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血洒白雪
    她是个养的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可姜星尔打小就长在农村摸爬滚打长大的,几个月散打社团的训练,她 更是不知道比寻常的

    女孩子力气大了多少……

    这样一拽,姜心语整个人直接仰躺往后跌倒,星尔沉着脸,将她直接拖入亭子之中,她一手攥了姜心语的头发,抬脚狠狠踩在

    她胸口,面容沉寂,眸色森冷:“说吧,你都对莘柑做了什么,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姜心语怕到了极致,从几年前她就知道,自己论打架永远不是姜星尔的对手,事已至此,她就算是再害怕,也无济于事,不如

    咬牙熬过去,挨一顿打而已,总不会丢了性命。

    “你既然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姜心语话音刚落,只觉得胸口踩着她的那只脚力道骤然的加重了数分,她疼的大声呻吟,姜星尔却没有丝毫怜悯的意思,她唇

    角微勾,溢出清淡讥诮的一抹冷笑:“你不说是么,也好,我就再在你的脸上划上十道八道……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

    刀子厉害!”

    “姜星尔……你再敢伤我,大伯父不会饶了你的……你别以为你攀上了萧公子……我告诉你,等萧公子玩腻了你,你就什么都不

    是了!你还不是要靠姜家……”

    “说够了吗?”

    星尔手中冰凉的刀子直接贴在了姜心语的脸上:“别他吗给我说这么多的废话,姜心语,我如今只问你一句,除了伤了莘柑的脸

    ,你对莘柑做了什么,你对莘家又做了什么!”

    究竟她对莘柑做了什么,才会让莘柑这样的害怕,一味儿的退避,躲闪,甚至连她都瞒着……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我把她的脸毁了,就这么简单!我之所以这样做,还不是因为你先伤了我的脸!”

    姜心语急促的喘息着,踩在胸口的那只脚让她整个人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可姜星尔这该死的贱人却力道大的可怖,她根本就挣

    不开她。

    “要怪你也要先怪你自己,如果不是你先动手伤人,我又怎么可能对莘柑做这样的事?”

    “那你为什么不冲我来,莘柑哪里做过伤害你的事了?姜心语,你要报复,你他吗的来找我啊!”

    “姜星尔,你这样凶恶,又有萧公子这样的靠山,我哪里敢惹你啊,我又哪里敢报复你啊,连大伯父在萧公子面前都不敢大喘气

    ,更何况我呢!”

    姜心语抬起手,死命的想要将星尔的腿推开,可攥住她头发的那一只手骤然的加深了力道,姜心语疼的嘶声大叫:“姜星尔你有

    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你这辈子也全都毁了!”

    “姜心语。”

    星尔忽然轻轻唤了一声她的名字,她眸色平静的望着她,唇角甚至浮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来。

    “我伤了你的脸,我今日还回来。”

    她话音落定那一刻,忽地抬手,匕首闪过一抹寒光,在那莹白绝美的脸容上一闪而过,而下一瞬,却是血洒如红梅一般纷落在

    白雪之上。

    姜心语整个人都惊呆了,旋即却是身体如筛糠一般剧烈颤抖起来。

    她好似,好似隐约能猜到姜星尔想要做什么了……

    她根本就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她竟然连伤了自己脸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姜心语此时真的开始恐惧起来,姜星尔这贱人根本就没有她害怕的事情,她无所畏惧,什么事都敢做,你伤了她,大约还有一

    线生机,可你若是动了她身边在意的人,那绝对是在自寻死路!

    姜心语后悔了,她这一刻,极度的绝望之下,终是彻底的后悔了……

    莘柑这件事上,最大的得利者是姜心恋,她姜心语却彻头彻尾都是一把刀子,一把姜心恋捏在手里伤人的刀子……

    姜心恋就要嫁到裴家了,她不敢惹怒姜慕生,她也惹不起裴家,姜心恋做的事,如果从她嘴里传出来,姜家大房饶不了她们二

    房,姜老太太 也绝对会把他们全家人都赶出姜家老宅……

    她这一辈子,才是彻头彻尾的完了……

    可,难道要她一个人来承受姜星尔的怒火?

    姜心语脑子飞快的转着,瞠大了双瞳看着面前面容被染上鲜血的女孩儿。

    她就如修罗一样可怖,这一辈子,这一辈子她都不想再见到姜星尔了,她再也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的瓜葛了!

    “姜心语,你看,你脸上的伤,我还了,那么如今,我们该算算莘柑脸上的这一道伤了……”

    滴着血的匕首就要贴到她的脸上,极度的惊恐之下,姜心语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竟是推开了星尔,跌撞着站起身来就向亭子

    外冲去……

    “不关我的事,莘柑也不是我抓来的……是姜心恒,是姜心恒一直苦追莘柑,莘柑不从……”

    姜心语一边向外跌跌撞撞的冲,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

    星尔攥着匕首追过去,石阶上落满了厚厚的一层雪,姜心语一时不察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了石阶上,她失声尖叫,整个人狼

    狈往下滚去,而她摔倒的那一刻,却是下意识的胡乱挥舞着手臂想要抓住什么……

    星尔就在她的身后,姜心语跌倒的那一刻,手指触到了星尔的衣服,求生的本能让她立刻死死的抓紧,而下一瞬,星尔就被她

    拽倒在地,随同她一起往石阶下滚去……

    山脚下忽然有雪亮的车灯亮起,方晋南不等车子站稳就直接跳了下来。

    之前跟来的两个下属,正缩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半山腰的亭子处。

    两个小姑娘也不知道说什么呢,好像也扭打了几下,可他们并未放在心上。

    女孩子打架嘛,左不过也就拉拉头发,你踢我一下,我扇你一巴掌而已,出不了什么事儿。

    方晋南跳下车,两个人连忙也从车上下来:“南哥,我们都盯着呢……这不没什么事儿,就两个女孩儿……”

    两人话音还未落定,忽然半山腰亭子处影影绰绰传来了几声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