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你别哭,星尔,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林涵,对不起,我不该把你卷进这样的是非之中来,不过你放心,你回来一路上的各种视频都能作证,你只是刚回来蓉城,

    你根本都没有见过她的面,这件事,和你毫无任何关系……”

    林涵很快回过神来,是,他确实能干干净净的摘出来,可是星尔怎么办。

    “星尔,你要怎么办?”

    “我想去自首……”

    “不,你不能自首,就算是意外之中你失手伤了她,可你终究也要承担责任,你这一辈子都会有污点……”

    林涵握住她的双肩,眉毛紧蹙,许久之后,他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缓缓开口:“我来给你作证,你自始至终都和我在一起

    ……”

    “林涵,不用了……”

    星尔将他轻轻推开:“你别管我了,林涵,你现在先离开这里,随便找个地方……其他的事情,你都不要管了,记住,林涵,无

    论如何,都不要把你自己卷进来,也不要为我作伪证,你只需说实话就可以……”

    “星尔,你不能去自首,你听我的,我告诉警察,我们一直在一起……”

    “林涵,我说了不用管我,你听不明白吗?林涵,以后都不要再和我有任何瓜葛了,你还看不懂吗?我这个人只会恶毒的利用你

    ,利用完就丢到一边,我也根本不喜欢你,所以,以后把姜星尔这个人完全摒弃到你的世界之外去,好不好?”

    星尔用力的将林涵的手臂推开:“我不需要你帮我作证,我也不需要你插手我的事,有人自会帮我摆平……”

    星尔指了指不远处方晋南的军用越野车:“你看到了吗?早在你来之前,就有人先到一步,帮我解决了所有的麻烦了,所以,你

    走吧,你把自己干干净净摘出去就行了!”

    星尔说完,转身就走。

    林涵怔然的立在雪地上,他看着星尔头也不回的离开,每一次都是这样。

    他孤独的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身影走远,消失。

    每一次在他觉得自己离她终于近了一步的时候,她却更决绝的将他给推开了。

    恨吗?

    如她所说的那样,她从来对他都是利用。

    可又怎么能恨得起来。

    他甚至更多时候能心底只是庆幸。

    庆幸她需要一个人来利用的时候,她每一次都能想到他。

    所以,他在她的心中,还是不同的吧。

    林涵看着她上了那辆军用越野车,他不知道那车上的男人是谁,但此刻他或许隐约能猜到,那个男人,和她的关系,该是比他

    与她,更为亲近的吧。

    “你哭了?”

    她回来之后一直都沉默着,车子开走了,开出去了一段,方晋南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哭了。

    方晋南没有哄过人,他身边从来围绕的都是这群哥们儿,他当然在声色犬马的场所里也见过那些漂亮妖娆的女人。

    可那些女人又什么时候需要男人来哄?

    他不懂怎么哄女人,可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曾经帮着父母哄过更小的弟妹。

    他会哄孩子,就算不怎么精通,可多少也知道一点门道。

    “星尔不哭了好不好?”方晋南努力的回忆着十几年前,自己是怎样哄那些哭闹的孩子的。

    用糖果哄吗?

    可是现在他哪里有糖果?

    方晋南拿了纸巾,有些笨拙的帮她擦眼泪,可他的手是拿枪拿刀的手,掌心密布错乱的纹路和疤痕,握抢的手指满是厚厚的茧

    子,摸到她的脸上,那样细嫩的皮肉几乎像是被砂轮摩擦过一般,火辣辣的疼。

    星尔的眼泪,根本都止不住。

    “你别哭,星尔,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越是擦,她的眼泪就掉的越是汹涌,方晋南整个人完全懵了,他束手无策的坐在她身边,看她的眼泪从最初的一颗一颗滚落

    ,到后来几乎泛滥成灾了一般……

    他不知如何是好,如果可以让她不再哭,不再掉眼泪,让他现在被人一枪打死,他都愿意。

    “星尔……”

    方晋南试探着伸出手去,他想要摸一摸她的头发,可却迟迟不敢落下手掌。

    她哭的渐渐哽咽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

    也许是哭,自己无意中杀了人,也许是哭,这样一次一次伤害了善良的林涵。

    更也许是在哭,她现在那么的需要萧庭月在她的身边,可她却连给他打一个电话的勇气都没有。

    她一直都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她划伤了姜心语的脸,他在病房里对她说的那些话。

    她不想让自己成为他心里那样不堪的人,她一直都在努力的改变,虽然收效甚微。

    可是现在,她却又杀了人……

    如果萧庭月知道了,他会是什么反应?

    他一定又是用那种特别嫌恶的眼神看着她了……

    她会受不了的,她一定会受不了的。

    方才整个人极度紧张惊惧的时候,她还并不曾这般脆弱,可是想起远在异国的萧庭月,像是心里最脆弱无助的一面忽然整个被

    撕开了一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整个人忽然落入一个温暖却又……让她觉得陌生的怀抱。

    星尔猝然抬头,撞入她眼帘中的,却是方晋南那一张冷峻英俊的脸容。

    “星尔,我不知道怎么哄你们小姑娘开心……”

    方晋南知道,他第一次手上沾了人血的时候,他也是这样极度的惊惧和不适。

    他无法入眠,甚至差一点就动了吸食海洛因的心思。

    可他后来终究还是熬过去,并习惯了。

    “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睡一觉,醒来,一切就结束了……好不好?”

    方晋南的手不知按在了星尔后颈哪一处穴位上,星尔原本还想从他怀中挣开,可眼皮忽然好似有千斤重一般,她迷迷瞪瞪的唤

    了一声方晋南的名字,就鼻息平稳的沉沉睡了过去……

    方晋南没有把她放下去,他一路就这样抱着她,她在他的怀中安稳沉静的睡着,方晋南无数次的低头看她沉睡的脸。

    如果这一条路永远都没有尽头,如果他可以抱着她,就这样抱一辈子。

    就算是把从前的一切全都割舍,他也甘之如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