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莘柑,你告诉我是谁,我去杀了她!
    妈妈整夜整夜的哭,私底下偷偷带她去看医生。

    可是医生说,不会好了,再也不会好了。

    就算是花巨额的钱把这一条长长的疤痕给去掉,还是会留下一道红痕。

    家里没有那么多的钱。

    上一次姜心恒的人把爸爸打伤,他住院养伤已经掏空了家底。

    如今莘柠被姜心语送到了贵族学校,可她却只负责了莘柠的学费,其余的费用,全都需要莘家自己承担。

    爸妈也曾想把莘柠接回来,可姜心语要把人捏在手心里,莘柠就必须要留在那所学校,否则就只能退学回家。

    更何况,那样昂贵的学校,教育,设施,一切都是一等一的,寻常人想进去,难如登天,莘柠如果能在那里念书……

    将来必定会有个好前程,爸妈心内最深处,实则还是不舍得弟弟退学回来的。

    她就带着这一条狰狞的疤痕苟延残喘的活着。

    好的工作,她是再不要肖想了,只能出去找一些杂工。

    唯一的好处,大约也就是姜心恒再也没有来骚扰过她。

    莘柑还记得,姜心恒在她脸被划伤后来找过她一次,可他看到她的脸,满脸都是嫌恶,丢了几张钞票给她就走了。

    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莘柑没想到星尔会这样突兀的出现。

    她更没有想到,她会发现她如今的遭遇。

    她回过神来,嘴角抽搐着,哆嗦着,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可她却转过身去,想要直接逃开。

    “莘柑。”

    星尔沙哑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

    莘柑想要逃,可她的双腿却像是被钉住了一样,再也动弹不得。

    眼泪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往下落,不停的落,可她哭不出声来。

    她不想星尔知道,她只要她开开心心的去念大学,去过她想要的生活就好了。

    “在你心里,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朋友?”

    星尔轻轻的问了一句。

    莘柑想要点头,死命的点头,万千的话想要给星尔说,一肚子的委屈想要倒给她,可她最终却还是摇头,使劲的摇头。

    “我们早已绝交了,姜星尔,我现在过的很好……”

    “很好是吗?绝交了是吗?”星尔像是疯了,她把手里抓着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她冲过去,握住莘柑的肩,使劲摇晃她单薄

    的身子:“说要和我做朋友的是你,说要绝交的还是你!莘柑,莘柑,我倒是想要问问你,你究竟有没有心肝?”

    “你放开我……我和你已经绝交了……”

    莘柑无力的挣扎着,无力的辩驳着,可她越来越汹涌的眼泪却还是戳穿了她自己的谎言。

    “你哭什么?你哭什么?如果和我绝交了让你很开心,那么现在你又哭什么?”

    星尔抬手,一把扯掉了她脸上的口罩:“谁干的,莘柑,谁干的,谁把你的脸弄成了这样!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莘柑胡乱的挣扎,想要把口罩夺回来,星尔却死死咬着牙关,猩红了一双眼瞳盯着她:“你说!莘柑,是谁把你的脸弄伤的,你

    告诉我,你告诉我,我去杀了她,我去亲手杀了她!”

    莘柑忽然平静了下来。

    她不再挣扎,也不再掉眼泪,她只是望着星尔,平静的,却又如死灰一般的绝望的,望着星尔。

    星尔像是回到了刚来蓉城那一日,在慈善会上被人肆意糟践着的那一刻。

    不,比那一刻,还要愤怒,还要狂躁。

    她真的会杀人,她真的会把弄伤莘柑的那个人,亲手宰了!

    “星尔……”

    莘柑缓缓的抬起手,她的手粗砺,满布冻痕,长了厚厚的茧子,又干裂开来。

    星尔的嘴唇不停的哆嗦,她咬死了牙关,咬的死紧,咬到口腔里一片浓重的铁锈味。

    莘柑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脸。

    她的手,粗糙的根本不像是个十九岁女孩儿的手。

    星尔的眼泪,终是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不要管我了,你好好念书,好好过你的生活,我如今……真的挺好的……”

    莘柑说着,眼泪又要涌出,她慌地别过脸去,静静的看着远处:“至少,姜心恒再也不来纠缠我了,我弟弟也去了很好的学校念

    书……我现在真的挺好的,真的挺好的星尔……”

    “你别说这些话来骗我,莘柑我告诉你,你今天不把这一切实情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再回学校去,咱们俩就这样耗着吧!”

    星尔把她的手推开,她转过脸去,狠狠的抹掉了眼泪。

    “星尔……”

    “你知道我的性子,莘柑,你如果不告诉我,我就一个一个去找,反正,我大概也能猜到是谁做的……找到她,我就一刀了结了

    她……”

    “星尔,不值得……”

    “值得不值得,我自己心里有数。”

    “星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现在真的挺好的,如果没有这道伤,姜心恒还不知道要怎么纠缠我……”

    “我不想听这些屁话,我只想知道谁把你的脸弄伤了,是姜心语对不对!”

    星尔转过身,厉目望向莘柑,锐利视线几乎要刺穿莘柑所有的心防。

    她本来就不是擅长说谎的性子,更何况,星尔一下就猜到了正确的人选。

    “是因为我,是因为姜心语拿我没有办法才去找你,把你的脸划伤的对不对?因为我当初划了她的脸……”

    星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给紧紧攥住了,再不能呼吸。

    姜心语,姜心语!

    早知道,当初她就该直接把那一刀捅到她的心脏里去,也不用现在连累了无辜的莘柑。

    “星尔……”

    “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星尔长长的深吸一口气,努力的逼着自己平静下来。

    她现在只要一个明确的答案,只要莘柑说一个是字,她什么都不会管,什么后果,什么前途,什么未来,她都不会再理会。

    她会亲手了结了姜心语这条烂命。

    “星尔,你要答应我你不会冲动,你不会去做什么害了自己的事情,好不好?”

    莘柑上前一步,想要轻轻握住星尔的手,星尔却退后了一步,她平静的看向莘柑:“那么也就是说,我猜的没有错,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