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章 莘柑,欠你的,我要还给你
    “星尔……算我求你了,不要去找她了,我有爸妈,有弟弟,我惹不起他们姜家……”

    “你惹不起,我来惹。”

    星尔忽而轻轻笑了一笑,她伸出手,手指快要触到莘柑脸上那一道狰狞的疤,可却终究还是不敢去摸一下。

    那样美丽的莘柑,那样柔弱温柔善良的莘柑。

    她还记得那时候她们都在一中,她怯生生站在她教室外的样子。

    她还记得,她握住她的手,说我们就是好朋友啊。

    那时候,她的手那么柔软,那么白皙,可是现在呢……

    这样的一双手,哪里还像是十九岁的少女?

    星尔终是把手收回来,她转过身去,努力的把眼泪逼回去:“莘柑,你现在该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就当今日没有见过我。”

    “星尔……你要去做什么?你不能冲动……”

    莘柑追上前,想要拉住星尔,可星尔却甩开了她的手:“我们早已绝交了,我做什么,都和你无关,你也不要管,你记住,我姜

    星尔做的事,和你毫无关系。”

    “姜星尔!你可不可以冷静一点理智一点,为我想一想?”

    莘柑忽然沙哑的喊出声来。

    星尔的脚步顿住,莘柑望着她的背影,复又喃喃开口:“星尔,算我求你了,真的,我不想在有你什么波澜了……我现在的生活

    很平静,真的……”

    “你放心吧,莘柑,我不会再连累你,可是欠你的,我总要还给你。”

    星尔说完,再也不曾停留,大步离开。

    “星尔,星尔!”

    任凭莘柑怎样的呼喊,星尔脚步却自始至终都不曾再停下。

    莘柑踉跄追了几步,终究还是怔怔站定了。

    姜星尔她,决定了的事情,又怎会去改变呢?

    如果她真的肯妥协,她就不是她认识的姜星尔了……

    只是,星尔,求你,不要做傻事,不要因为一个这样的莘柑,再去伤害你自己…

    ……

    林涵穿好羽绒服,刚出了宿舍楼预备去图书馆,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本来不想接,只是不知怎么的,心念微转之后,还是按了接听。

    听筒里传来那个熟稔至极,却又久远到快要遗忘的声音时,林涵只觉得他的世界瞬间一片静寂。

    雪落在耳畔的声音,像是一朵花悄悄的在他耳边绽放开来。

    这周遭的一切,仿似都消弭无踪,万籁俱静。

    只余下她轻唤的那一声:林涵,是我,姜星尔。

    许久,久到雪花落在头顶和双肩,厚厚一层,久到星尔以为是信号出了故障,预备挂断电话……

    “星尔,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林涵听到自己胸膛内蓬勃的心跳,那么响,那么有力。

    星尔,星尔给他打电话了……

    他像是身在梦中一样,整个脑中全然成了一片空白。

    “林涵,我有件事,想要拜托你帮我一下。”

    星尔的声音有些低沉的沙哑,林涵强自抑制住激动的心绪,“星尔,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会帮你。”

    星尔苦笑开口:“林涵,这件事,你肯定能做到,只是,看你愿不愿意帮我了……”

    “星尔,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你告诉我,是什么事?”

    林涵的声音那样温柔传来,那个留在记忆浮光掠影之中的清俊少年啊,他还是如从前一样的美好善良。

    可是,她这个十恶不赦的姜星尔,她这个该去下地狱的姜星尔,却也要为了自己的仇恨,将他拖入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来。

    星尔有一瞬的心软,不忍。

    可是想到那样的莘柑,想到经历了这样一番天翻地覆的莘柑,她每一日都活在无尽的痛苦和挣扎之中,谁又来救赎她?

    “林涵,我想拜托你打一个电话给姜心语,将她约出来,我有点事要找她,你也知道的,我们俩虽然是堂姐妹,可是却是死对头

    ,如果我喊她出来,她肯定不会出来……”

    林涵的心蓦地沉了下去,她明知道的,她不喜欢姜心语,而他,更是因为她,对姜心语深恶痛绝。

    她要他利用姜心语对他的恋慕将她约出来,她根本都未曾想过,这样的做法,对他林涵来说,意味着什么。

    可,是她说出来的话,是她提出来的要求,是她第一次,求他帮忙……

    他说不出拒绝的话。

    “星尔,我可以帮你打电话约她出来,只是,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一些私事,你放心吧林涵,我现在考上了大学,前途无量呢,我不会做傻事的。”

    星尔的口吻带着一点轻松的调侃,林涵倒是微微放下心来。

    是啊,每个人都在长大,成熟,渐渐的稳重起来,昔日那个姜星尔,身上的刺也一根一根的藏起来了吧。

    更何况,她们毕竟是堂姐妹,身上有着斩不断的血缘。

    “好,但是我还是想多嘴一句,星尔,不要冲动,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知道吗?”

    星尔沉默了片刻,终究还是点头应下:“我知道了林涵,谢谢你。”

    那一年蓉城的雪下的异样的大。

    那一年京城也是日日飞雪。

    林涵在打电话约了姜心语之后,终究还是不能完全放心,请了假,连夜开车回了蓉城。

    莘柑那一日一夜都坐立难安,可她联络不上星尔,又害怕再将苏苏也卷进来,不敢去给苏苏打电话。

    她只能坐在自己小小的房间里,一遍一遍的祈祷上天,星尔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姜心语没有想到她这一辈子还会接到林涵的电话。

    更没有想到,林涵竟然会在电话里约她见面。

    姜心语挂了电话之后,久久都不能平复激动的心跳。

    宿舍里的女孩子们约会的约会,聚餐的聚餐,她往日这个时候该回去姜家了,可是此刻,她坐在宿舍的镜子前,怔怔的看着镜

    子里的自己,却枯坐了很久很久。

    其实经过几次整容修复手术,这一条浅浅的疤痕早就淡了,如果不是仔细的看,根本不会注意到她的嘴角有一处伤痕。

    可是,有些伤痕是在心上的,怎样都抹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