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她要方晋南跪在她面前,永远做唐家的一条狗!
    只可惜物是人非,想当初是方晋南远远配不上唐茹,可如今却是,唐大小姐要在方晋南的面前低下这颗骄傲的头颅。

    方晋南反了。

    曾经唐家门下的一条狗,最忠诚,也最凶悍的一条狗,方晋南,反了……

    而因此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却是,唐家整个分崩离析,唐老爷子气的大病一场,如今还在icu躺着。

    唐茹的亲大哥逃的不见踪影,如今音讯全无。

    而唐老爷子最信重的那一个下属,已经在那一个深夜的暗巷之中,被方晋南一刀一刀扎成了血筛子,剁碎了喂狗了。

    唐茹如今四面楚歌,昔日唐家娇滴滴的大小姐,什么时候这样与纡尊降贵过,可此刻却已经坐了这么久的冷板凳。

    唐茹瞧着面前的男人,对于方晋南,她实在是又爱又恨,心思复杂至极。

    她爱他这般相貌这般狠辣行事这般面冷心硬,却又恨他丝毫不讲旧情,就预备这样将唐家置于死地。

    “南哥,我知道之前的事让你寒了心,可你人也杀了,反也反了,如今我们唐家这个样子,我大哥下落不明,你就看在我们过往

    的情分上,放唐家一马好不好?”

    唐茹平生第一次这样求人,实在是每一字每一句都艰难无比。

    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爸爸还在重症室躺着,她一个养的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怎么撑起来唐家如今这样的门庭?

    “唐大小姐这话可真是说的好笑了,我方晋南什么时候和唐大小姐你有过情分了?”

    唐茹不由得一怔,旋即却是脸涨到通红一片:“南哥……你明知道的……”

    方晋南掐了烟站起身来,神色漠漠:“唐大小姐可要慎言,你未嫁,我未婚,我方晋南将来可是要娶妻生子的,这些不必要的可

    笑传言,还是不要传播出去的好。”

    “南哥……这么多年我怎么待你的,你难道心里不知道……”

    方晋南微微勾唇,冷冷一笑,他伸开手臂,身侧下属将大衣给他穿上,唐茹怔怔唤了一声:“南哥……”

    方晋南却再没瞧她一眼,转身就向外走去。

    “南哥,南哥……”

    唐茹还想再追上去,方晋南的下属却已经面无表情伸手拦住了她:“唐大小姐留步吧。”

    唐茹立在原地,涨的通红的一张脸到最后全然变成了一片雪白。

    她真的没有想到,那个昔日里见到她头都不敢抬起的方晋南,那个曾经连她脚底的泥都不如的方晋南,竟会这般待她。

    唐茹真的很想抬起手,给面前这个两个男人狠狠几个耳光。

    可到最后,她却还是死死的忍了下来。

    唐茹深深吸了一口气,强力把眼泪咽回肚中。

    方晋南 为了自己的几个生死兄弟,要唐家满门的性命,可她唐茹,却不能坐着等死。

    她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方晋南看在他们相识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能给她喘息之机。

    只要父亲醒过来,身体好转,只要哥哥能留着一条命,养精蓄锐,重振唐家,她就还能继续做她的唐家大小姐。

    而今日方晋南给她的这些羞辱,她一定要讨回来。

    她要方晋南跪在她面前求她的原谅,她要方晋南,永远都做唐家的一条狗!

    方晋南走出会所,扑面吹来寒风卷着飞雪打在脸上,方晋南蹙了蹙眉,这样冷的夜,她一个人要去什么地方?

    他心里还是挂念着她,终究还是不能放心。

    那一夜深巷初遇,她为什么会这般镇定,死都不怕。

    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哪里会来这样的镇定自若,她过去的十八年,经历了什么?

    方晋南知道,他不能把她当作一个寻常的小姑娘看待。

    今晚,他若是不过去看一看,他根本无法安心。

    ……

    姜心语到了林涵在电话中所说的那个位置之后,果不其然,远远就看到了亭子里立着一道模糊的身影。

    姜心语不由得心脏一阵狂跳,手指一根一根的捏紧,复又缓缓的放开。

    林涵,林涵……

    那是她少女时光里的,一个梦啊。

    不管她后来变的多么不堪,多么面目可憎,可一个痴痴爱恋着自己心上人的少女,却终究还是有着一丝丝残存的美好的。

    姜心语小心翼翼的沿着铺满了雪的台阶向半山处的亭子走去。

    这么冷的夜,这么凉的雪,可她的热血却是沸腾的,她要去见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了……

    “林涵……”

    姜心语的声音被夜风吹来,柔柔传入星尔的耳中。

    她忍不住勾唇冷笑,这样矫揉做作的声音,也亏得她能忍着没有吐出来。

    “林涵……你忽然约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姜心语又上前一步,声音细柔。

    星尔将手中握着的一截枯枝掰断,这才缓缓站起身转向姜心语:“姜心语,你没有想到吧,找你的人,不是林涵,是我……”

    “姜星尔!”姜心语大惊失色,整个人连连向后退了几步,竟是在极度的惊惧之下,跌坐在了厚厚的雪地上。

    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这个贱人!

    明明是林涵给她打的电话,明明是林涵约的她出来见面……

    “林涵呢,林涵在哪里?姜星尔你这个贱人,是不是你让林涵走的……”

    姜心语像是魔怔了,她狼狈从地上爬起来,茫然的四处看着,可周遭山林枯静,只有不远处一盏灯照射出浅淡的光芒,模糊了

    面前那个纤长女孩儿的身形。

    “没有什么林涵。”

    姜星尔居高临下站在亭子之中,漠然垂眸看向姜心语:“要见你的人,是我,是我姜星尔。”

    姜心语怔怔向后退了一步,惶然睁大的眼瞳中有无尽的惊惧淌出,她双手攥的死紧,整个人却簌簌颤栗着:“姜星尔,姜星尔…

    …”

    她早该猜到,她早就该猜到,林涵那样的厌弃她,又怎会约她出来!

    林涵那样的迷恋姜星尔这个贱人,自然是无有不应,这就是一个陷阱,这是一个局……

    是姜星尔来报复她了,是莘柑的事被姜星尔知道了……

    姜心语忽地转身就要往山下跑,可星尔却已经快她一步直接自后拽住了她的头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