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星尔想要,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呢……
    那样性感的尾音传入耳中,激荡着她体内蛰伏的每一寸神经。

    星尔迷迷蒙蒙的睁开眼,手臂软软从他肩上滑落下来,却娇嗔开口:“老公……你还有牛奶给我喝?”

    这句话倒像是挑衅的意思了,萧庭月含了她雪白耳垂轻轻舔咬:“星尔想要,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呢……”

    ……

    第二日的中午,她腰酸腿软的起不来床那一刻,心里忿忿的只有一个想法,她这辈子都不要再喝牛奶了,什么牛奶都不要喝了

    !

    圣诞节后不久,萧庭月出差法国,为期半个月的行程,星尔只感觉整个人瞬间都空了下来。

    退了话剧社团,散打社团却是依旧每周都去的。

    话剧社的社长苦苦挽留了星尔很久,可她却还是执意的退了社团。

    毕竟,萧庭月是在你心眼小的针尖一样,她在话剧社团排练,总是免不了一些感情戏份的,要是再被他知晓,不定又要怎样折

    腾她。

    散打社团周日有活动,社长等训练结束后开了一个小会,特意叮嘱了每一个社团成员都要参加。

    星尔还未参加过社团的活动,平日里萧庭月在家,她周六周日都回别墅去,如今他去国外出差,她倒是可以来参加一下集体活

    动了。

    社团里的男生听到星尔也答应参加活动,一个个都激动不已,毕竟,这还是星尔入了社团之后,第一次要参加集体活动呢。

    散会之后,星尔与众人打了招呼,就洗澡换衣服离开了。

    京城冬日极冷,风吹在脸上刀割一样,星尔不要形象的裹了厚厚的羽绒服,戴好帽子围巾出了大楼,手机却响了起来。

    星尔一看,却是苏苏打来的电话。

    苏苏在蓉城念大学,她却来了京城,两个人就不再如从前那样经常见面。

    但是电话简讯,却是三不五时就有的,感情依旧深厚无比。

    “苏苏,你怎么这会儿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星尔冻的直跺脚,握着手机的手很快冰凉通红,她不停的往手上呵着热气,声音都是颤抖的。

    “星尔,你这会儿方便说话吗?我有件事……不知该不该和你说……”

    苏苏有些为难,可想到那一日见到的画面,她到底还是心头泛起浓深疑惑。

    莘柑好端端的忽然和星尔绝交了,当初她们都以为是莘柑性子太柔弱,不想卷入是非之中,她们也就尊重了她的选择,可是那

    天……

    苏苏偶然间撞见莘柑在超市打工,她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道疤……

    苏苏还没来得及去问一句,莘柑看到她却像是老鼠见到了猫一样,飞快的躲开了。

    苏苏心里不免就有些疑惑,她担心莘柑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们。

    虽然她与莘柑交情并没有太深,可这个温柔胆小却又善良的女孩儿,苏苏还是不希望她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的。

    星尔听苏苏说完这些,握着手机的手指已经一根一根的攥了起来。

    她站立在飞雪之中一动不动,心却像是坠了巨石一样,飞快的往下沉去。

    当初心底一闪而过的疑惑,此刻却是在飞快的放大。

    她怔怔的挂了苏苏的电话,一个人在雪地里站了很久,久到快要冻僵在风雪之中。

    天幕逐渐沉沉笼罩了这个世界,星尔忽然抬起手,狠狠的搧了自己一巴掌。

    她真是愚不可及!

    萧庭月说她比猪还蠢,这句话绝对没有亏说她。

    她真的是比猪还要蠢。

    莘柑那样的性子,她脆弱,胆小,却又善良无比。

    当日姜心语那样刁难她,那样处处和她针锋相对,她都义无反顾的非要和她做朋友,非要站在她身边。

    因为她伸出援手帮了她一次,所以她就牢记在心里,把她当成掏心置腹的知己。

    可她却又为莘柑做了什么?

    当日她要与她绝交的时候,她明明察觉到了她的异样,可是为了那所谓的该死的骄傲,她却没有再追问下去,就真的不再去找

    她,不再理她了。

    她还记得,那一日晚上她等到莘柑回来时,她戴着一个大大的口罩,她忽然天差地别的转变,她那时候到底遇到了什么可怕的

    事情?

    她那时候正是需要她这个朋友依靠的时候。

    可是她做了什么?

    莘柑赶她走,她就真的走了……

    莘柑说以后不要再做朋友,她就真的和她彻底绝交了……

    星尔抬起手,又狠狠搧了自己一个耳光,姜星尔,如果莘柑真的遇到了什么事,如果莘柑,她真的受到了什么伤害,她绝不能

    原谅自己!

    绝不能,原谅她自己……

    星尔请了假,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和赵妈说,要回去蓉城一趟,苏苏有事情找她帮忙。

    赵妈要让司机送她,星尔却拒绝了。

    她连夜赶回蓉城,没有告诉苏苏,也没有直接联络莘柑。

    她直接去了莘柑家,她到莘柑家的时候,是凌晨五点钟。

    她在雪地里等了整整三个小时,终于等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下楼来。

    莘柑本来就生的很瘦弱,现在却更瘦了,她穿着羽绒服,外面还套着超市员工的工装,可那些衣服却像是挂在竹竿上一样晃荡

    着。

    她依旧戴着口罩,肩背微微的佝偻着,低着头,走的脚步匆匆。

    街边有去学校的小孩子,看到她过来,几个小孩儿指着她嚷嚷了几声。

    星尔听到他们在喊:“莘家的丑八怪又出来啦!”

    “丑八怪,丑八怪……”

    “都他吗给我闭嘴!”

    星尔只觉眼前的视线一片朦胧,她像是疯了一样,冲到那两个七八岁的孩子面前,血红着一双眼,狠狠的瞪着他们。

    两个小孩吓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哇哇哭着跑开了。

    莘柑傻傻的站在那里,她早已习惯了,早已习惯了这一切。

    她脸上那一道疤很深,姜心语姜心恋又故意拖延着不怎么给她医治。

    那时候她被困在姜家的别院里,如果不是姜心恋要她身上的血,她怕是早已被糟践死了。

    后来不再需要她的血了,她被姜心恋放了回去。

    可脸上的这一道伤,已经留下了扭曲的深深的疤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