂事,没有把她给捅出来。

    可莘柑的事情,却像是悬在她头顶的一块巨石一般,随时都会落下来,将她砸的粉身碎骨。

    她要想一个办法,她必须要想一个办法,必须要永绝后患……

    可是……

    杀了莘柑?

    她弄伤莘柑和杀了莘柑是两回事,万一莘家人彻底被激怒,真的闹起来呢?

    玉石和瓦砾怎能互撞?

    她姜心恋如今什么样的身份?怎么能因为一个莘柑,把自己到手的幸福全都毁了?

    姜心恋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总能想出一个万全的办法来,总能彻底的绝了这后顾之忧。

    裴昭的医生说,他如今虽然不用再继续输血了,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要她平日里尽量和裴昭出入同行,万一,只是万一裴昭

    若再发病,她在身边,就可以立刻让裴昭病情得到缓解。

    那么,莘柑如今还不能死,可她远在蓉城,不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终究还是不能心安。

    姜心恋心头忽地生出一个念头来。

    如果她以莘柑的弟弟作威胁,将莘柑带到京城去,然后,把她随便嫁给一个她娘家带来的心腹。

    以重金作为筹码,让她的丈夫好好的看管着她,这一辈子,莘柑还能翻出什么浪来?

    姜心恋想到这些,心绪这才渐渐的安定下来。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敲打莘柑一番,万一警察调查姜心语失踪案件的时候,查到了莘柑那里,这个又懦弱又愚蠢的

    女人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那可就麻烦了。

    姜家此时乱成一团糟,而刚下飞机的萧庭月,更是脸色阴沉难看到了极致。

    他出差第二天,姜星尔就请假回了蓉城,一直到今日,还未曾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