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老公,你想我了没有?
    她本来就对自己的容貌不甚自信,在姜星尔划了她嘴角一道之后,她更是自卑到了病态的地步。

    林涵……

    那么久都未曾见过面了,他念了大学,会见到更多漂亮的女孩子,如今的她……

    他看到她会是什么反应?会流露出什么表情?

    他又为什么,忽然要约她见面?

    是不是觉得大学里的女生终究还是拜金,不够单纯,是不是,他又想到了她的好和痴心?

    姜心语缓缓的抬起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嘴角,手指落在那几乎看不清楚的疤痕上时,她的嘴角肌肉仍是会止不住的轻轻抽搐

    起来。

    姜星尔,都是你,都是你!

    姜心语忽然抓了面前的化妆品,狠狠摔在了镜子上。

    不去吗?

    可是又怎么甘心,怎么舍得……

    林涵他那样清高的性子,如果她这一次食言不去,他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她了吧。

    姜心语终究还是做了决定。

    锦湖公寓。

    星尔从抽屉的最底层,把那一枚沉甸甸的乌金印鉴重又拿了出来。

    也许过了今晚,这个地方她就再也不能回来了。

    这枚印鉴,绝不是寻常物件,方晋南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需要了。

    星尔想了想,还是将那印鉴又放回了他住过的那一间卧室的床单上。

    依旧放回原处。

    若是他需要,就算是她不在,他想必也有办法能进入这间公寓。

    星尔做完这一切,走到客厅里坐下来,手机握在掌心许久,她还是拿出来打开,给萧庭月发了一条简讯。

    “京城的雪下的真大,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了一样,老公,你在国外是什么天气?下雪了吗?”

    “姜星尔,深更半夜扰人清梦,这样的事,也只有你做得出来了吧!”

    几分钟后,他回了简讯,星尔看着他回复的这一条信息,似能想到他此刻的模样。

    略带着一些不耐的蹙着眉,半梦半醒之间,慵懒而又性感的样子,她若是在他身边,怕是又会被迷的晕头转向。

    可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了。

    “老公……你想我了没有?”

    星尔眼前的视线逐渐的迷离了起来,她好想他,她也想过,求他来帮忙,他定然有无数的办法可以整的姜心语求生不得求死不

    能。

    可这是她的事,这是姜家人造的孽,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他与她的夫妻关系都不过是不被法律认可的一纸合约而已,她又不是他心头的白月光,凭什么要一次一次帮她来收拾残局?

    他为她做的,已经足够多了。

    “没有。”

    他的简讯回来的很快,星尔能猜到他会是怎样的答复,却在看到这两个字的时候,依旧有些失落。

    “老公,我好想你,你在国外要好好的,注意身体,不要生病,知道了吗?”

    “姜星尔,你是不是半夜睡不着发神经呢?”

    忽然用这样的口吻说话,让他看的心头毛毛的,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情绪竟是,怎么像是在交代遗言一般。

    转而又觉得自己有些草木皆兵了,她这样的女孩儿,就像是山里迎着风烈烈生长着山棘子,野性,粗鲁,打不垮,摧不毁……

    更何况,如今还有他的庇佑,谁又能动她一根头发丝。

    “好了,我不吵你了,你快睡觉吧。”

    星尔发出这一条简讯,很久都没有收到他的回复,她以为他睡着了,心内沉沉的轻叹了一声,搁下了手机,穿好鞋子预备出门

    。

    林涵与姜心语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关上公寓门的那一刻,手机嗡地震动了一下。

    星尔慌忙划开屏幕,是萧庭月回复的简讯。

    “我后天就回去,在家等我。”

    星尔握着手机,忽然间滚烫眼泪就落了下来,斑驳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好。”

    她回了简短的一个字,可她却根本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回家等着他了。

    走出小区大门,星尔将黑色羽绒服上的帽子戴好,她站在路边,等了一会儿,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雪,下的越来越浓密了。

    她不知道在她上了出租车后,就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从街边巷子里驶出来,缓缓跟上了她的车子。

    开车的男人半边脸上有刀划伤的疤痕,而后座的男人,亦是一身血光气息。

    那男人拨通了一个电话:“南哥,等到你说的那位小姑娘了,她刚才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我们现在在跟着那辆车……”

    “南哥您放心,不会让她出什么事的,这点小事哥儿几个能办好,您不用再跑一趟……”

    “行,那行,等会儿我们把地址发给您……”

    男人挂了电话,却是不解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南哥怎么想的,让咱们俩就守在这小区外,守了小半年了吧,人家才回来一次

    ……”

    “南哥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去做好了,他这样叮嘱,可见这人对南哥很重要,我们待会儿可要见机行事,别让小姑娘磕着碰着

    了。”

    “知道,这点事儿还用操心,说不定人小姑娘大晚上出来约会呢……”

    ……

    灯光靡丽昏暗,空气里充斥着浓烈的酒精味道,还伴随着一股 说不出的奇异香气。

    黑色巨大的真皮沙发上,一身黑衣,脚蹬军靴的男人颇有些慵懒的半靠在沙发上,他唇间含着一支烟,星火微微明灭之间,他

    的面容也影影绰绰的朦胧不清。

    唐茹一袭暗金色的紧身长裙,勾勒出凸凹有致的美好身材,她一头长发烫卷散在胸前,大v领的衣裙露出胸前雪白的一片肌肤

    ,这样的一个大美人,不管在哪里都是夺目璀璨,招人眼球的。

    可方晋南自始至终都不曾正眼看她一眼。

    唐茹轻轻咬了咬嘴唇,复又上前了一步:“南哥……”

    “我可没有唐大小姐这样一个妹妹。”

    方晋南抬手摘了烟,微微坐直了身子,这才抬起眼眸看向唐茹。

    他在死人堆里打过滚,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的血,这张脸若单一看来,实则也是一张很讨女人欢心的脸。

    英俊有之,男人味儿亦是十足,较之现在流行的那一种阴柔的花美男,方晋南却是典型的荷尔蒙爆棚的硬汉类型。

    若非如此,唐茹这么些年,也不会为一个底层摸爬滚打上来的男人而深深着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