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她少一根头发,我要你的命!
    方晋南面色倏然一变,伸手将面前二人推开,迅疾向半山处奔去。

    那两人面色沉沉对视一眼,彼此心底都道了一声不妙,还他吗真的出事了!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那位小姑娘安然无恙了。

    星尔被姜心语死死拽着,滚落途中,几次试图想要拉住台阶两侧冻硬的枯枝阻住滚落的趋势,可那枯枝冻的脆硬,不过一碰就

    断了。

    还是到得后来,姜心语不知怎么的自个儿松开了手,下坠的重量骤然松缓,星尔才勉力抠住台阶的边缘,缓缓停了下来。

    她刚要松一口气,却又觉出哪里有些异样。

    手里握着的匕首还在,只是……

    怎么满掌心都是滑腻的一片,星尔怔怔低头,氤氲不清的灯光下,却还是能看到整只手,不,是连带着半截衣袖都全然湿透了

    ……

    她缓缓抬起手,手指隐隐的颤栗着,扑鼻都是浓稠的血腥味儿,星尔差点忍不住吐出来……

    这些血,是从哪里来的?

    她身上除了滚下台阶磕碰的有些隐隐作疼,并没有其他异样。

    那么,这血,是姜心语的……

    星尔只觉得心口蓦地抽紧了,她试着想要站起来,可双腿却软的根本使不出一丁点的力气。

    姜心语似是被路边横生的树木挡住了身躯,也堪堪停在了石阶上,却一动不动。

    星尔的心蓦地跳的飞快,几乎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她剧烈的喘着,张了张嘴想要喊姜心语的名字,可却发不出一丝丝的声音

    来。

    方晋南冲到半山处,就看到了一个身影滚落下来,缓缓停住不动了。

    像是整具身体里的血液瞬间都被抽的干干净净了一般,他倏然停了脚步,看着那距他只有数米远的静止不动的身体,竟是不敢

    再上前一步。

    “南哥……”

    跟来的下属,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方晋南像是暴起的兽,忽地抬手一拳砸在了下属面门上,他眼底一片猩红,紧咬的牙关里

    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她要是少一根头发,我要你们的命!”

    “方晋南……”

    忽有羸弱轻唤远远飘渺传来,方晋南只觉得心魂一荡,来不及作出反应,已经换出声来:“星尔,星尔,是不是你!”

    “方晋南……”

    那一声唤,却又更清晰了一些,“是你吗方晋南?”

    冷风吹在脸上,刺骨一样的寒凉。

    方晋南身上衣衫单薄,却全然不觉冷,满腔近乎冰封一样的血液忽然沸腾起来,方晋南像是跃起的兽,向那声音来源之处冲去

    。

    而他身后几个下属,却上前两步,走到那伏在雪地上动也不动的纤细身影之前,有人俯身探了探鼻息,却是面色一沉:“没气了

    。”

    “等一会儿,看南哥的意思吧。”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脸色却都有些难看。

    就算是常在死人堆里打滚,也没几个人愿意惹上这样的人命是非。

    更何况,现在方晋南还未曾彻底站稳脚跟,若再生出事端,还是让人心烦。

    “方晋南,你先别管我,你去看看那个人,我,我好像跌下山的时候,伤到她了……”

    星尔依旧坐在冰冷的台阶上,她方才隐约听到有声音传来,很像方晋南的声音,她试着喊了一声,却没想到真的是他。

    方晋南却直接脱了大衣将她裹住,然后打横抱了起来:“那些事情不用你管,我先带你下山,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受伤没有?”

    星尔摇摇头,被他这样抱着,她有些不习惯。

    扑入鼻端的气息是全然陌生的,带着阴鹫的森冷和肃杀,哪怕他的怀抱滚烫如火,可却还是让人想要逃离。

    似是察觉到怀中身体的僵硬,方晋南微微垂眸看向怀中那人,微弱的光芒之下,她脸色雪白,美艳乌黑,可下颌处,却有一片

    乌黑的血渍……

    “你的脸受伤了?是谁伤的?是那个人是不是?我去宰了他!”

    男人的语气骤然变的阴鹫可怖,星尔这般胆大包天的性子,都觉得有些心口发颤,她抬眸看向方晋南,他目光灼灼如火看着她

    ,他的瞳仁里也只有她……

    星尔忽然轻轻挣了挣:“方晋南,你把我放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

    男人浓黑的眉却皱的更紧了一些,抱着她的手臂健硕有力,却收的更紧。

    星尔蹙眉,想要推开他,方晋南的声音却柔和了几分:“马上就到车上了,我会放你下来。”

    他说完这一句,收了目光不再看她,快步的往山下走去。

    下属见他抱了一人快步下山,先一步去开了车门,又将车子发动,暖气开到了最大。

    方晋南小心翼翼将她放在后车座上,察觉到她飞快的挪了挪身子似要离他更远一些,方晋南的眸色不由得沉了沉。

    “把伤药给我。”

    他们这样的人,自然车子上,仰或是随身都带着伤药。

    下属急忙拿了急救箱过来,星尔心里焦灼万分,刚想开口,方晋南却道:“有什么事我会处理,现在先处理你脸上的伤。”

    女孩子的脸那么重要,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的脸上留下丁点的瑕疵和疤痕。

    星尔垂了长长的眼睫:“方晋南,如果,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你不要管……”

    方晋南利索的取出碘酒和伤药绷带,他身上伤痕累累,做这些再轻车熟路不过。

    “有点疼,要消毒,你忍一忍。”

    他没有接她方才的话题,却是低声轻柔的叮嘱了一句。

    星尔点点头:“我不怕疼,没关系的。”

    方晋南看着那小姑娘安安静静坐在那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面上神色却还带着几分镇定。

    她的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

    “在我面前不用忍,如果真的疼的厉害,你就咬我。”方晋南打开碘酒,那药棉蘸了少许。

    星尔摇了摇头。

    方晋南未曾再说什么,抬起手,动作尽可能的放到最轻,给她的伤口消毒。

    除了最初星尔发出了一声吃疼的低吟,一直到最后,她都紧咬了牙关,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

    方晋南腹部的那一道刀伤,里外缝了几百针,他连麻药都没用,手术过程中一直镇定自若的谈笑风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