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以后再敢和男生这样亲近,姜星尔,我打断你的腿!
    “萧庭月……”

    星尔气喘吁吁的跑近,喊着他的名字往他怀中扑来。

    萧庭月抬手丢了烟,对那扑来的小小身影张开双臂。

    “萧庭月……你怎么会来?”

    “从这一刻开始,话剧社不许再来。”

    “为什么!”

    扑入他怀中的女孩子扬起了小脸,男装打扮的她,似有着另一种妩媚清新。

    萧庭月抬起手,拂开落在她浓密眉间的飞雪,他眉眼淡淡,却瞳仁里只有小小的那个她。

    “我说不许就是不许。”

    星尔忽而笑了,又抱紧他,将脸贴在他胸口轻轻蹭:“不去就不去呗,反正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对演戏没有兴趣,却还跑去和两个男生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她演的玉娇龙,和罗小虎有缠绵悱恻的激情戏,还与李慕白,也有说不尽的眉来眼去……

    男人的声音含了霜一样微微的冷着,星尔慌地想要辩解,可这一切都是事实,虽然很多地方都是借位或者怎样,但搂抱和一些

    亲吻,却是真切的……

    当然,亲嘴她可是没有答应的。

    萧庭月多小心眼呀,她不过和林涵并肩走了几步,他都吃醋了,她要是真敢让别的男生亲她的嘴,她估摸着,他不撕了她,也

    会撕了那个倒霉虫呢。

    “萧庭月……”

    “老公……我错了……”

    “老公老公,好老公……”

    萧庭月冷哼一声,伸手把她推开:“少来这一套。”

    星尔死皮赖脸的缠上去:“我听话,我保证再也不去了,以后见到任何男生自动跳开十米远好不好?”

    “你确定你学校里这些苍蝇你都能躲得开?”

    星尔:“……”

    b大啊,全学校都是尖子生,精英,在他嘴里就成了苍蝇!

    “躲得开躲得开,一定能躲得开,我保证!”

    女孩儿举了手指在耳边,做出发誓的动作,萧庭月回身看着她,雪下的这般大,她实则穿的很单薄,大衣下面只有薄薄的两层

    衣料,脚上穿的还是戏里的布鞋,此刻已经全然被雪湿透了。

    灯光下,她的小脸冻的红通通的,耳朵尖,鼻尖,都红通通的,萧庭月定定看着她,而她,也正满目期待的看着他。

    他没有说话,容色依旧是淡漠清冷。

    她脸上的笑和希冀都要挂不住了。

    萧庭月向她走了一步,她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嘴唇轻轻的抿了抿。

    他依旧没有说话,却敞开衣襟,将她轻轻揽入了温暖的怀中。

    “以后再敢和任何男生这样亲近,姜星尔,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威胁意味十足,口吻也很冷很可怖的样子,星尔却一点点的弯起了漂亮的眉眼,那乌黑眼瞳中,满满都是璀璨笑意。

    “萧庭月……”

    她在他怀抱之中抬起头来,冰凉的唇贴在他的唇上,他看到她眼中璀璨无双的笑意,遮掩不住的涌出。

    “萧庭月……我爱你。”

    她说过很多次,萧庭月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我最喜欢你……

    可这是第一次,她对他说,萧庭月,我爱你。

    我爱你。

    萧庭月,叫我怎么才能不爱你?

    这样好的你,这世上,独一无二的你。

    她说完,定定的望着他,她看到他微微舒展开的眉心,她看到他深潭一般的眼瞳中,淡淡的笑意流泻。

    他的手温热,在她眉心处轻轻弹了一下。

    “花言巧语,别以为这样今晚的事就一笔勾销……”

    “那……”

    星尔忽然踮起脚,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老公今晚给我喝牛奶好不好?”

    其实从那一次之后,星尔就绝口不再在萧庭月面前提起牛奶两个字,甚至她连奶牛都不敢提了。

    撕裂的疼实在太难忍了,第二日醒来,星尔连下床走路都艰难无比。

    可今晚,也许是她的心情实在太美好了一点。

    星尔想要让他也快乐。

    她知道的,自那次她撕裂伤痊愈之后,他再碰她的时候,就极为的克制了。

    星尔说完这一句,看到他眼底迸溅的浓烈情预,她忍不住抿了小嘴偷偷的笑,萧庭月却忽而低头,薄唇含住她雪白的耳,轻声

    呢喃:“放心,今晚满足你,你要是喝不完……”

    “喝不完怎样?”

    星尔开口,软软气息拂在萧庭月的耳畔,他只觉下腹绷的更紧,腹内滚烫的热流一波一波冲击着,要他再难克制。

    “姜星尔……”

    萧庭月微微咬了牙关,声音暗哑:“你就是欠干!”

    星尔唇角弯弯,眼底满是甜蜜笑意:“对啊,我就是喜欢你……睡我……”

    她说完这一句,隔着漫天的飞雪,她看到萧庭月眉眼里淡淡蕴着的一抹笑,“姜星尔……”

    他念她的名字,却又什么都不曾再说。

    对于她,他大抵总是存着几分的无可奈何的。

    车子开到别墅附近的时候,星尔忽然让东子停了车,“萧庭月我们走回去好不好……”

    “你不怕冻死?”

    她身上戏服都没换,外面只穿了大衣,这样冷的天,她根本就是找死。

    “可我想和你走回去……我还从来没有和你在下雪天散步呢……”

    “下雪天散步?你确定这脑残傻逼的剧情在现实里上演真的会很美好?”

    萧庭月侧目望向她,星尔却连连点头:“我们就试一次,求你了,你看,就快到家了,就算是冷,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

    萧庭月复又定定看了她一眼,伸手拉开了车门。

    冷风卷进来,夹杂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落在脸上又灌入脖子里去,星尔冷的连连哆嗦,慌忙让萧庭月关门:“还是算了,还是算

    了,我这么美,如果冻死了就实在太可惜了……”

    东子一个没忍住就笑出声来。

    萧庭月关了车门,吩咐东子继续开车,将车内暖气开到了最大。

    星尔往他身边靠过去,轻轻抱住了他的手臂。

    见他没有动,她又把凉沁沁的小手从他大衣底端塞了进去,偷偷摸摸的往他小腹上摸。

    冰凉的小手就快落在男人结实的小腹上了,一只温热大手 却忽然握住了她的小手。

    星尔一怔,下意识的就要把手收回去……

    萧庭月却握着她的手,直接贴在了他的小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